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马钟成:稀土失利,中国签订最大不平等条约

2015-05-08 08:33:03 作者: 马钟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如果没有计划经济时代所积累的经济技术遗产,如果没有社会主义者对新自由主义的坚决反抗,加入WTO十年后的今日中国经济恐怕已经崩溃。日韩跨过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而中国却沦为WTO“贱民”。

4

一、新自由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恶果:美日欧常年掠夺中国稀土资源

2015年4月23日,中国财政部宣布,今年5月1日开始将取消稀土及其他金属的出口关税。2015年5月5日参考消息网报道:美国贸易代表佛罗曼5月4日就中国取消稀土出口关税和配额发表声明说, 这表明奥巴马政府致力于保护美国工人的利益和美国的权利,并再次表明采取有力贸易执法能够并且已经产生实在的成效。据商务部网站2014年12月31日信息显示,自2015年1月1日开始,中国稀土出口配额被取消。

稀土问题是中国社会的一根敏感神经。通过廉价出口,美日欧发达国家长期大肆掠夺中国稀土资源。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光宪曾表示,1995年到2005年10年间,因为低价出口稀土,造成中国外汇损失高达数百亿美元。

中国的稀土资源之所以会廉价出口,其原因跟中国钢铁行业高价进口铁矿石一样:中国的稀土行业和钢铁行业都是一盘散沙式的、分散的、相互间恶性竞争的自由市场模式,而国外稀土的购买方和铁矿石的供给方,则是高度垄断的计划型大企业模式。中国的稀土行业和钢铁行业沦为这种状态,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误导和干扰中国经济改革导致的恶果。

计划,本来是现代化工业生产的内在要求。列宁指出,“大机器工业和以前各个阶段不同,它坚决要求有计划地调整生产和对生产实行社会监督。”[1]恩格斯认为,“大工业造成一种绝对必需的局面,那就是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组织,在这个新的社会组织里,工业生产将不是由相互竞争的厂主来领导,而是由整个社会按照确定的计划和社会全体成员的需要来领导。”[2]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类似,在垄断资本主义社会里,大工业的生产也是按照“确定的计划”来进行的。只不过它是由垄断资本家及其管理团队(而不是整个社会和人民)所主导的,其本质也是维护垄断资本家(而非社会全体成员)的利益而已。

从历史上看,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来并非要否定和排斥“计划”。1994年12月9日至14日江泽民同志在天津考察工作时指出:“我们搞的市场经济,是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如果离开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就会走向资本主义。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这几个字是不能没有的,这并非多余,并非画蛇添足,而恰恰相反,这是画龙点睛。所谓‘点睛’,就是点明我们的市场经济的性质。”江泽民同志在十四大前解释选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提法而省去“有计划”三个字时也曾指出:“社会主义经济从一开始就是有计划的,这在人们的脑子里和认识上一直是清楚的,不会因为提法中不出现‘有计划’三个字就发生了是不是取消计划性的问题。”[3]

然而,中国的实际经济改革权力,却相当程度上被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势力所控制。一大批留学英美及由美国福特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等等基金会(背后是美国中情局)培育和资助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及官员掌握了中国经济改革的话语权和实际权力。从石油到电力,从航天到电信,从钢铁到铁路,中国各大产业都曾遭受极端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模式的破坏性、去工业化、去高新技术的改革,原有的高效的现代化的计划性的超规模大企业或者大企业联盟体,被生硬的拆分以促成相互间的恶性市场竞争,然后则是逐步的私有化及外资入股控制,中国的整个产业布局在西方私人垄断资本寡头面前变成了一盘散沙。

即便是央企之间,在面临外国资本时,也依然相互间恶性竞争,使外资渔翁得利。例如,依靠计划经济时代的遗产,中国铁路技术装备总公司(1982年10月改称中国铁路机车车辆工业总公司)至90年代已经初步积累了能够与西方资本较量的技术和能力。2000年原铁道部将“中车”拆分为“南车”和“北车”。后来南车和北车在海外投标时,屡次发生“窝里斗”,为了拿到项目“不择手段”,竞相大幅压低投标价格,每次都使中国损失以亿计。2011年1月土耳其机车项目招标,南车报价200多万美元,北车报价120万美元,后来南车又继续把价格压到更不可思议的位置,但订单最后给了一家韩国公司。2012年南车复仇,杀入原属北车的阿根廷市场,在2012年阿根廷电动车招标过程中,中国南车、北车两家公司相互压价,最后南车竟然以低于国际正常单价近一半的价格中标,被业内称之为“两败俱伤”。[4]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例如,国内钢铁行业相互竞价高价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高价收购澳大利亚矿山,给中国造成的损失高达上万亿。

上述这种类型的市场模式,在之前的英美日德等所谓市场经济国家企业进行跨国贸易和投资过程中都不曾出现过。中国当前这种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发展模式,和当年清末国内一盘散沙、各省独立互保以应对八国联军的入侵并没有本质区别。考虑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同时期进行的教育、医疗、住房等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可以说中国当前经济领域的无计划、无政府式的自由市场竞争状态,已经打破了世界记录。中国可以说是全世界最迷信市场经济,是受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毒害最深的国家,其程度不仅远超德日,也超过英美。2015年的中国,终于推进了南车和北车的合并,尽管国家和人民早已付出了惨痛教训,但是央企合并进程仍然遭受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势力的干扰和抵制。

具体到稀土行业而言,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只有少数几家稀土矿和稀土冶炼分离企业,市场集中度很高,稀土冶炼技术已经初步具备国际竞争能力。然而,9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干扰中国经济改革,政府和执政党代表人民和国家利益对经济进行计划、管理、干预和指导的权力被变态化地剥夺,稀土探矿权和采矿权被无原则下放,进行稀土开发的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大量涌现,资源被大规模浪费、环境被严重污染,稀土企业的数量高速上涨,稀土探矿权和采矿权一度超过400个,稀土企业则扩展到200多家。中国的外贸部门为鼓励稀土廉价出口,还进行稀土出口退税。中国的完全市场化的一盘散沙的稀土企业们,相互之间恶性竞争,向国外垄断资本寡头出口稀土,出口价格只能日益下降:在美元日益贬值的背景下,中国稀土产品出口吨均出口额1987年~1990年为1.21万美元,1991年~2000年下降为0.98万美元,2001年~2005年进一步下降为0.77万美元,稀土几乎卖成了白菜价,美日欧国际垄断资本寡头对中国宝贵的稀土资源进行史无前例的经济大掠夺。从廉价出口稀土高价尽快铁矿石,从廉价出口裤子和玩具到高价进口大飞机和芯片,从贱卖国有工业企业和银行股份给外资到用宝贵的外汇购买美国两房垃圾债,中国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美日欧新殖民主义模式下的经济殖民地。

面对中国稀土企业的廉价出口,美国等国家则开始封存自己的稀土矿山,大规模进口中国的稀土进行囤积,等待中国稀土开发贱卖完后再高价卖给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芒登帕斯稀土矿每年可产2万吨稀土,几乎相当于当时世界年总产量的1/3,美国是当时全球最大的稀土供应国,90年代后,由于中国大量出口廉价的稀土资源,美国逐渐封存矿山资源,开始进口并囤积中国廉价稀土,美国90%以上稀土从中国进口。日本也采用了同样的囤积政策,目前储存的稀土甚至已够用四五十年。

面对中国稀土被欧美日廉价掠夺的局面,中国基本上只能有两种办法:第一,根本的治本办法,是利用政府和执政党的权力,代表人民利益,推进稀土企业间的合并,禁止私企和外资染指稀土行业,将中国稀土企业整合成一家或者几家相互配合的航空母舰,杜绝恶性竞争,直接提高出口价格。第二,暂时的治标手段,是对稀土出口进行配额管理,以及对稀土出口征收出口关税,借以变相提高中国稀土出口价格。

由于中国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干扰和破坏,中央计划权力早已被阉割,稀土行业的整合必然迟迟无法根本性推进。2005年以来推行的出口管制政策,如压缩出口配额名单、取消出口退税、征收出口关税等国,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国内一盘散沙的稀土行业仍然无法掌控国际稀土市场的定价权。为掠夺中国稀土资源,美欧日垄断资本走了三步棋,第一是通过WTO体系对中国出口管制施压的同时,第二是利用中国对市场经济的迷信,纷纷将稀土永磁材料、荧光粉等生产线不断向中国转移,建立外资控制的稀土产业。另一方面则通过贸易市场继续压低稀土价格,通过资本市场打击中国稀土企业,压低稀土企业股价后再进行股份收购,对一盘散沙的中国稀土企业进行压力渗透,妄图彻底控制中国稀土行业。至2010年,在包头稀土高新区内运营的稀土相关的外资企业已有约50家。至2012年,已经有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国家已在中国投资稀土产业,独资、合资企业达到38家。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北斗深度智库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