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人民日报记者调查:谁在守护平安首都?

2015-08-27 01:22:45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中国的首都,被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沉入基层社区,记者发现,持续的安全与稳定,对一个2000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来说,并非自发天然,实乃“玉汝于成”,是始于对“风险因素”的全方位的管理。

1440095716017_1.jpg

北京消防战士在演练。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供图

20140922095518382.jpg

“西城大妈”在胡同里巡逻。  黄亮摄(人民视觉)

安全,在许多人的感受中,像空气一样,是一种天然的存在。然而,在北京市委政法委,记者听到的是:“安全,美好生活的首要元素,是一座城市提供给市民的基本公共产品。”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对此的理解越发深入。

上世纪80年代,德国社会学家首次把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描述为风险社会,引起全球共鸣。人口高度集聚,城市快速膨胀,各种要素彼此依存、相互影响,任何一个方面、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威胁公共安全、损害社会秩序、引发百姓疑虑。

中国的首都,被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沉入基层社区,记者发现,持续的安全与稳定,对一个2000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来说,并非自发天然,实乃“玉汝于成”,是始于对“风险因素”的全方位的管理。

在首都北京,有一支百万人组成的实名制平安志愿者队伍,活跃在大街小巷、社区楼宇,随时发现安全隐患;有一支学有专长、经验丰富的专家学者队伍,助力将矛盾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有一支由各界热心群众组成的治安力量,成为无处不在的“眼睛”;有一支久经考验的公安民警队伍,成为首都安全最坚强的基石……这一支支队伍,构成了首都专群结合、警民联防、地空联动的特别机制,日夜守护城市安宁。

政府主导、公众参与、全社会协同,大事件牵引、高科技引领、网格化筑基。首都的安全管理,深入肌体:日常管理,重安居乐业;打击犯罪,重除暴安良;交通管理,保出入平安;各行各业,抓生产安全;紧急救援,重动态保障;多地携手,重联防“护城”;网络时代,重信息安全……从治安到平安,首都的安全管理,已实现由单纯的治安防范向综合的社会治理转变。

一头系着百姓安宁,一头系着国家安全,首都城市安全来之不易,风险与挑战仍无处不在。8月17日至18日,我们跟随时间的节拍,感受以“万无一失、一失万无”为自警的平安北京24小时永不停歇的脚步。

17日8:00

西交民巷社区

“西城大妈”:最重要的工作是“发现异常”

百万青年志愿者,青春的微笑,是首都亮丽的风景;而百万平安志愿者,长者的脚步,温暖的小红帽,是首都安全的底色。

西交民巷社区,距中南海、天安门、人民大会堂一步之遥。

8时,4位大妈,头顶红色太阳帽、身着红色T恤、佩戴红袖标,在巷口会合,开始新一天的社区巡逻。她们中,年龄最长的韩静文,今年67岁,最小的赵玉洁也有52岁。

脸上洋溢着微笑,不时回应游客问路,然而,一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敏锐,使她们与众不同。“帮助,观察,发现,心里时刻绷着一根弦呢。”

她们是谁?她们就是赫赫有名的“西城大妈”!此时,在首都的大街小巷,近百万志愿者,都在岗位上巡查。

西城位于北京中心城区,面积50平方公里,实名注册的治安志愿者有5万余人,他们的年龄多在58岁到65岁,女性占七成多。“西城大妈”由此得名。

头戴小红帽大妈干什么?日常巡查社区,节庆维护秩序,她们是安全稳定的信息员、矛盾纠纷调解员、城市运行监测员、政策法律宣传员、社区群众服务员。每位大妈有一本橘黄色手册,22页内容,囊括了平时会遇到的各种情况和应对措施。韩静文说:“志愿者不会正面和嫌疑对象发生冲突,最重要的工作是‘发现异常’。”

西交民巷社区有255个大杂院,星罗棋布,居住了5000余人。如果靠居委会人员和驻区民警,多数情况掌握不了。西交民巷社区党委书记谭道亮说:“我们有90名平安志愿者、260名楼门院长,八成是女同志,个个是‘侦察员’。”

“小红帽”队伍中,除了退休大妈,还有街头巷尾的停车管理员、交通协管员、卫生保洁员、维修保管员……今年前6个月,西城“小红帽”收集各类情报信息11937件,违法犯罪线索567件。

半小时后,大妈们巡查到天安门广场西路。广场上,游人如织,一片祥和,观礼台正在搭建,绿植鲜花建设起一座“长城”。十几天后,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大阅兵,将在这里举行。

为了保障阅兵活动的安全,北京全市已动员85万志愿者和近40万社会协管力量。百万“小红帽”,在首都街头共建一座“平安长城”!

17日9:30

王府井大街南口

24小时驻守街头,反应速度“以秒调配”

在王府井步行街临近长安街的路口,几名“黑制服”在川流的人群中隐现,身形敏捷、模样帅气,旁边敦实的黑色处突车上,“特警”两字抢眼。

“同志,问一下地铁口在哪?”“您转个弯,前面5米就是。”“同志,王府井在哪?”“这就是,步行街就在前面……”10分钟内,6名路人先后前来问路。他们到底是处突“尖刀”还是指路“暖男”?

“打击犯罪,服务百姓,游客对我们特警特别信任。”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机动一大队大队长顾书营自豪地说。他们3人一个班次,24小时驻守街头,主要担负王府井地区的攻坚、抓捕和“一分钟处置”的增援任务。“快速反应,快速到达,快速甄别,快速处置”,“四快”特警队员个个荷枪实弹,“3秒内出枪”是基本功。

同一路口,对面还停放着一辆白色处突车,上有红色“武警”两字。原来,按照突发事件“一分钟内处置”的标准,北京市公安局建立了公安、武警捆绑执勤机制。在王府井、西单等14处重点部位,部署武装警力进行定点看护。驻守街头的执勤警组,每个警组由民警、武警组成,携犬巡逻,多种装备随身。

撤层级、改管理,反应速度“以秒调配”。北京市公安局实现点对点、可视化的垂直指挥,逐一规范工作标准和操作流程,把反恐、刑侦、排爆、清障、消防、救护等专业力量、车辆24小时前置,并将周边派出所带枪车组统筹纳入指挥体系,依托GPS卫星定位系统,对街面所有执勤车组,实现统筹协调、就近调警。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距离精确到米,时间精确到秒’,综合运用多种方式,以零容忍态度和坚决果断措施,最大限度、最短时间对突发恐怖、暴力案件采取应急处置,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总队副总队长曹志刚说。

据了解,在北京警方对“一分钟处置”岗位民警的实名制全封闭轮训中,防暴枪训练要求90秒内5发子弹全部命中才可及格过关。

17日10:30

安翔里社区

“朝阳群众”:“眼睛”无处不在

比“西城大妈”更著名的是“朝阳群众”。近年来,从路边偷盗诈骗等小警情,到明星吸毒等社会关注的案件,因“朝阳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查获的案件不胜枚举。

神秘的“朝阳群众”为何这么厉害?

朝阳区,北京市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区,登记外籍人口多,流动人口多,警力不足,近3年每年平均接警65.7万件,占全市的36%,平安建设压力大。安翔里社区,位于亚运村街道西北部,地处国家体育馆、鸟巢、水立方西侧,却是一个“零发案社区”。

上午10时,社区的治安巡逻队和大学生志愿者服务队一起开展治安巡逻,其中既有年过六旬的老人,也有年轻的大学生。

安翔里社区党委书记段洪涛说,一个社区只有一名民警、两名辅警,“事多人少”,所以要广泛发动社区居民。

“朝阳群众”的核心队伍是社会治安志愿者队伍,从区到乡镇、街道再到村、社区,按常住人口的3%发展。在全市开展对各区县群防群治评比奖励基础上,朝阳区还建立了300万元的治安志愿者奖励基金。

在多数社区,队伍不止一支,各类志愿者队伍和居民兴趣团体,都有安全防范意识。安翔里“小桔灯”服务队发起人庞海英说,守望相助的队伍,消除了邻里陌生感,增进了责任感。“我们的社区,平安共同守护。”居民武振清说,志愿服务有“不在岗”的时候,但安全意识时刻“在岗”,买菜遛弯发现情况,随时报告。

社区警务工作室里,民警整理的各种社区资料,包括人员、房屋、志愿者、重点人群等信息,满满当当。段洪涛介绍,这些台账的维护、更新,离不开小区居民的热心协助。

安保意识一代传一代。治安志愿者的老队员,和大学生一起巡逻时,总会主动讲解社区安全哪些要点需关注,如何观察陌生人。

如今,在朝阳很多社区,居民新入住,热心的邻居会主动问候,询问情况,提供帮助。对普通人来说,感受到“远亲不如近邻”的亲切和温暖。对于不法分子来说,则遭遇了“群众雪亮的眼睛”,一丝不经意的言行,也可能把自己暴露无遗。这就是“朝阳群众”的秘密。

17日14:00

公安交管局指挥大厅

保交通安全,天上地下同时发力

西二环,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的指挥大厅里,3层楼高的大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整个北京的路网情况、路面交警的实时位置,指挥调度科值班人员,正对着监视器,不停切换着路面探头的图像。

指挥调度科韩磊告诉记者,依托智能指挥系统,交管局指挥大厅可以调动在北京市辖区内执勤的任何一名交警。而反过来,所有的执勤交警,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报话机,向所属单位和上级部门实时通报信息。遇到重大突发事件,市公安局的所有警种、任一单兵,还可以通过“一报直报”机制,直接向市局报告。公安局勤务指挥中心,根据情况对各警种实时统一指挥。

既要保畅通还要破难题。

为了保障9月3日的大阅兵,根据上级要求,相关涉及区域的社会车辆需要在预演和阅兵期间进行集中清移。经过前期摸底调查,涉及区域需要清移的机动车达到3.3万辆。西城区交通支队正在为辖区内1万辆车,寻找临停“新家”。街道、企业、居民家里,到处都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

17日17:00

潘家园南里社区

“法老队”:将矛盾及早化解在基层

79岁的杨庭椿,从居住的嘉禾园小区26号楼走出,来到24号楼地下一层。再过两天,又是潘家园南里社区“法老队”为民服务的日子,他得提前看看场地。

杨庭椿退休前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如今,12名退休法官,每月第三周的星期四,在这里举行免费法律咨询会。他们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58岁,被群众尊称为“法老队”。

“我们也是志愿者。”杨庭椿笑着说。2001年,潘家园南里社区的某个“便民服务日”,杨庭椿和几名离退休法官应邀“摆摊”,求助群众络绎不绝。“老百姓需要,那我们下周再办一场。”一场接一场,一支老法官社区法律志愿者服务队组建起来了。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矛盾增多难以避免,关键是依法化解、及早化解。”一些求助的退休、下岗职工,自身法律知识欠缺,经济能力又偏弱,难以咨询律师,得不到帮助,往往把小矛盾闹成了大矛盾,利益也得不到维护,让杨庭椿很揪心。外地来京打工的小张就工资拖欠问题来咨询,说“再解决不了只能动粗了”,法官们耐心讲解“暴力维权得不偿失”,劝住了他。后来,小张按指引走仲裁途径拿到工钱,特意打来电话向杨院长报告,“要信法”。

“依法”是老法官们服务的精髓。有一年,某单位经审批要在社区附近建动物饲养室。百来户居民不愿意,但找不到理由,就准备上访、静坐、阻拦施工。社区多次调解无效,老法官们出马,和居民代表认真分析案情,最终找到法律依据,通过行政诉讼,将动物饲养室“请”出了社区。杨庭椿说:“每一次咨询,每一起案件,都是一次普法教育。”

10多年来,“法老队”服务群众过万人次,甚至外省市的人也前来咨询。知法、懂法、信法的居民多了,潘南社区也成为市级文明社区、综治先进社区。

如今在北京,“法老队”“市民劝导队”“社区恳谈会”等一批将矛盾化解在基层、消除在萌芽状态的办法和机制,成为社区安宁、城市平安的微型“减压器”。

17日23:00

双榆树消防中队

有灾必救,逢难必帮,警铃就是号角

京城午夜,灯渐熄,夜正浓,海淀区双榆树消防中队,一片安详。消防战士刚忙完小事,帮辖区内群众抓完蝙蝠,悄然归队。

会议室里,中队指导员戴亚强,正对着一张地图看得津津有味。两平方米左右的塑封纸上,一条带拐弯的红色线路格外显眼,带各种标记的圆点,密密麻麻地散落在红线附近,这是辖区内“世锦赛马拉松消防路线图”。

已近凌晨,当了15年消防兵的戴亚强却没有一丝困意,随时准备出现场的他,早已习惯了按警情过日子,“不论什么时间,只要铃声一响,状态就来。”

双榆树消防中队,辖区36平方公里,共有官兵55人,2014年共出警1587次。“每次到现场,都不知道会碰到什么危险,警情就是命令,根本没时间让你去想。”戴亚强说,“很多时候生或死就是一瞬间的事。”

副中队长靳禹雷是中队的老人,见多识广,但不久前的一次出警,当他打开火场内的一间房门时,产生了轰燃,呼吸器被打掉,让他经历了死里逃生。那次出警的10天后,靳禹雷迎娶了自己的新娘。

消防管理、火场抢险、反恐处突、服务群众,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共有7000多名官兵,38项个人基本功,把消防战士个个练成了肌肉男;52项实战班组操法,使他们能配合有序,应对不同的事发现场;空中、水域、山岳、地铁等8类专业救援队、800人的攻坚突击队可实施全领域救援;119、110、122、120四台应急联勤联动、跨区域警务合作机制、重大保卫24小时勤务机制,确保快速反应,全市52个重点区域实现机动力量全覆盖。

抢险舍生忘死,服务无微不至。

“除了救火,我们还会接到很多抢险救援类的警情,17日出警4次,一半是帮群众解决困难。”据戴亚强介绍,在他们配备的破拆车上,有各种工具2000多件,“大到吊车,小到消防战士自己发明的专门剪戒指的装置,应有尽有。”

18日2:00

北新桥派出所、网安总队值班室

从现实到虚拟世界,不加班才是例外

簋街的凌晨,红灯笼亮成一片。喜欢夜生活的年轻男女们还端着啤酒,吃着小龙虾,谈天说地;网上,身处天南海北的“夜猫子”们正通过电脑、手机等通讯工具,聊天、发微博、刷微信朋友圈……

24小时无休,是北京市全体基层派出所的常态,而簋街凌晨格外忙碌。

还有6个小时,民警周磊和薛俊博即可结束这4天一次、每次长达24小时的值守。身为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的民警,他们的辖区包括12个社区和簋街这个拥有300多家餐馆的晚间餐饮一条街。过去的18个小时里,周磊和薛俊博所在的这个10人的值班班组,已经处理各类警情40多件。

“今天还好,至今没有特别复杂的警情,明天应该可以休息。”薛俊博说,有些警情需要进行询问、取证等后续工作,值班警察必须全部处理完毕才能休息,很多时候或多或少都要占用第二天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加班是常态,不加班是例外。”

今年40岁的周磊,从警已经20年,从看守所调到派出所工作的8年时间里,大年三十从没回过家,也从没有接送过9岁的儿子上下学。“家里都习惯了,而且我们派出所的民警都这样。”周磊苦笑着说,很多民警即便身体不舒服也不会轻易请假,“本来休息时间就不够,你多请假一天,别人就得多值一天班,大家都不忍心。”

与周磊和薛俊博一样,此时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的网警武岳也在值班。不过与派出所的民警不同,作为“首都网警”微博微信的管理员,对武岳来说电脑是一线,网络是战场。

北京云集了全国70%以上的大型门户网站,国家部委聚集、企业总部林立,这对于首都网警而言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每逢突发敏感重大案件、事件,北京网安总队都会立即针对各类不实信息开展搜集、辟谣的工作,比方近期,武岳和同事们的工作就很忙,一刻也不敢松懈。

困了,用凉水洗把脸;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干了,揉揉眼睛滴点眼药水;肩膀痛了,在椅背上蹭一蹭。据统计,8月以来,“首都网警”交流互动数达28370条,接收举报12307条,警示网民148人,涉及违法信息2280条。

“也许很多人对我们并不了解,现实生活中也很少与人面对面接触,但我们就在那里,而且一直都在。”武岳说。

18日5:00

凤河营进京检查站

进京路网,全部收口管理

天色放亮,东边天际霞光渐起。一个巨大的蓝顶大棚,将104国道45.3公里处罩了个严实。郑杰身穿整洁的警服,正坐在路口,通过一台机器给进京的车辆底盘照相。“只要一秒钟,即可完成对机动车信息的核查,车辆底盘上的所有细节都可以通过放大屏幕上的图片进行检查。”

作为北京的东南大门,平均每天有1.5万辆机动车,通过凤河营公安检查站进入北京,郑杰是这个检查站的指导员。

据了解,从今年5月开始,北京市公安局牵头相关部门,在改造翻新原有22个进京外围公安检查站的基础上,新建了23个公安检查站,同时入驻了11个综合检查站,凤河营公安检查站就是新建的一个。

“车多了,开两个车道吧。”为了方便车辆通行,郑杰及时调整人员部署。“一个车道一般4名警力,分别负责拦车、核查车辆人员信息和检查车内物品。”记者翻看检查站的《登记表》,发现8月17日该检查站共查处问题车辆17辆,以发现违禁物品居多。

沿着凤河营公安检查站旁边的小路,向西行进3公里,来到一个丁字路口,在这里,两名检查员,正在跟一辆三轮车驾驶员聊着天。他们旁边的房子上,挂着“包头营村西南口治安检查点”的牌子,这是一条河北进京的村道。

从7月底开始,北京启动了首都外围治安查控防线建设,对196条进京道路,开展摸底了解,全部收口管理,设立点位,细化到人,对进京所有路口实现全覆盖、常态化24小时值守查控,已先后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78人……

阳光洒满大地,守护首都安全的新一天开始了。

(陈一诺、尹星云、李瑶、秦佳琪参与采写)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人民日报
相关推荐: 社区志愿者首都大妈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