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胡鞍钢:中国经济不会崩溃,将承担全球责任

2015-05-02 16:06:07 作者: 胡鞍钢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在国际顶尖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发表文章《迎接中国新常态——为什么说中国经济仍旧平稳运行》。文章称,中国并未接近崩溃的边缘,中国已经开始转向新常态,随着中国经济领导力日益增强,中国必将承担更大的全球责任。本文原文发表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2015年第3期。

十分清楚的是,未来时期中国经济增长必将放慢,对于放慢的程度和持续时间,经济学家们各执一词。2014年,中国GDP增长率下降至7.4%,是过去25年来的最低点,许多人预计2015年GDP增长将继续下降。这个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让许多其他国家望尘莫及,但是他们不像中国需要在未来十年里创造数以千万计的就业岗位。无怪乎一些经济专家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感到忧心忡忡,他们警告说由生产推动的中国式增长已经难以为继,保罗•克鲁格曼2013年就曾说中国“将要撞上自己的长城”。据此观点,中国经济的问题不在于是否会崩溃,而是何时崩溃。

这种看法是误导性的。中国并未接近崩溃的边缘,而是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此阶段的发展为“新常态”,这一说法原本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前CEO穆罕穆德•埃尔-埃里安(Mohamed El-Erian)用以形容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经济的艰难复苏。习近平定义的“新常态”有所不同,指的是中国重新平衡经济的关键过程,包括丰富经济增长动力,欢迎更可持续的增长速度,并更公平地分配利益。中国尚处于“新常态”初期,如果中国政府能够维持这种状态,中国人民就有望看到生活质量的持续提高和重大改善。与此同时,世界也有望看到中国进一步融入国际经济体系。中国的世纪并非已进入终章,而是刚结束开篇。

从追赶者到领先者

要理解中国的新常态,必须先回顾中国历史。中国经济现代化起步晚,采取的是所谓“追赶型”增长模式,即在长时间落后之后经历迅猛的经济增长。例如,1870年到1913年间的美国遵循的正是这种发展模式,经济年平均增长4%;俄罗斯从1928年至1939年年均增长4.6%;日本从1950年至1973年年均增长9.3%。而中国在1978年至2011年这33年间,GDP年均增长了近10%,让这些国家难以望其项背。

这段时间的增长让中国经济能够追上甚至赶超美国经济。按购买力平价计算,麦迪逊数据库的历史数据表明中国GDP在2010年超过美国,世界银行全球性国际比较项目的数据则表明中国GDP在2014年超过美国。但如果采用世界银行Atlas法计算,中国经济要到2019年才可能超过美国,也就是说如果按现值美元计算,中国GDP仍落后于美国。但是,比较两国经济最客观的方法是衡量发电量,因为这一标准有形而且可以量化,与现代化密切相关:只有大量电力才能支撑工厂运转和大楼建设,这正是中国正在做的事。1900年,中国发电量仅为美国的0.01%,1950年上升到1.2%,2000年为34%,2011年中国发电量超过美国。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已经完成了总量赶超。

尽管还存在许多亟待改善之处,但中国崛起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利益。中国人口总量相当于美国的四倍多,中国人均GDP直到2030年左右才能接近美国人均GDP的一半。但是中国在其他方面确实取得了重大进步:平均寿命(约76岁)接近美国(约79岁);预期教育水平也在接近;从基尼系数看,中国现在的经济不平等或许不如美国严重。不过,自1979年以来,中国崛起带来的财富大多惠及城镇或沿海地区居民。要实现中国政府“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的终极发展目标,不仅需要更可持续的发展,更需要公平的利益分配。 

增速放缓,更趋稳健 

一定程度上,中国近期经济增长的放缓是不可避免的。三十年的高增长让中国成为一个庞大的经济体,经济总量的边际增长愈发困难。即便按当前汇率计算,中国GDP也已经在2014年突破10万亿美元,意味着如果名义增速达到10%就要增加1万亿美元,相当于比世界经济强国沙特阿拉伯的GDP总量还多。如此大规模的增长必然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这种增长需要无限制的能源供应作为支撑,对环境造成了极大压力。中国的碳排放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和欧盟的排放量之和,而且仍在持续增加。 

有鉴于此,中国别无选择,唯有放缓增速。尽管7%对于世界大多数经济体来说仍属于高速增长,但是对中国来说,7%的增长速度能使煤炭、清洁饮用水等基础投入的需求降低到中国力所能及的水平。此外,中国还得以肩负起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的责任,包括兑现其在2014年《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的承诺,最迟在2030年开始减少碳排放总量。由于增长速度放缓以及一系列节能新政策的出台,中国有望提前实现这一目标。 

中国政府已经开始转向新常态,目前成效显着。2015年是2011年开始的“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虽然“十二五”规划在实施中遭遇经济增长放缓,但其中五大目标增强了经济实力并改善了人民生活水平。第一个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4500万人。中国已经超额完成目标,城镇新增就业达5000万人,这一重大成绩与同期美国和欧洲高居不下的失业率形成鲜明对比。第二个目标是调整经济结构,服务业比重从2010年的43%增至2014年的48%,这个目标也提前完成,经济更加多样化,同时增加了就业。第三个目标重在科技创新,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从2010年GDP的1.76%增至2015年的2.2%。这一目标也已经达成,标志着中国成为世界科研经费支出第二大国(这项投资已经开始产生红利:2014年,距中国通过首部专利法还不到30年,中国发明专利申请数量就比美国多近50%)。第四个目标重在提高社会福利,包括扩大医保体系,目前已覆盖超过95%的中国人口。第五个目标是改善八项资源环境指标,包括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及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 

与此同时,从中国的标准看,“十二五”规划设定的经济增长目标并不高。中央政府将GDP增长目标定在7%,计划到2020年将人均GDP在2010年的水平上翻一番。这些目标向接受中央政府指导的地方政府发出清晰信号:经济发展要从重数量向重质量转变。 

当前中国城镇居民收入是农村收入的两倍有余,不过这一差距今后将日益缩小——新的发展模式将拉动国内消费,促进GDP持续增长。当然,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会带来严峻挑战,尤其是新增就业和粮食增产很可能会减少。但是这是结构转型的代价,为了更大的发展,这种代价是值得的。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中评社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