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孙兴杰:朴槿惠外交何以左右逢源

2015-09-11 15:55:07 作者: 孙兴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在半岛政策问题上,朴槿惠取得了中美两大国的理解和支持,使韩国在半岛问题上能获得更大的自主空间,这可能是朴槿惠外交的最大进展,韩国在未来半岛事务中取得了主导地位,这一地位得到了中美两大国的确认。

3

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之后,其民意支持率上涨了5个百分点,达到54%,为2014年“世越号”事件以来最高点,36%的受访者对朴槿惠近期的外交与安全政策表示满意。毫无疑问,朴槿惠成为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仪式上最受关注的外国元首。

中韩关系的发展超越了经贸领域而进入历史问题的共识领域,为朴槿惠的均衡外交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与选择。在中美等大国之间,韩国可以说“左右逢源”,并且获得了越来越大的存在感和自主性。

从加入亚投行到参加中国的大阅兵,朴槿惠的政治决断和意志力得以体现,这位女性政治家的柔性外交取得了越来越大的外交成绩。在没有触动美韩军事同盟关系的前提下,增进了与中国的互信关系,也进一步明晰并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韩国虽然是美国的军事盟友,但不是美国的附庸国家。中等国家的外交,有可能是左右逢源,也可能是左右为难,而关键在于这些国家领导人的政治意志力和外交操作。

朴槿惠的拿捏已经非常成熟,无论亚投行还是参加中国的阅兵仪式,直到最后时刻,韩国一直不做出明确的决定,“尚未做出决定”成为韩国外交的一大特色。拖延战略果然有效,亚投行是在欧洲国家加入之后,韩国从众而行,参加中国阅兵也是在首先宣布10月份访美之后公布的,最终确认参加阅兵仪式也是在朝韩发生边境危机之后,美韩重启了“共同应对朝鲜局部挑衅作战计划”,启动联合作战体系。在这个关节点,韩国当然有理由增进与中国进一步关系,毕竟无论韩国还是美国都认为中国可以影响朝鲜。从两次重大的外交决策可以看出朴槿惠灵活的运筹艺术。

韩国学者白永瑞曾指出,朝鲜半岛在近代历史上一直处于双重边缘的状态,一是东亚地区在近代历史上失去了中心地位;二是朝鲜半岛在东亚的历史进程中也处于边缘。冷战之后,朝鲜半岛一分为二,如何构建韩国的国家身份认同就成为紧迫而重大的课题。韩国已经提出中等强国这样的自我定位,在外交上就需要有相当的自主性,但是朝鲜半岛的分裂体制强化了韩国对美国的依附关系。

对韩国而言, 破解半岛的分裂体制是实现自主外交的关键所在,朴槿惠上台之前提出“信任外交”,试图以半岛乃至东北亚的信任关系将韩国从“边缘”地位中拯救出来。

然而,朴槿惠的任期过半,“信任进程”还没有比较大的突破,尤其是朝鲜半岛问题,半岛之间的信任甚至无从谈起。朝鲜之间发生的戛然而止的“战争危机”,意味着韩国可以通过强硬的外交来迫使朝鲜方面做出让步,朴槿惠的强硬外交政策也得到了韩国民众的支持,以强硬换信任也变得可行起来。在访华期间,中韩两国元首也就朝鲜半岛问题进行了深度的讨论与沟通,朴槿惠向媒体表示,中国为缓解半岛紧张局势发挥了建设性作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表示,中方欢迎朝韩通过对话改善关系并实现自主和平统一,支持有关方面旨在推动地区和平合作的有关构想。在半岛问题上,韩国得到了中国进一步的理解和支持,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对半岛局势的“自主”发展是乐见其成。而两国元首也进一步确认发挥好四大战略沟通对话渠道的作用,在安保、外交、国策等领域进行有效而常态的对话。

在半岛政策问题上,朴槿惠取得了中美两大国的理解和支持,使韩国在半岛问题上能获得更大的自主空间,这可能是朴槿惠外交的最大进展,韩国在未来半岛事务中取得了主导地位,这一地位得到了中美两大国的确认。

后冷战时代,东亚地区面临着安保与经济分离的“亚洲谜题”,而韩国恰好处于这种分裂和博弈的地带,无论亚投行还是大阅兵,背后都有大国政治的影子。朴槿惠所提出的“信任外交”的核心是破解韩国所面临的“左右为难”的困境,在中美之间维持一种微妙的均衡,从而使韩国乃至朝鲜半岛从大国政治游戏保持适度的距离,为韩国主导的“自主统一”创造条件。虽然朴槿惠所提出的半岛统一目标看上去比较遥远,但她试图在为“自主”统一创造外部条件,并强化自己在东亚乃至世界政治舞台的“存在感”。

统一进程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但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半岛内部,朴槿惠左右逢源的外交为统一减少了外部的阻力和障碍,因为至少让中美等大国对韩国的核心利益诉求和外交手法有所信任。从这个意义上说,朴槿惠的信任外交还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看来,半岛的信任之路需要通过华盛顿和北京,而朴槿惠在金秋季节要分别造访北京与华盛顿。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