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李昌平:关于扶贫之五——改革是扶贫的最大动力

2015-10-04 23:54:12 作者: 李昌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最近20多年的扶贫可以用四个字总结——成效甚微。 不是政府不重视扶贫工作,更不是政府扶贫资源少了。 根本的原因是与三农相关的改革停止了,甚至改革真的搞偏了。

4

最近20多年的扶贫可以用四个字总结——成效甚微。

不是政府不重视扶贫工作,更不是政府扶贫资源少了。

根本的原因是与三农相关的改革停止了,甚至改革真的搞偏了。

一方面,在农业发展进入供求平衡或供过于求的阶段之后,一家一户的小农追求产量增长收益已经完全不能了——小岗村模式进入90年代就该寿终正寝了。进入90年代后,小农要想在农业领域增收,就必须追求农产品价格增长收益和市场份额增长收益,这必须不断提高农民组织化水平,并在农民组织内部增加合作金融供给。而90年代以来,农民组织化水平实际上是下降的,农民组织内部的自主性合作金融一直是限制发展的。其他新型金融形式对农民是弊大于利的,却一直在飞速的胡乱发展。90年代以来的小农原子化和农民组织空心化,两极分化趋势势不可挡,导致扶贫速度赶不上返贫速度。

另一方面,农民在非农领域的收入增加,主要靠增加财产性收入和劳务性收入。增加财产性收入,必须增加与农民财产权相匹配的金融供给——村社内置金融,但非常遗憾,金融改革一直是限制村社内置金融发展的;增加农民的劳务性收入,必须让农民放心离开农村,并能够在城市稳定下来。农民放心离开农村需要农民放心的土地信托业的高度发达(如果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底线,农地信托业就必须以村社内置金融为基础),而村社内置金融的缺失,土地在村社内部金融化、证券化难以实现。加上农民在城市稳定居住下来的制度安排几十年几乎没有任何进展,户籍制度改革假惺惺搞了20年,越改越倒退。农民劳务收入相当部分花在了交通费上、房租费上。所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和劳务性收入受到了严重的约束。

综上所述,农民的贫困与返贫,或扶贫的收效甚微,其实是扩大农民权利的改革停止后的结果!或者说,90年代以来的三农改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速度比80年代还快,先富带后富、共同富裕等都压根没能成为改革的目标。

现在到了用脱贫致富、共同富裕来检验改革正当性和成与败的时候了!

现在必须以改革促进脱贫致富、实现共同富裕!

邓小平90年代初期就交代过:农村改革要“二次飞跃”——组织起来、共同富裕。现在,要理直气壮的讲共同富裕,理直气壮的践行“二次飞跃”。穷则思变,扶贫,就是要探索“二次飞跃”的实现形式——路径、方法。

让少数人先富起来了,如果不再追求共同富裕了,不再践行“二次飞跃”了,改革就是耍流氓!

扶贫,不纳入改革的话语体系和目标体系,不探索“二次飞跃”的路径、方法以消除贫困的根源,就不是习主席所说的“授人以渔”式的扶贫,就是在为温水煮青蛙做战略掩护!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微博
相关推荐: 扶贫农民改革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