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司马平邦:为什么主流媒体大多包庇毕福剑?

2015-04-15 11:55:21 作者: 司马平邦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那些中央电视台的人们,那些生存于中国主流媒体里的记者们,尤其是于此中从事高端业务、担任高端责任的人们,大部分人在对共、毛和军队的认知上,与毕福剑其实相去不远,所以没有人愿意揭开这个盖子,人人都想就这样在体制里混上一杯羹,人人又怕因此祸及自身。

1

我长话短说:在之前的一篇评论中,我认为中国的主流媒体们在毕福剑辱共、辱毛、辱军事件之后,不但没有对此如此重要的新闻源进行采访调查,而且更多的是参与了对各种各样网络传闻、传说,甚至是谣言的传播,我那篇文章发出几日后,这种情况仍然没有改观。

况且,毕福剑本人的上属单位就是中国最大的新闻媒体机构――中国中央电视台,该机构在此事件发生后,除了发布了一个将要认真调查毕福剑事件的声明外,现在仍然迟迟不肯发声,既没有最终的调查结论、处理结果,也没有对调查过程的阶段性报道。

其实,我早在此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就已经斗胆断定,单靠中央电视台自己的自觉,他们只能为毕福剑辱共、辱毛和辱军寻找借口、寻求保护,而不会真正认真处理他。

其实,就这么一场饭局,又有什么难以调查的?关键问题是它们可能根本不想调查之――因为,可以不客气的说,那些中央电视台的人们,那些生存于中国主流媒体里的记者们,尤其是于此中从事高端业务、担任高端责任的人们,大部分人在对共、毛和军队的认知上,与毕福剑其实相去不远,所以没有人愿意揭开这个盖子,人人都想就这样在体制里混上一杯羹,人人又怕因此祸及自身。

与此相反,在互联网上,正因为以中央电视台为首的主流媒体们对毕福剑或显或隐的包庇和纵容,却更加激起了普罗大众对此事的注意,这种注意无形中扩大了人们对此事的愤怒,主流媒体们内心有鬼的表现,更是为普罗大众在此事上的认真和真诚的表达,让出了无限的话语空间;我看张宏良用“大众民主”来称呼这种现象,也甚为合适;之前,2011年,由乌有之乡发起的因茅于轼辱毛而要求“公诉茅于轼”的活动曾经征得5万多个网友的实名联署,联署文件也送达了全国人大及各级人大,我曾评论过说,那就是民主;但现在看,尽管那次活动也算有组织,但几乎没收到任何回应,甚是可惜――与上次不同,这一次,基于互联网上对

毕福剑的谴责激烈,中纪委和团中央现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媒体形式,对毕的行为和网上议论进行了充分的回应,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和党媒的主持人,对毕福剑的组织处理方式已经很清晰。

但,与此同时,至今中央电视台,以及中国的主流媒体仍然如狗咬屎橛子――硬酱(犟)地坚持着,如头插进沙堆屁股任人鄙视的驼鸟,就是不发声。

好啊,它们越这样,就越把自己抛进了这种由互联网社交媒体组织起来的民主运动的反面,没有人说它们是王八蛋,是它们自己把自己送进了王八蛋行列。

说实话,我们真应该由衷地感谢互联网,虽然那些掌握着互联网的技术、平台和种种密钥和权力的互联网公司未必真心喜欢和支持广大网友们对毕福剑的谴责,有的互联网公司甚至还可能暗中参与以水军方式制造虚假民意支持毕福剑,但我看,由互联网带来的中国民主社会已经可以脱离开从前所谓虚拟空间的范畴,越来越真实起来,人们在互联网上的面目其实比现实的面目更为真实,也更为勇敢。

那些有意无意之间参与了包庇毕福剑的主流媒体们,其实这次已经把自己放到了大众意志的反面,我这里所说的大众的意志,还真不光是左翼大众的意志,也包括右翼大众的意志,因为,无论是左还是右,都有对事实真相更多了解的需要,而在现实生活中拥有采访权和采访便利的主流媒体们这一次显然没有满足所有大众们对媒体这种东西的基本诉求。

说将中央电视台这样的中国主流媒体推倒重来,这当然是一时爽口的气话,但这些主流媒体们将很快在未来或部分或全部地倒掉,倒是看得清的,因为它们现在做的事,有时已经与“新闻”二字相去甚远,它们工作的目的不是要把生活的事搞得越来越清楚,而是搞得越来越混乱,越来越神秘,越来越阴谋化。

中国的、真正的、属于普罗大众的民主时代,一定是要压在他们尸体之上一层一层建立起来的,它们也只配做这样的地基,呸!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红歌会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