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张千帆VS张维为:西方民主还是中国模式?

2015-07-05 11:48:00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教授和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有许多共同点:都姓张,都是上海人,都是海归,一个长期留美,一个长期旅欧。但更令人关注的是两者的不同:一个是西方民主的信奉者,一个是中国模式的推崇者。世人颇为期待的是,当这两位学者相遇时,将会撞出何等的火花。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教授和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有许多共同点:都姓张,都是上海人,都是海归,一个长期留美,一个长期旅欧。但更令人关注的是两者的不同:一个是西方民主的信奉者,一个是中国模式的推崇者。世人颇为期待的是,当这两位学者相遇时,将会撞出何等的火花。

QQ截图20150705115348

张千帆VS张维为

著名的自由派刊物《炎黄春秋》2014年12月号发表了张千帆教授的文章《民主是绕不过的坎》----评《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

张千帆教授选择《中国震撼》做为双方观点交锋的切入点,确实显示了学者的眼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阅读此书之后,就把它推荐给了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等人物2012620,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为张维为教授的《中国震撼》一书举行了专场研讨会;此书曾荣膺《光明日报》2011年度光明书榜十大图书、《中外书摘》2011年度十大好书、新闻出版总署全民阅读办2011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书·文化类、河北省阅读办2011年度十大好书等好评,而且早已译成英文,成为西方主流学者研究和引用的对象。西方主流媒体如BBC、纽约时报也多次采访。

带着一种期待,手不释卷一气读完,却有一种“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之感。张千帆教授一共从七个方面进行反驳----从这一点说,他对此书也是做足了功课,然而结果不仅观点无法服人,就是他辩论的方式也偏于情绪,少了些君子之风。

在他的文章中,类似于以下的用词比比皆是:“这些短篇评论自说自话,空泛无力,漏洞百出,只能算是舆论造势。迄今为止,在这个方面的最系统的代表作仍然是张维为自己的《中国震撼》”。“这些违反常识结论是如何产生的?我浏览了这部大作,大致梳理出以下七种方法,仅供哪些不想被忽悠的读者参考”。

在他的眼中,《中国震撼》只是“自说自话,漏洞百出,舆论造势。只是在忽悠”。我在法国这么久,也遇到过不少看过此书的法国学者以及邀请张维为教授到欧洲演讲的各个高校和智库,比如西方顶尖学府牛津大学----这足以显示以学术严谨著称的西方学界对张维为教授的重视和认可,但得出“自说自话,空泛无力,漏洞百出”结论的,只有张千帆教授一人。看来,要么是西方学术研究界集体看走了眼,没有了常识,集体被张维为教授所忽悠,要么就是张千帆教授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说实话,当我看到开篇这个结论时,曾直觉是否再继续看下去。坚持到最后还是发现自己的直觉并没有错。

张千帆教授反驳的第一点是:“在评价标准选择上避重就轻,死抱住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GDP,并以此概括人民生活水平的全部。”

坦率的讲,我很不赞同张千帆教授的用语,什么叫“死抱住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GDP”?二十年前,GDP对中国有利吗?我还记得哪个时候自由派群体总是拿经济问题说事,说衡量一个制度优劣的根本标准就是经济发展。等到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怎么标准就又变了?张千帆教授是1999年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随后回国。1999年,中国的GDP还不到一万亿美元,人均GDP780美元(法国ATLASECO),是日本的四十分之一,哪个时候谈GDP对中国反而很不利。只是经过中国的努力,现在GDP已经突破十万亿美元,人均已是日本的五分之一。这样巨大的进步,谁能视而不谈?

更何况,GDP(按汇率或按购买力)是全球通用的、衡量一个国家财富总量和发展状况的唯一指标。每个季度全球各国都会发布经济指标和未来预测,请问,除了GDP还有什么?每年共有3个组织分别对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进行统计比较,分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同样说明了GDP指标在当前的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如果套用张千帆教授的话语,就是全球都死抱住GDP这个指标,而不仅仅是张维为教授。

张千帆教授认为GDP有很多水分,但又没有指出水分何在。但我可以补充几个数据,来看看中国的GDP是不是反映了自身的经济发展水平: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全球第一大钢铁生产国(占全球一半),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200多种工业品的产量中国世界第一,全球第一大汽车销售国,全球十大银行中国占四,包括第一和第二,全球十大港口中国占八(第三和第九不是中国),高铁里程全球第一,超世界一半。世界五百强中国就有一百家,仅次于美国。中国一年的新增发电量就相当于全球第五大经济体英国全年的消费量。全球第一旅游大国,每年超过一亿中国人出境旅游。标准普尔分析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增速下降0.7,香港将下降2.3,台湾2.1,韩国1.3,新加坡1.0,澳大利亚下降0.8,会出现明显的放大效应。

事实上,仅从经济学的角度讲,中国的GDP实际是被低估了:占GDP比重超过60%的民营企业倾向于少报、瞒报;中国统计局仅统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指年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低于这个标准的都忽略不计;庞大的地下经济也同样无法计入(大部分学者认为中国的地下经济占GDP的比重在10到20%之间)。

其实所有的经济指标都会体现在人民的生活水平上,而生活水平的高低、经济成果是否合理分配以及相应的社会文明进步程度都直接体现在人均寿命上。中国的人均GDP虽然仍然在全球一百名之外,但人均寿命却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水平,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中国女性人均寿命76.5岁,男性73.9,美国女性81.2,男性76.4(L’anneestrategie2 015)。但美国人均GDP则是中国的7倍多!

张千帆教授否定中国的GDP还有一个理由:“在贪污腐败横行,环境破坏严重,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今天,其积极意义早已受到质疑”。

我在各地演讲时,经常会被问到上述问题,但被堂堂的北大张千帆教授也拿来说事,还是倍感意外。他应该知道,在一个国家工业化阶段,上述问题都突出存在,美国不例外,法国、德国、英国、日本等都不例外。只有等工业化结束了,上述问题才会逐步化解。在美国待了十五年的张千帆教授不可能不知道有“镀金时代”之称的工业化时期的美国是什么状况,也不可能不知道美国的进步运动。难道正因为这些问题我们要否定美国内战之后的飞速发展吗?

张千帆教授的第二和第三条都和印度有关,不妨放在一起评论:“二是在对象选择上以偏概全,专门捡软件柿子捏。三是在因果归责上简单片面,把经济落后的过错统统归咎于民主制度”。

还是要再说一遍,很不认同张千帆教授的用语方式,还是缺少些君子之争的风范。

选择印度和印度是否是软柿子无关,而是和中国最具可比性:规模(人口和地域),起点都最接近,而且都长期采用计划经济,都属于转轨国家。比印度落后的非洲国家多的是,为什么没有人拿中国和非洲去比?

起点差不多的中印两国分别发展了六十多年,现在印度整体上远远落后于中国,难道不是制度造成的吗?经济总量只是中国的五分之一,人均GDP还不到中国的五分之一。全球三分之一的贫困人口在印度(世行报告),男性文盲率接近20%,妇女文盲率更高达三分之一(2010年4月,女童的教育权利才得到法律保障),全国近一半的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印裔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曾不客气地指出:印度穷人教育极端落后,读完小学四年级的小孩中 ,居然半数以上算不出20除以5的答案!没有接受基本教育的人口只能是负担而不会是红利。在今天的印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他们所获得的电力供应,还不足以点亮一个灯泡。印度人均电力消费属全球最低的国家之一,甚至低于朝鲜。张维为教授有一次和我谈起他在印度的经历:“我讲课的时候竟然停了两次电”。

据印度媒体分析,经济发展上,它比中国落后10年,社会发展上,则落后30年。印度今天的 GDP和贫困人口比例,相当于中国2002年的水平。城市人口水平,印度仅相当于中国1995年时的水平。在改善卫生条件上,中国领先印度17年。儿童死亡率,印度仅相当于中国1980年代以前的水平。

尽管印度拥有全球最多的耕地,但是世界上饥饿人数最多的国家。(据全球饥饿指数)2012 年1月,印度总理辛格将印度的营养不良问题称为国家的耻辱,因之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印度有42%的儿童体重过轻。

至于印度的司法,去过印度的自由派经济学家茅予轼先生有过这样的评论:“印度告一个状,要10年才知道结果,这样的司法也等于没有”。 据联合国数据显示,印度全国有大约2700万起官司待审(2006年)。许多一级谋杀案,证人都已死亡,依然处于等待之中。许多企业则在等待中破产。 一直以来,印度司法制度受到贪污、缺乏效率以及没有公信力的困扰。一名律师说:“这是一个完全崩溃的制度,这个国家只活在拥有司法制度的幻想中。”印度大法官揭露,新德里高等法院积压的案件堆积如山,要466年才能清完,其中,超过20年的旧案不下600宗

印度如此远远落后于中国,原因何在?张千帆教授的结论是:“种姓制度和宗教文化造就了印度的国民性,人民习惯于安贫乐道的生活,而这是民主改变不了的。”他还引用清华大学秦晖教授的观点为民主开脱:“印度经济的落后很大程度上源于其长期推行的‘社会主义’经济政策,而和民主没有关系”。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