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中俄联姻

2015-06-24 08:23:36 作者: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俄罗斯官方表示期望“EEU和丝绸之路经济带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形成一个“大欧亚”,为“俄罗斯和中国提供稳定发展的安全共同周边环境”。提振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深化政治和安全合作,将加强两国对外部干预的抵抗力,并释放世界实力新中心崛起的信号。

23316340

中国人是最有历史意识的民族。在其权力征程中,毛泽东采取了生活在公元前500年左右的孙子的兵法。而在差不多同时期出现的儒家思想,至今仍占据中国社会思想核心地位,尽管毛泽东对其大力镇压。

因此,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倡议“新丝绸之路”时,其历史参照不应让人感到意外。中国国家发改委解释说:“两千多年前,勤劳、勇敢的欧亚大陆人民探索和开发了多条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各大文明的贸易和文化交流通道,这些被后人统称为丝绸之路。”在中国,古老的历史常常成为新思维的基础。

今天的新思维是“多极”——世界由(也应该由)多个不同的引力极组成。与此相对的是“单极”(即由美国或西方主导的)世界。

多极是一个政治思想,但范畴不只限于实力关系。它否认存在一个所有国家都应该服从的单一理想文明。世界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历史,给它们的民族带来关于如何生活、治理自己和生存的不同想法。这些历史都值得尊重:“正确”的未来之路并不存在。

据说欧亚(Eurasia)思想的时代即将再次到来。最新的历史研究让人们回想起古老的丝绸之路。美国已故社会学家珍妮特·阿布-路高德(Janet Abu-Lughod)曾经指出,在西北欧和中国之间存在八条互相重叠,受“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保护,在13和14世纪很繁荣的“贸易线路”。

根据路高德的说法,西方帝国主义掌控了这些古老贸易线路,但却没有消除它们。伊斯兰教继续着它跨地理和跨政治的传播。中国和印度的移民也从未停止。

如今,一个独特经济和政治发展趋势的同时出现,给欧亚创造了从历史休眠中苏醒的机会。近年来,西方的自信因为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和中东政治灾难而大受打击。与此同时,欧亚两大潜在构建者——中国和俄罗斯的利益出现了趋同之势,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中国要恢复“蒙古和平”的动机显而易见。它主要建立在向发达国家出口廉价制造品的增长模式,如今已颓势尽显。经济长期停滞威胁着西方,而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也日趋高涨。尽管中国领导人知道必须实现经济再平衡,从投资和贸易转向消费,但这样做却有可能给掌权的中共带来严重的国内政治问题。将投资和出口方向转向欧亚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

中俄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高,生产从沿海地区转向西部省份。这一生产格局的天然出口便是新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的开发(实际上是数条“带”,包括一条南方海路)需要巨大的交通和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如同19世纪,交通成本的降低将打开新的贸易市场。

俄罗斯也有开发欧亚的经济动机。它没能实现经济现代化和多样化。结果,还是一个石油产品出口国和制造品进口国。中国为俄罗斯的能源出口提供了一个稳定且不断扩大的市场。实现欧亚经济潜力所需要的巨大交通和建设投资,也有助俄罗斯复苏因共产主义崩溃而失去的工业和工程实力。

今年,俄罗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共同成立了欧亚经济联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EEU是一个关税联盟,也带有防卫性质。在支持者眼中,EEU仿效欧盟,是以自愿的经济和政治联盟为形式,来重建昔日苏联边界的一步——目的是削弱西方在冷战中的“胜利”。

俄罗斯官方表示期望“EEU和丝绸之路经济带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形成一个“大欧亚”,为“俄罗斯和中国提供稳定发展的安全共同周边环境”。5月8日,普京和习近平在莫斯科签署了旨在成立协调政治机构、投资基金、开发银行、货币机制和金融体系的协议——以便为连接中国、欧洲、中东和非洲的广袤自由贸易区提供服务。

这个梦想实际吗?俄罗斯和中国都感到被美国及其盟友“包围”。中国以不容易理解的方式,声称其反霸权目标是为了确保“各文明间的相互容忍”,和尊重“个别国家所选择的发展模式”。

与此同时,自乌克兰危机以来,普京的反美言辞更为直接。他认为危机是西方干预俄罗斯内政的最好例子。提振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深化政治和安全合作,将加强两国对外部干预的抵抗力,并释放世界实力新中心崛起的信号。

西方造成中俄这两个在中亚的老对手联合起来,并试图不让西方参与中亚的未来发展事务,可以说是咎由自取,特别是美国。它拒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改革(改革将加强中国对IMF决策的影响力),也不让俄罗斯加入北约,错失了将中俄两国纳入单一世界体系的机会。因此,它们现在联手寻找另一种未来。

中俄基于利害关系的联姻是否能产生一个持久的联盟——或者如索罗斯(George Soros)预言的那样,形成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仍有待观察。中俄在哈萨克斯坦明显有相互竞争影响力的问题,中国也在双边协议中竭尽所能从俄罗斯那里得到最大的利益。但是,从目前看,在新丝绸之路上的争吵给中俄造成的痛苦,似乎不如西方没完没了的训斥。

作者Robert Skidelsky是英国上议院议员,华威大学政治经济学荣誉教授。

英文原题:The Sino-Russian Marriage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相关推荐: 多极丝绸之路中俄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