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司马南:我是中国宪章派

2015-08-19 16:15:01 作者: 司马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就眼下中国根本的政治制度而言, 我径称自己"宪章派"一一即宪法党章派. 所有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都应该是"宪章派",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难道这不是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吗?我反对美国霸权主义而不是所谓反对美国. 正如中国一样,美国也是一个复杂的概念。

一、司马南先生,最近您的受关注率很高,估计上厕所多呆一会儿都会爆出新闻,您怎么看待这件事?在美国有没有媒体盯着您?

先生不就是在美国盯上的我吗?

上厕所都能爆出新闻, 大概味道不怎么好闻吧?如阁下所料, 很自然会有当地媒体跟着,美国国际卫视两台摄像机非常负责任地跟着我, 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三天后我回中国, 小编们大概会编出一个《司马南看美国》的专题片. 当然, 与一本正经的美国电视台的节目相比, 伴随我的无聊的谣言更多些. 简直是如影随形啊, 苍蝇一样, 轰都轰不走.

二十多年前刚刚出名的时,诚为有人关注自己而兴奋一阵儿,做"三流名人"的时间长了年头多了,有些麻木了. 有时像蜘蛛网一样,抹来抹去, 无所谓.

尽管这样说, 对那些在我身边,刻意制造负面新闻的先生, 还是有一些必要警惕的, 奈何防不胜防, 奈何造谣成本太低, 他们根本也不需要根据,奈何造谣者的意志力要比我们顽强得多.你疲他扰,你退他攻,你攻他退……那位叫那小兵的学者先生, 他虚构了我跟他谋面甚至到他们公司拉广告的细节, 以此来证明他了解内情, 司马他已经移民美国, 还当了美国的企业家……这样的谣言如何防得过来呢!

最近海内外对于司马南的持续格外关注就是由这一则谣言所引起的. 这类谣言近年来已经很多了, 隔一段时间就会发酵出来, 什么司马南移民、司马南叛逃、司马南反水、司马南离婚、司马南被抓、司马南被限制出境、司马南被请去喝茶……,单是移民这个谣言三天两头就会闹腾一顿,你说这么频繁的移民, 美国移民局官员受得了吗?

这一次谣言编得有鼻子有眼儿, 而恰巧我正在美国参加星光大道北美地区海选, 人的确不在国内, 害得不少人轻信一一我的一些老朋友居然开始也相信了这则谣言. 对不起,更正一下,不是这则谣言,而是最近生发出来的"一组谣言". 一则谣言和一组谣言的区别是, 一组谣言由若干则谣言所构成.

就在您采访我之前的五分钟,从喜来登酒店15层下来,一个装束像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女士恰与我在一个轿厢里, 她问: 你是司马南吗?我应之. "你移民美国了?我看报纸上这样说……"

真叫人哭笑不得, 你说说, 这如何是好!呵呵,假作真时真也假. 我现在百口莫辩.

二、传闻您这次是移民美国,家人已移民,有没有这回事?好像过去也传过类似消息?

当然没有, 断无此事.

关于这个问题, 前天(2015年1月28日华盛顿时间早八点至九点)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面向全球视频直播, 我接受宝森先生的采访, 重复了一遍,现在再向您正式重复一遍:

第一,我没有移民美国.

第二,我没有打算移民美国.

第三,我的家人也没有移民美国.

第四, 移民是公民个人私事.

第五, 我是普通百姓, 在全球化的今天, 我有移民美国, 也有移民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权利, 在法律许可的前提下是否行使和怎样行使这种权利, 与他人无涉.

第六, 建立新型大国关系, 中美关系向纵深方向发展, 包括人员深度交流(含移民、永久居留、短期访问、经商旅游等在内的)是必不可少的.

第七, 把移民视同为反叛祖国行为加以羞辱谩骂攻击, 这种偏狭仇恨性言论,对于相当数量已经移民美国的同胞是不公正的.

第八, 在已经移民美国的中国人中, 对自己的祖国怀有深厚感情希望中美友好,希望中美关系积极建设性发展的人占绝大多数 , 心怀叵测挑拨离间者是极少数人.这些可怜的人他们多是是为了利益,他们是可怜的,也是没有前途的.

第九,一些贪官和在中国攫取不正当利益的人,为逃避律惩而移民美国, 他们的所谓移民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2014在中国怀柔召开的A派克会议上,亚太国家签署了反腐败公约, 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达成共识, 对这些贪官和不法分子的引渡正在进行中, 那种靠污蔑自己的国家搞什么政治移民非法投资移民的不法分子, 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三、很多人说您改变了立场,有人拍手称快,有人扼腕叹息,还有人在背后偷着乐,您真的改变了吗?

"有人说"三个字加的很必要, 我要为您措辞的准确而谢谢您.

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 一个60岁的人, 改变是那么容易的吗?我大概是要顽固到底了, 我的基本立场基本感情人生态度以及价值观等, 没有什么改变, 估计也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在我的微博上有一则司马南自我介绍, 您可以看一看.

我不小心惹了老婆生气, 老婆骂我所使用的最极端的语言是"狗改不了吃屎", 话虽然粗俗不堪, 但意思说我冥顽不化不那么容易被改变这个意思是对的.

至于别人议论什么, 人多嘴杂说什么都不奇怪, 凡在世界上生活, 在江湖中行走, 没有人是不被别人议论的. 唯司马南不是一般地招惹别人议论, 而是那些值得尊敬的精神头儿永远那么旺盛的对手在有组织有计划地系统地抹黑持续地长时间地系统地抹黑. 所以有的时候我看到互联网上的那个司马南的形象, 我心里也在想, 如果我仅仅是一个网民, 看到网络上这样一个虚伪的无耻的卑鄙的下流的干过那么多坏事的司马南, 心里痛恨他想扁他, 或是很正常的.

所以有朋友拉我参加他们的圈子, 我常常跟人家解释一番: 司马南有两个. 一是现实生活中的司马南, 还有一个就是在网络上被人家歪曲过之后的司马南. 现在和你们打交道的是第一个……

我批评美国霸权主义,批评美国武力输出民主自由人权宪政, 批评美国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居高临下颐指气使对一个文明古国缺少必要的尊重, 他们说"司马南骂美国";

我批评中国的腐败现象, 揭露中国的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员, 我对打着改革开放旗号而行无底线的所谓"思想解放"表示不满, 他们说"司马南抹黑中国".

如果司马南真如他们所说"逃离黑暗专制而移民"了,如果司马南真的"在海外电视台变脸抹黑中国",那不是正说明司马南和那些撞墙沉船砸锅的公知是一回事吗?他们应该高兴还来不及, 为什么还要骂司马南呢?这个逻辑不是很痴颠,不是很倒错,不是很滑稽吗?

……

在那些辱骂司马南的舆论中, 司马南既是"大五毛"、"中共的鹰犬"、"文革余孽"、"毛左文人", 又是"真正的公知"、"潜伏的特务"、"拿了美国某公司钱把中国人民当成小白鼠的坏人", ……

这些人变着法的羞辱司马南,试图由他们的口水来证明司马南是坏人,暗下猜度, 盖惟其如此,他们心里才会舒服一些.

请您相信, 我的内心深处, 对这些人呓语是有一些理解与体谅的. 某些问题看上去是政治概念政治理论政治原则之争, 其实更多的时候,从某个角度看, 是社会心理学问题, 甚至是病态心理学问题. 从来没有见过司马南, 也没有认真听过司马南的演讲,更没有读过司马南的书, 却对司马南似有杀父之仇的那些人, 你能说出他们在政治理念上与我有什么根本不同吗?如果真是政治理念政治倾向政治观点不同, 不能理性地表达自己的声音吗?

我并没有属于个人的什么独特的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我对近代以来为中华民族历史命运改变而付出的艰辛努力的所有的仁人志士怀有温情和敬意,但就眼下中国根本的政治制度而言, 我径称自己"宪章派"一一即宪法党章派. 所有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都应该是"宪章派",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难道这不是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吗?

四、您怎么看待和您政见不同的人,他们是您的敌人还是观点不同的探讨者?在国内有人说您是五毛,而且是大五毛, 您同意这个说法吗?如何看待批评政府的人士?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微博
1 2
相关推荐: 司马南移民毛泽东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