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合作经济,留守大妈大战农村空心化(3)

2015-08-19 02:31:43 作者: 梁籁溟乡村建设中心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外出务工潮导致了乡村精英的严重流失,农村社区事实上已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小农村社乡村治理成为不可回避的一个课题。近日江苏省丰县梁寨镇在国内率先成立了“乡贤工作室“,推进乡贤自治,这种利用社区原生力量参与社区治理的模式降低了政府治理的成本,但能否真正激发乡村社区的活力仍有待考察。

涂料厂和手工蒸馍坊

涂料厂建设是2005年发起的另一个未能取得成功的合作项目。涂料厂采用会员入股的方式,每户500元,但对单户入股总量进行限制,防止出现大户控股。然而涂料生产毕竟是一个新的工业项目,村民对于无论是技术、市场,还是工厂管理都比较陌生,工厂出现了产品质量、经营管理上的问题,一直没有盈利。最后不得不以关门告终。手工蒸馍坊的尝试过程与涂料厂类似,虽然技术简单,但与不计劳动成本的家庭小作坊相比毫无优势可言。于是上马后,很快便以失败告终。

对于合作项目成败经验的分析

所有失败的项目都属于生产类创收项目。在当前市场普遍过剩的情况下,竞争激烈,农民合作社进入生产类项目,在贷款、技术、市场信息、管理各方面都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成功。所有有赢利空间的项目和环节,都已经被资本牢牢控制,无论农民再怎么讲合作,都不可能打破市场经济资本运动的规律。唯一成功的生产类项目是手工艺项目,它在头几年也一直没有起色,直到后来依靠社区本身的巨大社会影响而吸引来了外部销售资源,解决销售问题后这个项目才得以起死回生。

所有最终成功的项目都属于流通类创收项目或者资金服务项目。农百货联合购销、资金互助、青年有机农场和有机农业联合社,这类项目的特点,都是为小农家庭的生产提供资金、技术、购销、机械等产前产中产后各环节的服务,起到了补充完善农业生产链条的作用。

从宏观视角看蒲韩农民协会发展经验

首先,我们并不认为永济蒲韩农民协会的发展经验能够上升为一种模式用以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因为,即使在永济蒲韩乡村社区,协会能够为每户农民家庭带来的经济增收也不过一年几百元或者千元左右,这相对于农民家庭年收入来说占很小的比例,尽管他们联合起来成立了农民协会,但他们每户的家庭收入还主要依靠外出打工。随着劳动力再生产成本的不断上升,农民家庭对外出务工就业会更加依赖。所以,永济蒲韩农民协会的真正经验,就体现在留守农民(以妇女、老人为主)自组织起来为社区提供各种公共服务,并且通过公共服务凝聚人心组织起来;组织起来的农民相当于组织起来的农村市场,减小了对外交易成本,集中起来的社区资本(包括现金和产品)不仅在农产品及生活用品的流通领域获取商业利润,同时也在生产借贷领域获取利息收益。

近几十年来的农村改革,将以前由行政体系管控的流通渠道和农业生产服务系统都逐步市场化,让基层涉农部门成为市场利益主体。当政府要求他们自谋生路时,他们就必然转化为商业资本或者与商业资本结合,其逐利的本性必然与小农生产相对立,他们几乎不承担对小农生产生活的服务成本,同时假冒伪劣产品、虚假信息骗农坑农的现象普遍发生。那些本应由政府财政预算投入的农村公共服务供给,又因为对单家独户服务的成本太高,或者因为所谓“先进的现代化服务”不适应小农生产而无所作为。

蒲韩乡村社区将农民组织起来,对内实行自治民主管理,对外承接各种大资本或者政府的交换和服务,因其组织性而能确保维护自身利益。蒲韩乡村社区的发展案例,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农村社区是如何回应国家关于小农村社乡村治理的历史性难题。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破土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