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余斌:从马列原著看当前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2015-04-19 20:15:27 作者: 余斌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有人主张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就不能再提阶级斗争。这其实是用否定阶级斗争的错误去取代错误地进行阶级斗争的错误。这两者都是源于对马列原著的无知。否认阶级斗争的存在,实际上是典型的无政府主义主张。阶级斗争并不消失,只是采取了别的形式。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而革命就是阶级斗争。

提起阶级斗争,有些人会立即想到以阶级斗争为纲,想到文化大革命,想到大字报、批斗会和牛棚,甚至主张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就不能再提阶级斗争。这其实是用否定阶级斗争的错误去取代错误地进行阶级斗争的错误。这两者都是源于对马列原著的无知。列宁早就指出,“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32页。)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尤其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本身就是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

1

一、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

有人会问,在中国,由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被消灭了,怎么还会有阶级斗争?

但是,列宁指出,就连资产阶级的思想家,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也不得不承认,只有存在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地方才有国家。(《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页。)因此,国家的存在本身就意味着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否认阶级斗争的存在,实际上是典型的无政府主义主张。

在谈到阶级和阶级斗争时,马克思指出,“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就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已经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所加上的新内容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06页。)。与资产阶级学者曾经认为阶级永远存在相比,与今天的某些人宣称永远存在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差别相比,今天的一些人急于否定阶级的存在是十分奇怪的。要知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将今天的中国定位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这就表明,当前的生产发展还没有达到了超越阶级存在的历史阶段。尽管历史上我们曾经试图大跃进,但还是没有能够跑步进入没有阶级斗争的共产主义社会。

列宁指出,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列宁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3页。)马克思也指出,“既然这三种形式(工资、地租、利润(利息))是土地所有者、资本家和雇佣工人这三个阶级的收入来源,结论就是阶级斗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75页。)。

由此可见,在多种经济成份共存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然存在着体现不同经济成份的不同的大的集团也就是阶级。尽管有人强调老板与工人之间的合作共赢,但毕竟有赢多赢少,甚至赢太多与赢太少之间的斗争,从而无法回避阶级之间的矛盾与对立,也无法回避体现这些矛盾与对立的阶级斗争。

在社会各大的集团也就是各阶级中,“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要求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是明确地表明了,在阶级斗争中,我们党的阶级立场和阶级属性。

列宁还指出,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列宁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3页。)他曾举例说,在粮食不足的情况下,一个自称为劳动农民的人,依靠自己的劳动,甚至不使用任何雇佣劳动收获了几百普特粮食。如果把这几百普特粮食囤积起来,可以不按6卢布一普特的价格出卖,而可以卖给投机商或者卖给受饥饿折磨、煎熬、家口嗷嗷待哺、能拿200卢布来买一普特粮食的城市工人,——那么,这种把几百普特粮食隐藏和囤积起来以便抬高粮价,哪怕是想用一普特粮食来换取100卢布的农民,就会变成比强盗更坏的剥削者。(《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18页。)

参照列宁的举例,当前,在中国,那些利用人们身体的痛苦,收取高额医疗费用、提高药品价格的机构和个人,不也是这样的剥削者吗?那些在遭受灾害的地区,哄抬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人;那些制造假冒伪劣商品导致消费者伤残甚至死亡的人;那些利用人们对于住房的刚需而哄抬房价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剥削者吗?当然在那些国内的资本主义企业中,尤其是逼迫工人十几连跳自杀的企业中,更是少不了剥削。而邓小平同志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之一,是要消灭剥削。而这种“消灭”,正是阶级斗争或者说正是阶级斗争要取得的成果。对此,邓小平同志曾清醒地指出,“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阶级斗争是一个客观存在”(《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82页。)。

另一方面,仅仅消灭剥削阶级,还不能消除阶级斗争,要消除阶级斗争,还要消灭一切阶级。而“为了完全消灭阶级,不仅要推翻剥削者即地主和资本家,不仅要废除他们的所有制,而且要废除任何生产资料私有制,要消灭城乡之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之间的差别。这是很长时期才能实现的事业。要完成这一事业,必须大大发展生产力,必须克服无数小生产残余的反抗(往往是特别顽强特别难于克服的消极反抗),必须克服与这些残余相联系的巨大的习惯势力和保守势力。”(《列宁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3页。)

显然,当前中国还远远没有达到消灭城乡之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之间的差别的地步,甚至还存在多种形式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与小生产残余相联系的习惯势力和保守势力仍然十分强大,怎么可能会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呢?

更重要的是,“对资本家和地主的胜利并没有消灭这些阶级,他们只是被击溃了,但是并没有被彻底消灭。这只要提一下资本的国际联系就足以明白,资本的国际联系比当前工人阶级的联系要长久得多,牢固得多。”(《列宁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30-331页。)当前,经济全球化强化了资本的国际联系,中国的对外开放使国际资本大举进入了中国,在这种情况下,说当今中国消灭了剥削阶级也为时尚早。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也只能限制剥削阶级而做不到消灭剥削阶级。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