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刘学伟:希腊人竟然真的“开枪”了

2015-07-06 12:53:09 作者: 刘学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当然笔者也希望,彼时的欧盟应当尽量配合,让那些苦药外面的糖衣也尽可能地厚一点。如果希腊真的终究被踢出了欧元区,尤其是如果英国真的公投退出欧盟,那欧洲统一的大梦大概就要真的做到头了。反过来想,如果希腊最终退出欧元区,英国最终退出欧盟,这对欧洲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嘭”,希腊手中举着的枪竟然真的响了!

“你不给钱,我就开枪!”看到这句话,你一定会想象,这是抢匪勒索的场面,枪口嘛当然指向被勒索的对象。然而你看看下面这幅德国杂志上的漫画,真令人哭笑不得。因为画中的主角,是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去要挟对方给钱。在中国也有类似的口头禅,说的大体是:“你不答应我的(某种苛刻)要求,我就死给你看!”最可能出现这种话语的具体场景,是泼妇要挟丈夫做某种他实在不愿意去做的事。

7月5号在希腊举行的公投,的确是把这种类似的场景搬到了国际舞台上。公投结果表明,61%的投票者拒绝了欧盟的纾困条件,等于希腊已经向自己开枪。然后,“我死还是不死,你们就看着办吧。”

希腊的极左派总理齐普拉斯的确是算准了,欧盟恐怕还是忍不下心,把他和希腊真地踢出欧盟甚至仅是踢出欧元区。笔者假设,欧盟在这个满地打滚的孩子面前,还是只能掏出更多的棒棒糖,想办法把他从地上哄起来。

当然,笔者在欧洲生活多年,还是希望欧盟不至于就此走向崩解之路,但也不禁思索:西方的制度,究竟能否恰当地对应这样的事件?

选民是勇敢还是耍赖?

先来说希腊方面。笔者在今年1月齐普拉斯胜选时,就已经分析过,在经济过于艰困时,民意会走极端,直接票选制度会堵不住甚至加速“极端势力”上台的机会。而这个“极端势力”上台之后,自然会有各种极端的做法,来无所不用其极地去维护他所代表的极端民意。

在这种艰困的局面下,在人民不得不吃大量苦药的情况下,政府问计于民,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表现。西方实行代议制,除了表达“主权在民”的第一位理念之外,就是表达对代表们的期望与信任——希望他们能比民众本身更理智,更能顾及国家民族的长远根本整体利益。齐普拉斯的这种做法,却像是鼓励孩子们去玩火。最后烧得最惨的,无疑还是孩子本身。这种制度下,政府真的就是孩子们的代表、最多是班长,而不是家长。

有人会说,希腊投票的公民都是成年人,他们不是孩子。但是成年人集体做的决定就一定正确吗?具体到希腊的场景,在危机发生以前,这些成年人怎么可能理智地、先知先觉地拒绝政府为了获取选票而向他们提供的种种糖衣炮弹、慢性毒药(指过度的福利)?而现在他们又如何可能心甘情愿地咽下那么多苦药?居然还让他们自己投票,决定咽不咽这些苦药?!

在我看来,恐怕是灾难还不够深重。一直要到真的大难临头(局面无法收拾)之时,希腊人中说不定会出现(不一定是选出)一个铁腕人物,迫使人民把苦药咽下去。当然笔者也希望,彼时的欧盟应当尽量配合,让那些苦药外面的糖衣也尽可能地厚一点。因为把病人苦死,也的确不是欧盟的利益所在。

现在我们来说欧盟方面。首先,不能说欧盟方面在这个谈判过程中,就做得仁至义尽。如果今后的发展是欧盟做出更大的让步,把希腊留住,那它为什么不可以早一点做这些让步呢?现在,各种“极端势力”会以此为榜样,一次又一次地要挟欧盟核心做出让步,直到哪一天,让无可让,欧盟就可能走上瓦解之路。

欧盟走到今天进退两难的境况,当然是有很多难以逆料的客观原因。但欧洲各国现行的制度,冒不出那种深谋远虑的人物,是不是也是原因之一呢?(或者说,在今天的欧洲,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物了呢?那当然就更悲哀了。)本质上,至少绝大部分欧盟国家的选民和希腊人差不多,面对糖衣炮弹、慢性毒药未必就有免疫力。比如2010年冰岛曾公投决定赖债,好在国家小,迄今也没有混死……

欧盟各机构领导人的遴选过程各不相同,在此不一一详述,但许多都是从各国政界产生的,因此各国如果选不出优秀领导人,欧盟机构的能力也可想而知了。(当然,也有些岗位,候选人主要来自财经界、军界或技术官员,受影响会小些。)

精英的眼光也未必真的远

另一方面,人民倒真的不一定比他们的精英代表更“愚蠢”。比如,2005年,法国和荷兰的公民投票否决欧洲宪法,明确表达了对欧盟扩张太快的担忧。2007-2009年间,欧盟不再问信于民,让各国议会无异议地通过了顶替欧盟宪法、但换汤不换药的《里斯本条约》,完成了欧盟的进一步一体化。

然而,现在我们大体上已经看清楚,欧盟的东扩速度的确是太快了。东欧的好些国家,尤其是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现在看来也包括希腊,都没有足够的资质加入欧盟。欧盟贪多嚼不烂,这些大块的、带骨头的食物卡在喉咙里或长期存在胃里,的确消化不了!

也许,精英们自冷战结束以来就冲昏了头脑,战略扩张的野心过于膨胀,反倒是通常只看着眼前利益的民众,歪打正着地站到了正确一边。

这样的国家大事,究竟应当经由什么样的程序才能最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难以断言。但我觉得很清楚的一点是,全体公民多数做出的决议,并不一定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这个手段并不宜滥用,因为人民即使有主权,天天、事事问信于民,也并不会符合他们的整体长远根本利益。另一方面,完全不顾民意,强行推动精英眼中的正确路线,恐怕也会栽跟头。

那么欧盟是不是真的就在此止步不前了呢?我只能说,风险的确是很大。如果希腊真的终究被踢出了欧元区,尤其是如果英国真的公投退出欧盟,那欧洲统一的大梦大概就要真的做到头了。现在这几年就是这个大梦能不能继续做下去的关键时刻!

反过来想,如果希腊最终退出欧元区,英国最终退出欧盟,这对欧洲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因为,如果历史条件根本就没有成熟,如果将来的历史发展终究证明,这个高度统一的欧盟是搞不成的,那么这些转折就成了历史必然性的标志,而不是一些不应该有的、可以避免的错误。

再扩大一层,整个西方文明是不是已经到了顶峰,是不是以后真的就不能再攀更高峰了?现在的确还下不了定论。但只要再过一二十年或最多三五十年,我们就应当可以看清楚西方文明的大运数是否已经走到转折点。那个时候回头再来看希腊这个“小赖”在2015年的演出,或许会发现,它没准只是若干“大赖”将要表演的更离奇的大节目的预演而已。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欧盟苦药希腊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