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寒竹:“中国式股灾”其实并不特别

2015-07-07 11:20:19 作者: 寒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所以,这一次中国政府出面救市,应当是要防止恐慌,确保股市底线,让股市回归常态,而不是要刻意把股市恢复到暴跌前的某一个点。如果说中国股市从去年以来开始过度膨胀,那么这种膨胀的最根本动力是来自中国金融界的管理层,而非来自别处。

6月中旬,中国股市在持续了一年多的高涨之后遭到重挫。两个多星期以来,中国股市跌幅超过28%。中国政府的反应也算迅速,主管金融的官员与官方媒体纷纷表态以突显信心,国务院决定暂停IPO发行,21家券商成立1200亿元的平准基金入市托盘。但是,到目前为止,股市的逆转仍显艰难,周一沪深两地的股市仅有2.4%的回涨。由于股市现状扑朔迷离,而未来发展似乎难以预料,一时间各界人士众说纷纭。半个多月以来,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都是股市为何暴跌?政府救市究竟到何时为止?托底是要确保4000点还是4500点?

回溯历史,中国股市在6月遭遇的重创并非首次,也非最严重。2007年到2008年的那次股市下跌持续了一年左右,沪深两地的股市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跌幅超过72%。其中,上证指数从2007年10月的最高点6124.04跌落到2008年10月的1664点,央企的中国远洋从68.4元跌到2.68元,中国铝业从60.6元跌到3.01。到目前为止,这次股市受挫尚不足一月,未来发展究竟如何?还有待观察。但从政府目前表现出的强有力的决心看,未来股市停跌回涨是可以预期的,2008年那种持续1年的惨淡股市很难会再现。

但是,尽管这次股市受挫并未达到7年前的严峻程度,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影响却十分巨大。中国正处于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对于这次股市灾难产生原因的不同理解,对股市在中国国民经济体系中的不同定位,直接影响着当下的金融改革方向。笔者以为,中国股市自2014年以来的过度膨胀是这次6月股灾最根本的原因,而过去一年来股市的过度膨胀又跟金融决策层对中国股市在国家经济体系中的预期和采取的政策有很大关系。如果经过这次6月股灾,中国金融界的决策者不痛定思痛,不深刻反省,将来中国的股市还会出大问题,而且,那个时候的灾难就不仅仅是股灾,而是整个国家经济的灾难。

当前,中国金融决策层必须要弄清楚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第一,发展中国家的股市与国民经济发展的关系;第二,中国股市在国民经济体系中应当扮演的角色。

发展中国家的股市总值与国民经济总量的关系

一般说来,发达国家的虚拟经济比重很大,股市相当成熟,股市总值很多时候都会超过GDP,而发展中国家的股市通常会低于国家经济总体的发展。但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股市总值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都有一条基本线,如果股市的总值超过了这条基本线,就有可能是被高估而崩盘或暴跌。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虚拟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但即使是美国,股市总值比重太大也会引发股市暴跌或金融危机。美国2000年股市崩盘前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股市都跟股市的非理性膨胀有关。2000年美国股市总值是当时GDP的183%,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出现时股市总值是当时GDP的135%。

巴菲特总结美国股市的经验,认为股市总值占当时GDP的75%左右是一条基本线,股市总值低于GDP的75%,人们投资股市通常有回报,而股市总值高于GDP的75%,投资股市则面临风险。但是,巴菲特没有提到的一点是,美国由于拥有美元霸权,股市的风险通常可以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稀释或转嫁。这是美国股市可以常常虚高而不破灭的原因。同样是股市虚高的国家,其他国家面临的风险比美国大很多。

一般说来,由于资本市场的不成熟,发展中国家的股市总值在GDP中占的比例要低得多。股市通常不应当超过GDP的50%,超过了这条线,股市就有可能是被高估而暴跌。中国股市2008年暴跌前的股市总值高达GDP的103.17%,是最明显的一次非理性牛市。而到今年5月份,中国沪深两地的股市总值也已等同于中国GDP总量,非理性色彩同样很重。这次6月股灾的爆发虽有偶然因素,但跟2014年以来中国股市的非理性膨胀和虚高有关。

不少有识之士早在多年前就提出了股市与经济总量的关系问题。华生先生在2007年股市尚未破裂时就指出,“股市市值和GDP即一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关系,大体上是有规律可循的。一般发展中国家市场化、金融化程度不高,股市市值通常显著低于GDP。低收入国家一般在20%~30%左右,中等收入国家一般在50%左右。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股市市值大体与GDP持平”。遗憾的是,华生先生对股市市值与GDP关系的提醒并未得到政府相关部门应有的重视。

其实,关于发展中国家的股市总值应当大大低于经济总量的说法是有充分历史依据的,因为今天的发达国家也是从发展中国家走过来,这些发达国家的股市也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美国股票交易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一直到1995年,美国股票总值才有GDP的一半。日本股票交易历史一百多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股市总值也才占GDP的31%。

根据上述原理来看今天中国的股市发展,显然,自2014年以来的股市膨胀超过了经济本身的发展水准,相当多的股票因为炒作而被高估。目前。中国股市总值接近GDP是一个不健康现象。所以,这一次中国政府出面救市,应当是要防止恐慌,确保股市底线,让股市回归常态,而不是要刻意把股市恢复到暴跌前的某一个点。

中国股市在国民经济体系中应当扮演的角色

如果说中国股市从去年以来开始过度膨胀,那么这种膨胀的最根本动力是来自中国金融界的管理层,而非来自别处。长期以来,中国金融界有些人持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举世瞩目,但股市却萎靡不振,如何让中国的股市在经济发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成了一些人进行金融改革的一个任务。还有一些人基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说法,希望中国股市成为最有效率的资本市场,“改革牛”的说法也不胫而走。很遗憾,这种对股市与经济关系的认知基本来自概念的推演,而离中国现实太远。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相关推荐: 股市总值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