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王湘穗:在“军机处”谈全球大势与大国战略(2)

2015-05-08 08:21:32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为什么我愿意讲一下关于伊斯兰的问题呢?因为现在已经有点把伊斯兰那16亿人视为一种异类。

至于中国的未来选择,“一带一路”成了绕不过的话题。与关注一条铁路、一座工厂的人不同,王湘穗教授对“一带一路”的看法更具雄心:“建设一带一路是天大的好事,也是天大的难事,要把握一些基本原则。至少有几条,合作共赢是必须的,一定要循序渐进分步走,不可能一下做出来。不要当十年任期的任务。我们可以用50年、100年能把这个做好,保证七八百年的地区的稳定。”

困难他也看在眼里,“一带一路是非常复杂的社会工程,社会风险比较大,比解决中国自身问题要复杂得多,比解决欧共体的问题也复杂多。”正因如此,“中国做一带一路,首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13亿人的国家,这是我们最宝贵的一笔财富,也是我们最重大的安全目标。”

“中美两国是弈手,是全球这盘棋上的弈手,大家都在下棋。在这个棋盘上,你吃我的子,我吃你的子,互相在吃,斗得很厉害,但是大家要注意,下棋的前提是双方都保持棋盘不要被踢翻,不要把桌子掀了,是共生关系。在共同生活的情况下不断博弈,光看一头不行。”在演讲的最后,王湘穗教授如此总结中国的战略选择应该遵循的原则。至于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王湘穗教授的答案简单明了:

“我们当好棋手就行了。”

以下是演讲全文:

今天能到这里来做演讲,我自己觉得挺荣幸的。朗润园当过12年军机处,在这个地方讨论世界大势和中国战略可能挺合适,大家都是军机行走,我们今天谈一谈关于战略的问题。声明一点,今天所讲的都不是最终结论,都是自己思考的一些新的东西,希望跟大家一起分享

想从两个方面来说一下:第一,对现在世界大势的研判是什么样?第二,对于中国战略选择的看法。

认识世界大势非常重要,习主席去年12月在中央政治局的学习会上就世界大势的问题讲了两句话。“如果我们对于世界大势认识不清,甚至茫然无知就难以把握时代的脉搏,我们的事业就难以有新的开拓。”这是从全球的角度来讲。

从中国国家的角度讲,就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必须走自己的路,必须顺应世界大势”。这和我们中信改革基金会的宗旨——“践行中国道路”是联系在一块儿的。

观世界大势以研判现实

什么是世界大势,怎么把握?中国人总体上来讲是比较容易把握的,外国人不太明白势。如果在座的人喜欢下棋,也能够明白,一般的更多喜欢讲利的问题,不太讲势的问题。前不久基辛格来的时候专门请教,说中国围棋是怎么下的,因为他看世界秩序的时候专门讲到中国的思维不同,其中讲到他们更多的是像象棋式的、力战的,中国是顾势的,做围棋的。

关于世界大势是什么,简单一句话概括,就是世界的基本情况和发展趋势。观大势很必要,但是也非常困难,我们今天讲世界大势的时候需要借助一些方法,这个方法就是理论的框架、历史经验加上一些现实的研判。理论框架我想借助一下世界体系的理论,以100年周期为尺度来看历史。这一点对于中国人来讲比较好理解,因为中国历史比较长,而且从《资治通鉴》或者以前的断代史,包括像《食货志》都有很多长时间的分析,但是在欧洲的这些地方,长期史不太容易。这套理论我觉得对于解释当前的一些情况是很有好处的。

它的核心就是说整个人类是鼓励发展的,是互相联系的,它是一个世界性的体系。对于中国来讲,就是一个天下观的问题。中国实际上是有区分的。比如顾炎武说,亡国不是最大的痛,最大的痛是亡天下,实际上是跟国家做了区分。

现代资本主义体系就是他们所说的,从十六世纪开始,逐渐覆盖到全世界,是人类全球化的一个阶段。资本主义体系按照沃勒斯坦的定义就是经济结构上是有限考虑资本积累的一种世界秩序。

全球化也是这样,分布各个地方的人类,通过长期的交易、交往、交流活动,逐步地交融,走向全球人类社会。这是一个长期趋势,是一直在延续的,一万年前,几万年前就开始这个过程,我们一般把全球化定义为好像短期的一个现象,实际上人类全球化历史很长。

在1500年之前的世界体系,总体上一个是空间相对分离,所以发展出一种不同的国家形态。第二就是他们有相对比较完整又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第三,他们有不同的生活、生产方式,也有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世界体系我们一般从这三个角度分析。这些互相隔离的文明之间是有交往的,有商贸。比如丝绸之路。但是没有共识系统,从古罗马,比如说汉武帝在打匈奴之后,匈奴人就开始向欧洲这边慢慢的西去,实际上导致古罗马帝国的灭亡,是有联系的。但是这个联系的过程会有200多年的时间,这是一个渐进式的,不是共识性的,这是早期的全球化体系和现在的不同。

从1500年到现在,大概资本主义500年的历史可以划分为不同的阶段,有的叫商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分得最好的,适合中国的理解的,是阿瑞吉写的《漫长的二十一世纪》,在这本书中间把500年分为四个阶段,就是西班牙周期,还有叫伊比利亚半岛周期,伊比利亚的半岛和西班牙、葡萄牙王国和意大利城邦的钱进行了这么一次扩张,就是漫长的十六世纪。荷兰世纪,英国世纪,美国世纪。在每个周期大概都是100的历史。

每个周期都是有交接的,不是在每个始点上,说前面一个老霸主完了后面接班了,像任期制一样,不是,这个是有一个重叠,这个往往有几十年的时间,每一个周期都是这种情况。

世界历史的四个周期

第一个周期,就是伊比利亚半岛上葡萄牙和西班牙。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开启了资本主义这种生产方式。最重要的就是把美洲的白银、黄金给运到欧洲,运到了亚洲。现在计算有10万吨,在此之前,欧洲所有的社会财富用货币化计算是两万吨。一下运来十万吨,就意味这五倍于原来积累的财富一下来了,马上开始通货膨胀,就开始有了资本了。

这个历史的意义在于确立了第一个资本主义的方法,以前没有用纯粹资本投资的方式能够把整个经济体系带起来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就是在欧洲形成了以地中海为中心的力量极。

第三,欧洲的基督教世界相对于伊斯兰世界和中国、印度代表的亚洲来讲开始获得了可以平起平坐的地位,逐渐使欧洲从世界边缘地带变成了世界的中心。

所以,欧洲的地位是逐步起来的。这个阶段大致就是从1500年到1648年。为什么是1648年呢?那一年签订了《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荷兰从原来英格兰的一个封地,开始闹独立,打了80年的独立战争。

荷兰体系在世界上的意义就是它创立了商业体系,因为它临海,同时在中北欧的三个河道上,把波罗的海沿岸的欧洲地方占起来了。以前欧洲几千年都是在地中海沿岸发展的,荷兰人把波罗的海粮食运到了地中海这边,由此开辟了大宗商品运输。他们创立了银行、公司制度、股份制、证券交易所,不仅如此,公民权力、宗教自由、力量均势都是荷兰人发明的。基础设施荷兰人也做得非常好,因为它整个的陆地大概是海平面高过一米,大部分还低于海平面,它建立了运河体系,建立了水坝体系,把整个荷兰地区的基础建设建立起来,包括风车,保持比较强的经济竞争力。它创造了商业资本主义,不是在以前像西班牙人主要靠暴力式、掠夺式,它是商业的方式。在政治体制上它建立了共和国,也建立了主权民主国家体系,80年的战争之后,从以前的王国、城邦制到民主国家制,把欧洲的重心从地中海拉向了波罗的海、北海,包括大西洋沿岸,建立了宗教制度,新教成为世界政治的一种政治力量,后面的英国、美国都是新教的国家。就世界体系而言,有些人像弗兰克,认为荷兰代表了一个时期,这是荷兰时期的全球贸易的网络。

第三个周期是英国周期,是从1763年巴黎和约开始的。这不是一个定论,好多书不是这样认为的,我比较赞同这一点是这样的。因为在此之前,英法打了七年的战争,这七年战争主要是争夺殖民地。法国人输了,导致法国变成欧洲的法国,而英国获得了法国这些殖民地,它变成了一个世界的英国。这奠定了英国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的基础。

蒸汽机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英国从殖民地获得的大量财富。比较重要的就是是印度普拉西战役。从普拉西战役获得的钱大概超过英国一年左右的国家预算。英国那时候是几百万人口,印度那个时候是一亿人口的国家,积累数千年的财富慢慢被它洗劫过来了,所以他们称印度为帝国会下金蛋的鹅。

英国体系被称为漫长的十九世纪,他的体系首先跟地理因素有关系。英国在北海,就是在欧洲在大西洋航线之间,英国出海盗,而且有女王的资助,成立海盗公司,女王有股份。英国的皇家海军就是从海盗出身的,他们就是从打劫西班牙、葡萄牙,包括打劫荷兰人发展起来的。还有把军事、行业结合在一块儿做,就是商船跟着军舰走。再一个是有庞大的殖民体系,以相对自治的方式管理,还建立面对实业的新型大学教育体系。法国的大学教育都是为君主服务的,英国的大学教育是比较为实际服务。同时,科学和宗教有所分离,培养人文精神。这就是以英国为中心的世界贸易体系。

英国从1870年开始衰落,进入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跟不上。跟不上的原因就是本土核心市场太小,而且由于他的工业长起来的时候,是一家一户搞起来的小工业,标准非常不统一。比如铁路,有200多种车厢,50多种供电系统。如果欧洲大陆统一,英国人就会被边缘化,它的国策就是一定不能让欧洲大陆被一个国家统一起来,如果法国人强了就帮普鲁士、西班牙等等,等到德国强了就帮法国,永远用军事平衡欧洲政治。但是到1870年以后控制不住了,德国太厉害了。再加上美国人也起来了,英国自己的势力开始下降了。还有一次就是在南非的战争,他们那时候已经很吃力了。

第四个周期就是美国周期,1914年开始,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欧洲是世界的中心,从世界大战之后,欧洲自己处理问题不行了,必须要引入域外的力量,就是美国的力量,美国那时候没有做好准备,但是力量已经是很强了。在世界大战的时候,他在政治上也开始成熟,威尔逊提出一战结束的方案时,还是说英法体制,认为美国不够格,不能够完全主导欧洲的国家。但是开始形成了以美欧共同主导的大西洋体系,以前是欧洲的,现在是跨大西洋的了。

这就是美国角度的世界,就是他在中间,一边是大西洋,一边是太平洋,他是跨大西洋的核心,他承接了欧洲的财富和技术,太平洋这边拓展又拓展了他的空间,美国的两洋之利就是指这个。其他国家打他非常不容易,他可以去越洋干预别人,这个是他的地位。作为美国的特点,就是他控制世界能源基地,海陆、货币体系、全球话语体系,包括现在联合国,它是一个金融化的资本主义体系。

我们刚才很快讲了四个体系,实际上每个体系中间按照他们的分析,都会有不同的周期,里面都会有不同的阶段,就像春夏秋冬一样,世界体系理论光是讲盛夏和秋天,不讲春和冬的,我们作为中国人喜欢把它完整起来,我喜欢说春夏秋冬,都补上。

比如美国从1870年开始,进入第二次工业革命,到1890年已经是第一大世界工业国家了,剩下就是整合各种产业的时候,到1945年,大概占到世界25%以上产业,工业产值差不多占了40%,军事力量最强。1945年基本上是除了苏联好像还能够在欧洲对他有所牵制以外,其他方面就是世界最强的了。金融秋天就是1971年的时候,在越战的后期,美国出了很多经济上的问题,而且就在那一年,1971年的12月,美国出现了第一个金融衍生品,就是芝加哥交易所,后来开始卖外汇的期货。1971年的时候,美国金融的结构是这样,80%的金融跟实业有关系,20%是完全在金融领域自转的。到1976年的时候转回来了,变成80%和实体经济没关系,20%变成和实体经济有关系。到2008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也进入到冬天,现在没有了,必须要往下走,沃勒斯坦也认为是这样,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周期。

美国大势已衰,但未着陆

美国经济进入一个退行期,主要的一些因素都在变化,比如劳动参与率下滑,是长周期的,劳动力素质提升的停滞,资本积累率几十年一直在降低,反正就是这些要素加上整体的体系,进入了一个衰退期。退行期是生理学的,简单的话就是老了,整个经济体进入老年期了。

最近我看到美国一个华盛顿科技公司的报告,就是讲美国制造业的神话,讲了六条美国制造业如何复兴的,就是基本以现在的情况,跟2007年比大概没有达到那个时候制造业的水平。对互联网、页岩气都有自己的分析,总体上他提出了质疑,不太可能形成工业化。而美国金融创新仍然在做,现在不断创新高,而且现在是比较集中地做碳排放金融。

关于美国衰退的问题,在历史上有过五六次,也有过大的思潮,但是这一次,我注意到变化,美国的政府机构和半政府机构,或者一些大家也开始认为美国这次好像真的要衰落了。比如美国情报委员会2025报告、2030报告,都认为好像美国现在是形势不太好,而且开出了一些处方,比如2030报告认为未来三年四大趋势:第一个是大动荡,第二是大分化,第三是大合作,第四是非政府组织把国家整个政府型的国际体系彻底掀翻。三个都很负面,唯一一个正面的就是大合作,就是中美合作。但是前提也是说,光靠我们美国人自己不行。布热津斯基也多次讲过,我记得2013年的时候在北京开会,他就讲过,美国主导世界,需要与非盟国大国一块儿合作,共同治理世界。去年12月我去美国的时候,跟他们进行交流,他再说了一次,现在是中国和美国签订太平洋宣言的时候,必须把我们的权利义务表达清楚,就像1941年英美两国发表大西洋宣言,我们把这些东西要定下来,否则以后闹矛盾,机会就错过了,这是他的一些看法。

我想说一下美国的衰落,它是一个特例。为什么讲那几个周期?每个都是这样过来的,100多年进入到这个时期。美国的盖洛普的调查也是这样,71%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已经走上邪路,60%认为已经衰落。基辛格认为美国领导权要瓦解。福山写过历史终结论,现在他在斯坦福中心,说美国政治体系出现了危机,由于这种危机会导致美国整体能力的下降。约瑟夫·奈说美国没衰落,仔细看了一下,说“美国没衰落”是指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完全替代美国,美国至少是一个世界最主要的一个力量。关于这一点其实没有异议,但是和以前比,它确实在衰落。

除了周期、体系之外还有格局的问题。整个的资本主义体系是500年,周期是百年的,格局大概是几十年。比如雅尔塔几十年,冷战几十年,一超多强的格局又是几十年,就是这么一段时间,这个也在发生变化。

具体来讲,去年我写了一个文章,说了一下美国的形和势。它作为一个周期主导的国家代表着一种经济模式,一套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一套全球化的秩序,拥有最大的经济规模,最强的军事力量,最多的盟友,强大的美元体系,科技创新能力,世界治理能力和经验,没问题,都有。但是它已经过了最强盛的阶段,不是二战之后那种雄关天下的,也不是苏联解体之后一超独强的美国,它的竞争力在下降,它的事业能力在下降。美国的形还在,势已衰,但是尚未着陆。

综合的研判,从理论、历史、现实情况来看,要保障资本持续积累的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难再适应自然环境和人类社会了。资本主义体系整体危机确实出现了。第二个,作为资本主义体系的一个周期,也进入了危机阶段。世界力量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我们在面临着几十年、100多年的周期,500年的体系的多重变化。会怎么变呢?

我判断要天下三分。美国之后无霸主,因为美国作为一个大国,作为一个单体的国家,从国土、人口都是非常大的国家,以前的这些转移都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规律,比如城邦制的和伊比利亚半岛的这些小国,像荷兰这样的国家,荷兰再像英国这样民族国家,像美国这样洲际国家就这么一个趋势。作为美国来讲,什么人超它都很难。而且单一国家主导的这种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已经过时了,这可能是一个国家体系的过时。所以我们就觉得断了我们中国人想去当美国式霸主的念头。未来的世界是多极化、多元文明的世界,基本趋势就是天下三分,形成北美、欧洲和东亚三个大的经济圈,这个三分既是空间概念,但又不是。这个三主要不是魏蜀吴如何分,而是中国人讲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这个三,是一个多样性的三,是多种模式的三,从此以后天下三分,就是说世界上不是单一的资本主义体系的世界,也不是美国主导的世界,是一个多样化的像包括社会主义等等各种各样主义的世界。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