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合作经济,留守大妈大战农村空心化

2015-08-19 02:31:43 作者: 梁籁溟乡村建设中心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外出务工潮导致了乡村精英的严重流失,农村社区事实上已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小农村社乡村治理成为不可回避的一个课题。近日江苏省丰县梁寨镇在国内率先成立了“乡贤工作室“,推进乡贤自治,这种利用社区原生力量参与社区治理的模式降低了政府治理的成本,但能否真正激发乡村社区的活力仍有待考察。

位于山西省运城市的永济蒲韩农民协会是一个以妇女为主体发展起来的、已经有十五年历史的综合性合作自组织,为社员提供的服务领域包括农村经济、农民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蒲韩乡与中国千千万万的乡村社区一样,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处于去组织化的过程,村庄各项公共事业基本停滞。20世纪九十年代末,大部分劳动力外出打工,妇女老人成为留守的种地主力。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和消费主义文化的侵蚀下,小农家庭即陷于发展困境,又失去了互帮互助的文化因素,社区事实上已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凋敝衰败,毫无生气。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二年,中国经济刚刚有点起色的出口遽然受到输入型通货紧缩的打击,城市经济危机的代价一如既往的向“三农”转嫁。就在农村如此不利的大环境下,一位叫郑冰的乡村小学教师开始站出来,试图改善一点家乡的状况。

协会最基础的结构是在长期的工作中联系起来的3865户社员,这些社员都参与了协会某个或多个领域的合作,他们每5户结成一个互助小组,并选出一位互助小组代表。在这些基本社员和互助小组的基础上,按照规范的合作社组织模式形成了监、理事会。在协会实际的运作中,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是一个职业化的协会团队。这个操作团队以最初的农资购销和跳舞活动中的7、8位妇女骨干为班底发展而来,,她们年龄大都在45~50岁之间。后来,随着协会的发展,又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加入进来,到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有35人构成的稳定团队。

农资购销合作

农资购销合作社即出售农资的连锁店,包括4个连锁店和1个加盟店。在2001年时曾因芦笋价格下滑,赊销给农户的化肥款困难,而使农资店的运营一度陷入困境,后来通过向信用社贷款才维持下来。在2002,农资店便开始尝试一种新的经营方式:向20户关系好的农户每户借款2000元,年底按照盈利情况对这些农户进行了分红。后来,发现这种方式既能减轻农资店的现金压力,也可以将农户的闲钱集中起来,给农户以分红。到2003年,便公开以入股的方式向农资店过去的顾客推广。但这随即引起了地方信用社的警惕,被信用社以“非法集资”为由揭发。虽然,这件事情最后得到了解决,没有什么实际的损失,但这对协会后期在农村开展的金融方面的探索产生了长远的影响。

到2004年接触到合作社的相关知识后,便进一步从制度上规范了这个统购统销的合作板块。农户按照所经营土地面积入股,合作社既可以直接从厂家进货省去中间环节费用,还可以用股金预付货款获得厂家额外返利。所产生的利润按比例提取社区公益金后,剩余利润用作股金分红。

由于当地大面积种植果树,化肥农药需用量很大,这种联合购销的合作马上便显示出极大的优势。很快便发展出一个稳定的社员群体,当前入股社员约900户左右。

红娘手工艺合作社

开展手工艺合作最初也来源于文化活动中一个偶然的想法。据手工艺合作社的负责人回忆:

2004年前后,就在跳舞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参与跳舞的妇女积极分子们就开始琢磨着能让一起做点什么。后来一位来采访的记者无意间提到,“你们除了跳舞,能不能发展一下,做个手工什么的?”受到这个思路的启发,大家很快就发动村子里的老年人,组织了一次剪纸比赛。村里有许多老年人都会剪,我奶奶、妈妈都会。剪纸的时候,年轻人都趴在那儿看,目不转睛,特别喜欢,就是不会剪。

然后大家就开始想是不是可以把村里喜欢这个的年轻人组织起来。于是,我们就在村里挑选了7个人。当时,我们家里也有线等,就是需要买点布,反正也不多,大家就一人摊了几块钱。慢慢开始学着做。后来郑冰老师从城里学习回来,带回来一个布贴娃娃,就是用布贴上去的,我们就照着这个做。当时就是自己感兴趣做着好玩,也不卖。后来,有一天计生局的一个人来,说听说我们在做手工品,要拿一个看看,过两天再还。我们就答应了。后来他们就送来了一个奖状,说拿到省里参加了一个评比,得了二等奖。我们可高兴了。有几个说,能得奖就不错了,但也有人觉得这没有创新,认为应该有自己的东西。

我们就想:这里过去有土布,织布纺线的技术都有,都是这里最传统的东西。但现在老人们年纪大了,年轻人都不会,慢慢会失传的。我自己只是小时候学过织布,其他的工艺都不会。于是,我们就开始拜访当地的老人们,请他们说怎么染线、浆线、怎么煮线。后来到11月份的时候,就开始学织布,这时已有有27个感兴趣的加入进来了。

后来我们又请了一个当时已经84岁的老人教我们做小物件,她什么都会做,像虎头鞋等等。后来又请了四个老人,我们管她们叫巧巧手。有个老人,只要天空有一只鸟飞过,就可以画出来。

就这样,在文化活动中,手工艺兴趣小组慢慢发育起来了。当年冬季,前往北京参加公益组织学习交流的郑冰回来后,带回了第一个订单,这个兴趣小组才真正开始了手工艺品加工的合作尝试。早期的产品主要由北京的两家公益组织帮忙代销,以及放在附近的旅游点销售,但市场状况并不好。到2006年,香港一个推动公平贸易的公益机构到这里参观后,决定与他们合作,尝试往香港销售。结果,这里的手工艺产品在香港市场十分受欢迎,使合作社有了稳定可观的订单来源。手工艺合作刨除内部生产成本和分红外,纯利润30%左右上缴协会作为社区公益基金,2011年达20多万元;按照手工艺合作社的制度设计,其余利润则按照股金和参与完成订单的交易量返还给社员。

生态园项目

在2005年的时候,协会组织原来小寨村村建理事会的5个骨干先后参观考察了南街村和成都郊区的一个生态农业示范点。回村经过讨论后,便决定借鉴南街村土地集中的方式和成都生态农业的经验,开展生态园建设项目,种植绿化树木。

项目采取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全村绝大部分的户都参与了入股,一共集中了870亩土地来建立生态农园。生态园的三个小组分别采取两种模式管理:两个小组采取集中管理,组织入股的农户参与劳动生产;另一个小组则由原来的农户自己管理。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破土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