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卢麒元:“中等收入陷阱”是伪命题!

2015-05-09 23:02:31 作者: 卢麒元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为什么西方经济学无法解释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的现象?因为有些答案,只能悄悄地做,却不能大声地说。

“中等收入陷阱”是经典的伪命题,这个伪命题的答案才是陷阱。因为,这个臭名昭著的答案,藏着一个祸害了诸多发展中国家的秘密。我们必须指出:中等收入不是陷阱,陷阱在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里,制度成本和资本利得才是真正的陷阱。

那么,为什么拉美等诸多国家,在进入工业化后会经济减速呢?或者,为什么成功完成工业化的国家逃过了经济失速呢?其实,答案是简单而明确的,前者在工业化升级阶段,工业资本快速地流失了。为什么会流失?因为,他们都遭遇了一个无耻的机会主义政府!是的,他们的政府,在经济增长的关键时期(所谓转型时期),开始实施鼓励投机的经济政策!当一个政府,漠视资产价格疯狂上涨,甚至鼓励楼市和股市暴利,工业资本能不退出工业领域吗?当所有资本疯狂涌入投机领域,制造业的滑坡甚至崩溃就不可避免,经济陷入衰退难道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吗?什么中等收入陷阱?让工人做代罪羔羊吗?还经济学家,太扯了吧!

经济学应该是一门严肃的科学。科学不仅仅要提出问题,更重要的是给出答案。设若,南美国家工人不涨工资,永远处于低收入状态,他们就能维持经济高增长吗?再看事实,日本以及亚洲四小龙是依靠低收入维持经济增长的吗?顺便问一句,南美的工人享受过中等收入吗?经济学要解释的是边际,也就是与工业化升级匹配的合理收入水平,而不是试图强制一种僵化的、绝对的、所谓的低水平。如此蛮憨地为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辩护,本身表达的恰恰是经济学的无知。当然,如果是利益集团,那就不仅仅是无知了,那是一种肆无忌惮的无耻了。一个国家的财政政策鼓励食利,一个国家的金融政策鼓励投机,还有比这种情况更令人痛心的吗?制度堕落、政策下流,是问题的关键!收入根本就不是问题!劳动创造价值永远都不是问题!

那么,为什么西方经济学无法解释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的现象?因为有些答案,只能悄悄地做,却不能大声地说。比如,你能说,西方国家,包括四小龙,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因为他们接受了社会市场经济吗?在西方世界,特别是二战之后,社会主义思潮深入民心,他们在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方面,广泛地吸取了社会主义先进理念,西方国家的财政制度是严厉打击食利阶级的(西方国家都有高额的遗产税等资产类税赋),西方国家的金融制度是严厉扼制投机暴利的(西方国家都有严密而规范的投资管理制度)。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种有趣的现象,西方国家始终都在有效管理非生产暴利。他们非常理智,立法机构和政府都不接受非生产暴利冲击生产部门。当然,西方国家将这种行为解释为增加就业。恰恰相反,南美国家在古典资本主义的道路上狂奔,既得利益集团一旦控制了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他们就义无反顾地抽干产业资本以套现投机暴利。西方经济学,不愿意承认社会主义对西方经济增长的贡献。很遗憾,僵化而愚蠢的东方社会主义者们,也无视西方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的社会主义改造。并不有趣,西方经济学在解释“中等收入陷阱”方面,构造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意识形态陷阱!

我的研究,近年来颇为吃力。立场不同,方法不同,结论不同,一向反对者众。一句话,被贴上意识形态标签了。有朋友问我,你为什么反复说“鱼鳞册”?你为什么到处去讲“超级地租”?你为什么一遍遍地要求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课税?为什么?就是为了增加就业!就是为了完成工业化!就是为了维持经济的高速增长!如果你非要说,这就是左翼言论,这就是社会主义,那么,我必须说,我就是左翼,而且是认真的社会主义者。其实,我本人从不刻意分别什么主义。事实上,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并无主义之分,先进的资本主义一样在汲取社会主义养分。当然,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也在接纳资本主义成果。同样的事实是,落后的资本主义不懂与时俱进,他们没有汲取社会主义的原则,他们终于走向了历史的反面。当然,同样的事实一样触目惊心,落后的社会主义不懂与时俱进,他们没有接纳资本主义的成果,他们也终于走向了历史的反面。佛说社会主义,既非社会主义,是名社会主义。顺便说一句,“鱼鳞册”古已有之,算不上什么主义,这其实是优秀政治家的良知!丧尽天良,还说什么经济增长,更遑论什么主义了!劳动者永远低收入,我们为什么要追求经济增长!如此荒谬的理论,怎么可以在21世纪的中国登堂入室?

中等收入不是陷阱,恰恰相反,那是我国工业化升级的契机。我们需要降低的不是工人的工资,而是高昂的制度成本和疯狂的资本利得。如果中国还有经济学家的话,他们应该告诉我们工人工资的最佳增速是多少,我国劳动者劳动收入的最合理边际在哪里。或者,我国已经没有经济学家了,那么,政府官员是否有责任说明,我国的制度成本的合理边际在哪里,我国将如何有效扼制疯狂的资本利得?我以为,一定要说陷阱的话,陷阱就是制度成本和资本利得。吃掉未来的是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怎么可能是辛勤劳动的工人!

原本,清华大学是做学问的地方。可惜,中国的真学问早已不在清华了。水木清华,离开了广袤的大地,也就没有什么清华了,一束权贵和土豪手中的塑胶花罢了。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草根智库
相关推荐: 命题陷阱收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