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合作经济,留守大妈大战农村空心化(2)

2015-08-19 02:31:43 作者: 梁籁溟乡村建设中心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外出务工潮导致了乡村精英的严重流失,农村社区事实上已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小农村社乡村治理成为不可回避的一个课题。近日江苏省丰县梁寨镇在国内率先成立了“乡贤工作室“,推进乡贤自治,这种利用社区原生力量参与社区治理的模式降低了政府治理的成本,但能否真正激发乡村社区的活力仍有待考察。

但问题很快就暴露出来:一是土地集中起来后管理难度太大,农户把土地入股后就等着分红,而不是真正的去打理这里的生产了。二是当初签订的合同是三年见效益后分红,但村民当年就想分红;三是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太大,后续资金不足。加之,新建的生态园要吸引消费群体和开拓产品市场也需要周期,短期内很难收效。这一系列的矛盾和困难又引起了主要负责人之间的矛盾。渐渐许多人开始对这种合作的模式产生怀疑。

到2007年下半年,生态园项目实在难以继续维持了,经过反复的讨论商议后,最后决定将土地分回给个人,协会只负责技术和市场。从那以后,协会便确立了一个原则,即:农民的土地绝对不能动,不能合并。

有机合作联合社

生态家园项目中土地统一经营的项目暴露出问题之后,骨干们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决定把土地都重新分回农户,而协会只提供技术和市场销售服务。恰赶上2008年因为引入外地品种不当导致了大面积的病虫害,导致大部分的芦笋种植死亡,农户对技术服务的需求很强烈,也促使协会更坚定了推广有机农作物种植的思路;于是,协会确立了“一分五统”的合作模式,即:社员分户独立经营,协会统一土壤检测用肥、统一预防用药、统一选种、统一技术培训、统一达标。

同时,为了推广有机作物种植,协会租种了40亩土地,取名为“青年农场”,在此进行有机作物品种的种植引种试验,试验3~5年技术稳定后,向周围推广。对于接受有机种植的农户,工作人员会对他们进行定期的回访,搜集种植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然后反馈回联合社。对于一些内部不能解决的难题,协会也会组织人到外地邀请专家解决。

城乡互动中心

城乡互动中心成立于2010年,同时对接城市社区和农村的社员两个消费群体。

在联合社工作人员做入户信息采集的过程中,发现农户对日常生产生活用品本地出产的农产品都有很大需求。而协会统购农产品的货车可以顺便带回很多农户所需的生产生活用品,量大了以后统一批发,价格也便宜很多。于是,协会就对社员家庭的这些需求进行了全面的登记。根据信息,以收购的农产品和从城市购进的日用品来折抵应给社员的分红。价格比一般的市场价格略低,而且质量有保障,因此很受社员的欢迎。协会将这种方式称为“二次返利”。

城市社区的消费业务也是“偶然”拓展出来的:起初,为了感谢一些无偿为社区提供技术培训的老师,协会将生态农产品拉到城市送到这些老师的家中。很快,生态产品的口碑就在这些老师的熟人圈子中小范围传播,渐渐就有一些人主动提出购买的要求。这个时候,协会便适时的新增了一个业务部门——城乡互动中心。由于协会面向的社员量大,城乡互动中心所对接的城乡消费业务发展很快,到2011年时,从这块业务中所产生的利润已经超过农资购销合作业务和手工艺合作业务,占到整个协会利润的60%左右。

妇女文化活动中心、老年康乐中心与健康协会

妇女文化活动是果乡妇女自组织形成的基础,妇女文化活动的开展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并作为协会工作的重要内容一直坚持至今。中心主要有两项传统活动,一是冬季农闲时组织附近40多个村庄的妇女跳广场舞;二是平时组织妇女学习小组读书学习。包括读书讨论,交流种植技术,以及交流教育下一代的知识等。

健康协会要是在妇女读书讨论的同时普及社区健康知识。老年康乐服务中心的定位是为社区内老人开展服务:对于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中心会教授他们种植技术,鼓励他们进行土壤改良和有机种植转换。对于独居且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社区从2010年开始尝试为他们提供居家养老服务。协会发动社员中的积极分子5个人结成一个志愿小组,以低微的报酬轮流照看这些老人。这种方式已经在小寨村解决了十几位老人的居家养老问题。

蒲韩乡村社区学校与儿童夏令营

农民社区学校,主要是为协会骨干及社员组织培训及为各种活动提供场所。此外,学校还为协会各个版块及合作社的活动提供场地。2011年暑假,社区学校又开始尝试在假期为社区内的小孩开展夏令营活动。夏令营的主要目的是为孩子开展本地知识教育,因此,学校仅仅作为一个活动场地而不是完全在此授课。夏令营的内容包括认识和了解社区内各种作物、昆虫,本地文化教育,生活体验,劳动体验等等。目前,学校正在试图开发一套为社区儿童开展本地知识教育的流程和教材。

资金互助

2006年,协会负责人郑冰在外地参加活动中结识了从事农村发展项目的某组织(一下简称F机构)。F机构的一个核心业务便是在农村推广小额贷款。双方经过接触商讨后,便决定在果乡社区内尝试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当地种养殖业发达,经济作物覆盖率高,对生产资料的用量大,季节性短期性的贷款需求很大,而正规金融机构由于手续繁复难以和农户对接。在这个背景下,F机构果乡成立了永济富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公司”)。于2009年6月在果乡所在县正式进行了注册,注册资金3000万,其中由F机构投资2100万,持股70%。F机构派出总经理和财务负责人进驻当地,而具体的业务则由协会抽调出十几名骨干组成的团队来操作,由于有训练成熟的操作团队和在当地社区长期的工作基础,正式挂牌后的小额贷款公司业务扩展迅猛,而且质量也非常高。

然而随着业务的进展,小额贷款公司的商业化操作理念和具体制度设计中的唯利倾向,协会很难认同。公司一年从社区拿走的利润至少有500万以上。这笔钱被公司滚动投入放贷获利,而没有对社区其他事业的发展产生任何好处。这些分歧成为协会和公司之间难以根本协和的矛盾。到2012年初,关于上述问题多次协商无果后,社区原有骨干整体终止了与F信贷公司的合作。目前,协会与另一家基金会达成了合作的意向。该基金会以7厘/月的利率向协会提供800万的项目资金,同时协会内部再配套400万资金,以此对合作社内部对社员开展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破土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