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网友“请教”复旦教授卢大儒:重水浇灌黄金大米,你造吗?

2015-03-30 20:46:2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重水仅是为此类实验研究而使用,既不是种植“黄金大米”必须的条件,也不会对作物产生实质的影响。在生产型种植中不会使用重水,因此生产型产品中不会含有通过重水引入的氘。

学过高中化学的人都知道同位素标记法,科学家在实验中用同位素追踪物质的运行和变化规律。这种和转基因没有关系的常用科学方法,如今也遭到安全性的质疑,事情又是源于此前在转基因论战中闹得沸沸扬扬的“黄金大米”实验。

28日,网友@冻死苍蝇不称奇 在微博上向近日卷入转基因论战的复旦大学遗传学教授卢大儒“虚心请教”:重水是否可以饮用?你是否知道美国方面用湖南衡阳儿童进行人体试验的转基因黄金大米是用重水浇灌的?是否能够做到公开把这种重水浇灌的黄金大米引进到复旦大学及其附中、附小、附属幼儿园食堂?请勿扮演聋哑人,请勿绕圈子,谢谢!

微博截图

近日卷入转基因论战的复旦大学遗传学教授卢大儒(资料图)

某知名反转大V随后转发该微博,引发网友关注。由于一升重水价格达到数千甚至上万元,网友@夏尔谢夫工程师 表示:“用重水灌溉粮食的人,要么是土豪,能用那么贵的重水浇水稻,要么是傻逼,不知道植物灌溉重水活不了。”网友@薛定谔的触手 则称:“就算有钱任性到用重水做实验,重水就算能培养出来大米,吃这个大米做的饭也吸收不到重水,更别说用种子再种一季了。”

为否认网友对该贴属于钓鱼的指责,@冻死苍蝇不称奇 又在微博回应,表示根本没有想要钓鱼,向@复旦大儒 提到黄金大米用“重水”浇灌,是提醒对使用重水的知情权,并无一字对重水做价值判断。

微博截图

2012年8月,当时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曝光称2008年一个美国机构曾在湖南衡阳“用中国儿童的身体测试转基因大米(黄金大米)”,引发公众关注。该实验程序违规,相关责任人已被处理,但并未被证明有安全问题。

重水含有重氢,也就是氘。

在“黄金大米”实验中,重水是作为一种引入标记物的物质而使用的。实验采用有23%的氢原子被氘替换的重水(其实是重水-轻水混合物,因为不能妨碍植物的生长)来培养植物,让植物内的分子(研究对象是胡萝卜素)被标记。

水分子分子量小,因此两个氢被氘替换后,相对而言质量的变化较大,对水的性质影响较大。由于水在体内的含量非常高,而且是最为重要的溶剂和反应媒介存在,因此过量摄入重水会对生命体造成损害。据报道,对于哺乳动物,需要体内的氢原子有15%以上被替换为氘之后,才会产生显著的毒性效应;重水含量要超过细胞内水量的25%~50%以上才有可能导致死亡。

据果壳网网友,植物分子生物学在读博士@fengfeixue0219 介绍,由于同位素具有相对固定的丰度,因此我们每天的呼吸、饮食,都会摄入同位素。对于氘来说,其丰度约为0.015%左右,换句话说,每1000mg氢原子中,就含有0.15mg的氘。如果按照这一比例,我们每天喝2L水就会附带喝下30多mg的氘,加上饮食中的氘会更多。对于一个75公斤重的人体来说,体内会稳定的存在超过1000mg的氘。

而在“黄金大米”这一实验中,重水是作为一种标记物被使用的。受试者并未直接饮用重水。从受试者总氘摄入量来说,理论计算值为约700mg(可能存在误差),这一剂量相对自然氘摄入量来说偏高,但仍远低于安全限。

重水仅是为此类实验研究而使用,既不是种植“黄金大米”必须的条件,也不会对作物产生实质的影响。在生产型种植中不会使用重水,因此生产型产品中不会含有通过重水引入的氘。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观察者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