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李艳艳:撒切尔夫人、里根的反共本质

2015-07-02 09:18:40 作者: 李艳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撒切尔夫人、里根“和平演变”苏联的举措深刻影响了其后任政府的外交政策。并且,动辄批评社会主义国家体育政治化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撒切尔夫人这种赤裸裸地将体育政治化的行为却视而不见,大部分西方媒体对此选择性回避,整个西方世界几乎很默契地对此沉默不语,几乎没有什么批评的声音。

3

撒切尔夫人2013年4月 8日因中风去世,顿时成为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在20世纪80年代,撒切尔夫人与里根长达9年的政治盟友关系曾对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国内不少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有的媒体还长篇累牍对其生平轶事进行了解读,不少网站甚至推出了纪念专题。但令人遗憾的是,不知道是对历史事实不了解还是故意选择性回避,不少媒体对撒切尔夫人与里根的报道中毫不吝啬溢美之词,把他们的关系美化为“最亲密朋友”、“巅峰友谊”、“政治上的灵魂伴侣”,大肆宣传报道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显赫地位,而很少客观描述这两个推行新自由主义、反对共产主义的冷战时期代表人物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刻骨仇恨,他们在推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关键作用。因此,本文尝试通过展现被媒体忽略的上述方面,真实还原撒切尔夫人、里根的政治面目,让大家对其有个真实、客观、全面的认识。

一、强力推行新自由主义走向反共、反社会主义

20世纪70年代,由于英美等西方国家已无法继续根据凯恩斯主义来应对“滞胀”局面,新自由主义作为现代资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思想得以兴起,并主张私有化、非调控化、全球自由化、福利个人化,坚决反对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国家干预。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哈耶克认为,私有制才是自由的最重要保障。他攻击社会主义意味着独裁和极权主义,和纳粹主义“走着同一条道路”,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对于自由主义的本质,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曾深刻揭露道,“自由主义的经济学竭力用瓦解各民族的办法使敌对情绪普遍化,使人类变成一群正因为每一个人具有与其他人相同的利益而互相吞噬的凶猛野兽”。[①]新自由主义继承了古典自由主义的最大程度追逐私利的思想内核,其奉行者必然以丛林法则的竞争思维来处理国际关系,必然对于妨碍资本利润实现的社会主义国家抱有仇视态度。

(一)尊崇和推行新自由主义,是撒切尔夫人、里根的共同执政理念。在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哈耶克等人的思想影响下,撒切尔夫人、里根奉请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为政府经济顾问,积极贯彻市场至上、高度私有化、福利个人化等思想,否定政府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成为了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高徒”和强力推行者。在1975年的一次保守党会议上,刚当选保守党主席不久的撒切尔夫人举起哈耶克的《自由宪章》,大力地将它拍在桌上并斩钉截铁地说:“这本书才是我们应该信仰的。”与之类似,1981年里根也曾在就职美国总统的典礼上发表了“政府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问题所在”的演说。由于同为新自由主义的关门弟子,同具相似的执政理念,撒切尔夫人和里根迅速达成了政治共识、结成了深厚政治情谊。他们二人成为推动新自由主义风靡资本主义世界的“两大鼓手”,形成了以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为特征的“撒切尔—里根主义”,联袂在西方世界掀起了一场主张国有企业私有化、实行富人减税政策、减少政府支出、限制福利开支的“放松管制”运动,合力改写了世界经济格局。

撒切尔夫人、里根奉行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主要采取了以下改革措施:私有化、控制货币供应量、削减社会福利开支、降低富人的个人所得税。具体地说包括,主张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大力倡导自由经营,实施增加利率、降低直接收入税、提高间接收入税、缩减公用事业开支、削弱工会权力等改革措施,极力要在英美社会形成一个高度私有化、市场化的自由主义经济体系。然而,自由作为一种价值理念,其产生不是抽象的人性使然,而是具体的社会历史的产物。自由在阶级社会中首先表现为阶级性,由于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②]所以,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自由的特定内涵是资本的自由,所谓的普遍自由只不过是伪善的、虚假的意识形态。

并且,撒切尔夫人、里根一起不遗余力地在全球推行新自由主义,鼓动其他国家进行市场化改革,在20世纪80年代掀起了一场全球规模的市场化浪潮。1989年,他们二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最终结出了“华盛顿共识”的果实,并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英美西方国家控制的国际组织和跨国公司向全球输出其经济思想,在俄罗斯与中东欧等前苏联社会主义国家造成了深重灾难。例如,俄罗斯在实行了新自由主义的“休克疗法”以后,价格自由化方案引发了超级通货膨胀、私有化,引发了国有资产流失和社会贫富分化,俄罗斯经济形势迅速下滑,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相互交织、日益加深。到2009年,俄罗斯的工业增加值仍只有1990年水平的72%,其中纺织业和皮革业还不到 1991年产出水平的30%。由此可见,在“自由”的幌子下,撒切尔夫人、里根大力推行的资本自由化改革措施,只不过是“资本压榨劳动者的自由”,[③] 这使得国际垄断资本家无偿占有他国人民劳动成果的行为更加自由。

不仅如此,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也没有对英美两国经济、尤其是人民生活水平作出太大的贡献。例如,在被认为是撒切尔夫人执政巅峰时期的20世纪80年代后期,英国的GDP年增长率也仅仅只有2%。尤其是当她被迫下台后不久,让索罗斯和他的 “量子”对冲基金一战成名的“英镑危机”就爆发了,英镑此后几乎一蹶不振。[④]另外,据1985年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0.5%的超级富户拥有的资产占总净资产的比例已由1963年的25.5%上升至1983年的28.4%,而90%的普通人家所拥有的资产占总净资产的比例则从 1963年的34.1%下降到31.2%。1989年,里根卸任总统时累积了16673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这是里根以前历任总统在204年中累计赤字总和的1.8倍。在向海外借债弥补赤字的过程中,美国从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家变成了最大的债务国。这成为后任的大小布什、克林顿政府的巨大负担,也为2008 年的金融危机埋下了巨大隐患。他们的经济思想影响到其后的多任英美政府首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新自由主义推行先锋。

(二)福利个人化是撒切尔夫人、里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鲜明特点。新自由主义福利个人化思想认为,“福利国家导致经济上的低效率,弱化了人们工作、储蓄和投资的动机”[⑤],从而主张保障的责任由国家转向个人。在此思想指导下,撒切尔夫人几乎毁掉了英国在全世界都曾经非常有名甚至引以为豪的福利制度。1970年她任内阁教育部大臣时,废除了工党政府的综合教育计划,取消了对小学生的免费牛奶供应。1979年当选首相以后,她进一步削减福利开支,降低社会保障项目的津贴标准、削减教育预算、减少政府公房供应、增加个人购买医疗服务的费用。与之类似,里根政府则大大削减了食物券、住房补助、教育津贴、医疗救济等一般社会福利的支出。

简而言之,撒切尔夫人、里根政府的福利个人化政策,就是要把政府拨付资金和提供服务的社会福利计划职能部分地或全部地转变成市场的职能,使某些社会福利所需的资金由国家负担转变为私人负担。这样一来,其直接后果是广大民众的利益受到极大损害,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正如《独立报》的撰稿人约翰·雷图所描述:“在那些年里,英国的贫富差距急剧加大。有些人生活的确得到很大改善,但英国社会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犯罪率上升,社区破裂和分化。”[⑥]

新自由主义造成的恶果是,英美社会的两极分化现象十分严重,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另一极是贫困的积累,这正如恩格斯所说,“生产的每一进步,同时也就是被压迫阶级即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一个退步。”[⑦]社会公平遭到严重破坏、失业率居高不下,并出现了犯罪率上升、社会秩序动荡等众多问题,美国著名左翼学者诺姆·乔姆斯基甚至以“新自由主义病”命名其造成的一大堆社会问题。难怪在撒切尔夫人去世当天,不少英国左翼人士和普通民众专门举行庆祝派对,甚至欢呼这是“伟大的一天”。

(三)撒切尔夫人、里根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了工人的强烈抗议。英国的工人运动历史悠久,早在1844年,恩格斯就根据自己的直接观察撰写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充分肯定了工会组织、工人运动的历史进步性。尽管撒切尔夫人趁全国性工人罢工之机登上了英国权力之巅,然而,作为新自由主义的忠实信徒,撒切尔夫人上台后坚决奉行新自由主义限制工会的思想,对工会活动、工人运动始终采取强硬政策。

一是大幅否定工人运动的合法性。在撒切尔夫人执政的1980年、1982年、 1988年、1990年通过的《就业法》和1984年的《工会法》中,工会罢工行动的合法性、范围、对象、声援行动,领导人产生,政治基金设立,排外性雇佣制企业问题等诸多工会权力受到了压缩和废止。而里根政府则以《美利坚合众宪法》第4条第4节和《美国法典》武装部队部分第1卷第15章第331条为法律依据,滥用政府对于反抗政府的造反行动的镇压权力,出兵镇压争取自身政党权益之工人运动。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乌有之乡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