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郑若麟:阅兵让我们认清了朋友和敌人

2015-09-07 12:09:00 作者: 郑若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导致日本走向种族主义(大和民族高人一等)和军事扩张主义的“八纮一宇”观念,没有如同纳粹思想一样被彻底清算。而这一切,均与当时美国从冷战的考虑出发,实质上保护了日本有关。今天我们有必要要求日本当局重新审视这段历史,并做出进一步的反省和真诚的道歉。这事实上是亚洲未来和平的前提条件。

中国是一个习惯于根据惯例行事的国家。惯例是逢五逢十进行国庆阅兵。然而今年中国政府却决定以阅兵的方式来隆重纪念抗日胜利70周年,并邀请外国领袖和军队来共同参加。这绝对是异乎寻常的。它一方面强烈反映了中国对未来国际关系格局以及中日、中美关系走向的关切和担忧;另一方面则清晰地表明了今天世界总体格局正大致走向一种新的两极化。不管人们愿意与否,冷战结束后20多年的历史证明,人们担心的美国独霸天下的“单极世界”、或各国战略家们期盼并预言已久的“多极世界”都没有出现。某种新的以金融体系为标志的两极化“准冷战”趋势或许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逐渐形成。

今天历史已经再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世界何去何从,将涉及到我们每一个人及我们后代子孙之福祉。故我们不得不重视这一历史性时刻。

中国为何要大阅兵?

中国做出这一决定的背景非常清晰:目前处于执政地位的日本安倍晋三政府,明显出现了历史修正主义和否定主义思潮,即否定日本或回避日本的战争性质和罪行的思潮。日本参议员三原顺子在今年3月16日竟然敢于公开宣扬“八纮一宇”观念(所谓“八纮一宇”,是日本在二战时宣扬“大东亚战争”的词语,包含着日本称霸世界的企图。因为“八纮一宇”具有鲜明的日本侵略战争色彩,所以在二战结束后,该词被禁止在日本的各种官方文件中使用)。我们无法想象今天德国某位议员胆敢声称日耳曼民族真的是“最优秀的民族”,但在日本居然是一个事实。而日本首相安倍公开声称“没有读过(敦促日本正式投降,并明确指出日本发动的是侵略战争的)《波茨坦公告》”,并在8月15日日本投降日讲话中公开宣称“日本后代不应继续谢罪”等实质上否定日本战争历史责任的言论,更是清楚表明日本政府的真实想法。而安倍政府不顾日本民间的强烈反对,强行在议会通过旨在向海外派兵(即修改和平宪法、走向军国主义的第一步)的安保法案,则证明“八纮一宇”的幽灵不仅仅局限于思想之中,事实上已经在其执政行动中有所体现。这不得不令曾遭到日本野蛮侵略的中国百倍警惕。

QQ截图20150906233320

阅兵让我们认清了朋友和敌人

日本军国主义回潮的逆流恰好又与当今世界唯一霸权国家美国对中国的历史性崛起日益担忧相重叠,于是美日间出现联手遏制中国的动向。面对这种局面,中国绝不能发出任何错误信息,也不能传递任何可能产生误解的模糊信息。举行胜利大阅兵可以说是唯一可行的选项。它告诫潜在的侵略者:若欲犯我,失败将是其唯一下场。

应该强调的是,抗日战争是自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赢得的第一场对外反侵略战争。因此,在这一历史性时刻举行阅兵,对内能够凝聚民心、提振士气,对外则提醒国际社会:中国远东战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最终胜利贡献巨大,实在不应被历史所遗忘。从这一点出发,说中国阅兵是“针对某个国家”显然是“小人之心”。相反,阅兵是对所有潜在侵略者的一个明确宣示:中国人民捍卫国家的意志不容置疑。

对于中国而言,从近代伊始,日本就一直是一个问题。从甲午战争(即西方史学界所称之“第一次中日战争”)到抗日战争(西方称为“第二次中日战争”),日本曾两次用战争手段强行遏制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今天中国第三次工业化历史进程即将完成之际,日本的对华战略动向,绝非一个可以等闲视之的问题。

尽管日本在战后制定了和平宪法(即放弃战争作为国家权力之一),但日本保留了作为战争象征的天皇体制,这对日本今天历史的影响是巨大的。从这一根本出发,事实上日本几乎所有战争机器都被大致完整地保留下来了。与德国对纳粹的彻底清算相比,日本几乎可以说基本保留了原有的整个社会结构,甚至包括军工生产体系。尼桑、三菱等曾大力生产武器以支持战争的企业都被保留下来了。

东京审判与纽伦堡审判相比,远不如后者彻底。日本侵略者的大多数罪行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清算。二战期间著名的“金百合花”掠夺计划几乎没有被揭露。“金百合花计划”主旨是全面掠夺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财富,以支撑日本的军事扩张战略。据2005年经过18年调查后出版《“金百合花”行动》一书的作者斯坦林和佩吉·西格雷弗披露,日本共从上述地区掠夺了大约1000亿美元的财富。这一罪行在战后也没有被清算(因为其中一部分资金被美国中央情报局获得并成为其不可或缺的冷战经费)。这就为日本的二战历史修正主义和否定主义留下了可乘之隙。

更为关键的是,导致日本走向种族主义(大和民族高人一等)和军事扩张主义的“八纮一宇”观念,没有如同纳粹思想一样被彻底清算。

而这一切,均与当时美国从冷战的考虑出发,实质上保护了日本有关。今天我们有必要要求日本当局重新审视这段历史,并做出进一步的反省和真诚的道歉。这事实上是亚洲未来和平的前提条件。

应该看到,日本是非常懂得如何进行自我宣传的。日本利用其战后被占领军制定的和平宪法和广岛、长崎两颗原子弹的事实,成功地在欧洲和世界很多地区的公众舆论中将自己从一个战争的野蛮施加者,转换成一个战争的“受害者”。其结果就是世界舆论目前从整体上而言,大多站在同情日本的一边。对此,中国必须高度重视并应全力反击。

通过大阅兵和对抗战胜利日的隆重纪念,应该让世人——特别是西方舆论——了解以下铁一般的事实:

日本官方在战后70年之际,依然没有对中国直接表达真诚的谢罪和道歉;日本官方迄今为止对是否明确承认其发动对华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依然语焉不详;日本官方对其在中国犯下的骇人听闻的野蛮罪行,特别是南京大屠杀、731部队的细菌战、慰安妇等迄今为止依然不断否认;正是因为对战争的侵略性质认识不足,因此日本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继续参拜供有战争罪犯的靖国神社;而且日本在美国的暗中支持下继续对其所有的邻国都提出明确的领土要求(俄罗斯的千岛群岛、韩国的独岛和中国的钓鱼岛。事实上还存在着一个琉球问题。相比之下,德国在二战后失去了12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天德国与邻国无任何领土之争)。在这种背景下,日本目前正在执政的安倍政府还试图修改和平宪法,这就逼得日本的邻国们不得不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日本究竟是否真正放弃了对外推行的军事扩张战略?

中国决定举行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后,向包括日本在内的51个国家发出邀请,欢迎他们前来参加。这充分表明中国举行阅兵旨在捍卫和平的诚意。除了日本和美国以外,其他49个国家做出了积极回应。日、美回避以及欧洲国家首脑的缺席,恰恰展现今天世界格局已经日益清晰地分为以中、俄等金砖国家和部分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为一方,美、日、欧洲以及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为另一方。这令人不得不提出一个问号:一种新的“准冷战”局面正在出现某种雏形吗?

擅长桥牌的好手都知道,当我们打出的牌使对方难受时,就证明我们的牌出对了。中国的这51张请柬,特别是向日本发出的邀请,就是这样的一张好牌。这与法国希拉克于2004年向德国总理施罗德发出邀请参加诺曼底登陆纪念六十周年是出于同样的考虑。法德之间彻底翻过历史的一页,诺曼底六十周年登陆纪念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日子。当然,德国早已承认纳粹犯下的所有罪行,并向所有遭到过纳粹侵略的国家进行了真诚的道歉。如果日本接受中方邀请,势必要对战争的性质做出澄清,并在此基础上向受害国明确道歉。这本来是中国向日本递出的一根善意的橄榄枝。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中国将了日本一军。

如果日本政治家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和勇气的话,这本来是一个历史性机遇。但问题是,日本是不可能接过这根橄榄枝的。一方面,日本到目前为止依然不是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美国因素对日本的对外政策影响是全方位的。甚至可以说对日本国内政治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君不见,但凡主张对华友好的日本政治家几乎都遭到排斥。日本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基本上唯美国的马首是瞻。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说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高速发展时曾一度建立起某种自信心的话,随后即被美国一纸“广场协议”轻而易举地打入长期经济发展停滞、导致今天日本对美国说“不”的勇气和意愿均已消失殆尽。日本从上个世纪末开始就已经成为美国在亚洲的“英国”。

另一方面如上所述,日本自身对历史问题的自省也并不充分。日本社会和政界都存在着对二战东京审判的历史修正主义和否定主义就是一个标志。

因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拒绝中国邀请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新民周刊》
1 2
相关推荐: 阅兵敌人朋友郑若麟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