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廖建裕:印尼反华人势力再起

2015-09-30 03:11:55 作者: 廖建裕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印尼当前政治内斗激烈,佐科政府内有亲华与反华派,反对党也以反华派为最多,这使印尼华人与中国劳工的问题很容易被政治化。

3

今年8月17日是印度尼西亚独立70周年纪念日, 当天,一个自称为“原住民党”(Partai Priboemi)的新政党宣布正式成立, 其斗争的目标是要争取“原住民”重新变成印尼的主人翁,促使印尼国会早日拟定有关限制“非原住民”的各种法令,包括限制“非原住民”在政治、土地拥有权、以及经营人民必需品的权利。

该党执行主席班邦·史米德在记者会上声称:印尼“原住民”再也不愿当“非原住民的仆人”。

原住民党本来是在7月25日获准注册,但却在印尼国庆日当天宣布, 其目的是显而易见的。此党辅导委员是退休将领佐科·山多索,他曾在尤多约诺时期担任过三军总司令达三年之久(2007年至2010年),现在是普拉波沃“大印尼运动党”的成员。

该党主席为牟哈尔迪, 副主席是阿鲁巴拉卡,两人的背景不详。 有人称此党的幕后操盘手是印尼前总统苏哈多之幼子托米,但班邦极力否认。此党宣布成立后,就扬言将在各省成立支部, 准备参加四年后的印尼大选。

潜伏的反华人势力 

佐科上台后,印尼国内反华的势力受到了一定的打击。许多华人误以为如今天下太平,有些甚至炫耀自己的财富,忘记了四周仍有无数贫苦的印尼百姓,也忘记了印尼社会潜伏着强大的反华人势力。

其实,只要回顾一下去年的印尼总统选举,我们就可以看到印尼国内深藏的这种势力。2014年7月的总统选举竞选活动中,佐科本来是遥遥领先,但是在最后的数个星期,普拉波沃的阵营突然开展“抹黑运动”,诬蔑佐科为“华人基督教徒”。这一招非常有效,许多选民开始离弃佐科,转而支持对手普拉波沃,拉近了两人的支持率。在最后关头,佐科的团队做了有力的反击,积极走访乡间各处,说明了真相,在投票日前佐科夫妇还到麦加朝圣, 最后化险为夷,以6%的差距当选印尼总统。

去年的总统选举说明,大部分印尼乡村回教选民,都不能接受“华人”为他们的总统,尤其是“基督徒”。 种族与宗教在现阶段的印尼政治斗争中还是个非常敏感的课题,是一种有力的政治武器。

在佐科当选总统后,极端种族主义分子并没有罢休。为了牟取私利,他们仍不断地制造问题。今年8月下旬,这些极端分子以回教为名 ,企图阻挠雅加达首长钟万学的河道清理计划,并煽动村民拒绝搬迁,一度引起小骚乱,不过最后还是不能得逞。

反华人势力也逐渐与反中国势力结合。今年5月27日, 中国副总理刘延东受邀在印尼大学演讲,反华分子过后就开始以刘氏的讲话大做文章。

刘延东在以《深化人文交流、共育中印尼友谊常青树》为题的演讲中,强调中印两国的友好关系,并且希望加强经济方面的合作,加深人文教育方面的交流,互相访问,以便能够取得“共赢”的局面。她说:“中国和印尼两国加起来有16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两国合作好了,不仅造福两国人民,对亚洲乃至世界也是重要贡献。”

两天后,印尼社交媒体开始出现一些负面的报道,《原住民新闻》指刘氏在演讲中提到“中印两国为了取得理想的经济合作,中国在未来数年内将派出1000万的新移民。他们将分布在每个领域里。如果中国与印尼联合起来,人口将达16亿人,将是世界上不可忽视的力量。”

《原住民新闻》声称, “中国显然是有计划地派遣1000万人,占据印尼每个重要的领域,将印尼原住民挤出去,以后印尼就由这些中国移民来控制。”

有关1000万中国移民,并没有在刘氏的演讲中出现,是“原住民派”断章取义,栽赃数目,在网上掀起反中国的浪潮。许多社交媒体信以为真,以讹传讹。虽然在社交媒体上有人驳斥,但是谣言依旧没有终止。

其实,1000万人的数字来自佐科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3月的谈话。当时佐科向习近平表示要加强印尼的旅游业, 希望“印中两国互访游客人数每年会达1000万人次。”

反佐科分子通过社交媒体,指佐科一上台就采取“亲华政策”。这些媒体扬言:佐科总统参加去年11月间在北京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时,邀请亚太国家前来印尼投资,是导致中国来印尼投资的主因。又说佐科的“印尼海路”的构想是在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的战略。

中国新移民因素

当中国新移民的问题在社交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时,社交媒体与平面媒体又出现了中国劳工大量涌入印尼的报道。

开始是有关西爪哇万丹县的《红白水泥制造厂》。这个印尼与中国合营的项目,据说聘用799个中国劳工。但根据印尼的法律,工厂或公司在印尼国内无法取得专门人才后,才可聘请外劳。但由于这是中国投资的项目,中国的机器以及运作都用中文, 所以其工程师以及操作员都可聘用中国人。不过,每聘请一个外国人,公司必须聘用10个印尼人。此外,蓝领工作不得聘用外劳。

社交与平面媒体报道说,在万丹的中国劳工, 并不全是专家级的人才,有许多是普通工人。这些外劳不懂印尼话, 不能入乡随俗,到处大小便,引起当地居民的不满。这些指责, 一下子就传开了。有关公司马上出来澄清,指他们聘用的中国专家员工只有400人,聘用期四至六个月。 工程一完成就回中国,不能延长。

印尼的劳工部长也开始着手调查, 并且声称对违例的公司采取行动。后来劳工部发表声明,证实那些在大公司的中国劳工,都有合法的准证。但是有关中国劳工的问题, 变成了印尼国会辩论的课题之一。反华以及反佐科的媒体开始在这方面抨击政府。

印尼具有影响力的《时代周刊》,在9月6日就以中国劳工作为主题报道, 并以身穿中国工人装、手中握着大铁锤的佐科总统漫画作为封面,标题是:“欢迎你,支那劳工!”。

《时代周刊》报道, 中国的蓝领工人已经充斥印尼市场。目前,除了万丹的水泥厂外,峇厘、巴布亚以及西加里曼丹的几家大公司都在建造大型的发电厂等基础实施,他们都聘用中国劳工。报道声称, 他们聘用的不局限在专家及经理的高级人员,而是一个完整的劳工队伍。就以西加里曼丹的发电厂来说,他们聘用的是清一色的中国劳工,穿着灰色的制服,从普通工人一直到领队,全是中国人。据该公司的负责人说,他们需要这些有纪律的,工作效率高的中国劳工,才能赶在明年竣工。

《时代周刊》评论说,中国劳工的许多工作,其实都不需要高技能的普通工作,大可以由印尼人做,根本并不需要由中国人干。印尼目前的失业人数高达700万人, 为何不将这些工作给这些失业的印尼劳工?

它报道,近年来,印尼经济衰退,印尼政府需要外资来刺激印尼经济,但是,也不能因此而不照顾印尼公民的利益。印尼政府最近取消了来印尼工作的外劳必须懂印尼语的条件,《时代周刊》批评这新条例对印尼劳工很不利。此外,它也批评政府的劳工条例有漏洞, 许多官员受贿,所以才造成中国劳工在印尼“泛滥”。它还揭露,印尼有不少专门处理工作准证的不法之徒,只要500万至850万盾(约500至850新元)就可获得工作准证,所以中国劳工很容易就能在印尼工作。

根据《时代周刊》的报道,2014年外劳主要来自10个国家。其中,人数最多的是中国(1万6328人,约23.7%),其次是日本(1万838人,约13.7%),第三则来自韩国 (8172人, 约11.8%)。第四是印度(4981人, 约7.2%)。其他国家都在6%以下。

雇佣外劳并不局限于中国,为何《时代周刊》将焦点集中在中国劳工?

一方面,中国劳工的人数多,较引人注目。另一方面,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强势行为,也引起印尼政界及军方的关注。印尼当前政治内斗激烈,佐科政府内有亲华与反华派,反对党也以反华派为最多,这使印尼华人与中国劳工的问题很容易被政治化。

作者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