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李玲:仇和落马表明医疗瞎改革的路到了尽头

2015-03-27 00:51:11 作者: 张墨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中国医改千万不能美国化。美国是一个市场驱动的、碎片化的制度。中国正走在这条路上,越买越贵。必须要离开这条路,否则医疗是个无底洞。政府埋单的市场化也会损害执政基础。

23

中国医改千万不能美国化。美国是一个市场驱动的、碎片化的制度。中国正走在这条路上,越买越贵。必须要离开这条路,否则医疗是个无底洞。政府埋单的市场化也会损害执政基础。   医改是对国家治理能力的考验——   专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

新医改6年,有很多问题待解。基层医疗机构的积极性没有被完全激发,基本药物制度导致了价格机制和供应体系的变形,公立医院远谈不上破冰。是“公益性”的方向出了问题,还是改革不彻底所致?就这些问题,本刊专访了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

医改目前缺乏总操盘手

《南风窗》: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中央层面的医改新政发布频率明显较前一年有所提高,从鼓励社会办医,到商业保险介入,再到解禁处方药网售,政策导向是否转向更市场,公益性为主导的第一阶段的医改是否已经遇到了瓶颈?

李玲:我不太认同这是向市场化转向。新医改到现在6年了,总体来说还是有所进步的,基层的老百姓最受益,新医改之前,大部分基层老百姓没有医疗保险,都是靠自付。现在医改的覆盖面已经超过了96%,大部分人都可以得到部分风险分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2013年以后,医改总体推进确实是放慢的,原因之一是十八大换届,从中央到省市县主管医改的人都换了,但总体上谈不上是医改的转向,而且也不可能转。2009年的方案很明确,新医改要符合社会主义大国的定位、中国医改最需要解决的是基层医疗,这不是靠社会资本办医能解决的。

 中国私人医疗机构的数量在世界上已经是最高的,超过了50%,北京要达到60%。但是它能起的作用主要是补缺,主力军还是公立医院,公立医院数量占比尽管在50%以下,但是80%以上的门诊、近90%的住院还是公立医院在提供。

我觉得2009年开始的新医改走到今天不应该分成政府主导和市场化两个阶段,可能应该分成“扩面”和“攻坚克难”两个阶段。相信下一步反腐的深入,会成为医改的推动力。

《南风窗》:新医改后的几年,个人医疗费用占比虽然在下降,但是个人绝对支出快速增长。政府投入越多,为什么医疗趋利机制反而越膨胀?

李玲:我觉得这是我们国家的宏观治理出了问题,医改走到今天实际上考验的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医疗卫生制度是现代国家制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进入现代社会,无论是德国的全民社会保险模式、前苏联的免费医疗模式还是欧洲国家的福利制度,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医疗保障,都反映国际共识:保障老百姓的健康是政府的责任。这几年的医改反映出的不仅是医院、医疗体系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问题。

从治理体系来说,我们尽管设定了医改方案,但是没有总操盘手。2009到2012年实际上是有总操盘手的,就是李克强直接领导下的医改办,但是十八大后机构调整把医改办并到卫计委了。总开关没有了,现在都是分开关,社保一块,医疗一块,为什么医疗费用会上涨,就是因为医疗、保险和药没有联动,各唱各的调。政府拼命扩保险,但这个钱都被药给吞掉了。新医改之前医疗费用只有1.2万亿,那时我们做的模拟仿真测算,国家投6000亿就能解决免费医疗,现在已经投了3万多亿,却离免费医疗越来越远。这些年的医改一直在缩小药占比,要破除以药养医,三甲医院的药占比都要控制在50%以下,这个政策会有效吗?控制药占比的目的是控制费用,但是如果对总费用不控制,医院肯定会多检查,做大分母。医疗总费用上涨这一块现在没人管,卫生部管不了,人社部和财政部也管不了。所以我们一直呼吁国家要有一个更高层面的健康委员会进行统筹,为百姓健康负责。

《南风窗》:现在医保部门也在尝试跟医院谈判控制费用,有些医院反映医保部门对费用的管制和支付还是比较严格的,目前这个谈判机制是对等的吗?

李玲:医保部门现在缺乏谈判的能力。第一,医保部门的首要目标是多收钱少花钱,只要不超支,它就觉得目标完成了;第二,医院、医生是信息的主导者,医保部门很难有效控制住医院,医院总有招来应对;第三,医保部门的控制力太低,现在平均报销率不超过50%,还有一大部分要靠自付,怎么能控制医疗费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国家控制医院,但我们现在走的是相反的路,反而在放开价格。所以说,医改走到今天尴尬的局面是因为我们对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不清楚,对政府该干什么、怎么干认识不清,能力不足。英国1948年建立的免费医疗体系一直持续到今天,2013年被评为全球性价比最高的医疗体系,人均医疗费用只有美国的1/3,就是因为它有一套非常精准的管理体系,环环相扣。中国应该按照这个方向走。

地方医改的成与败

《南风窗》:近两年“安徽模式”似乎出现了“市场化”的倾向,基本药物制度和“收支两条线”都出现了松动,而以私有化著称的宿迁模式也开始兴建公立医院,应该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玲:从各个方面的数据来看,宿迁模式是失败了的,老百姓不满意,政府不满意,医疗机构没有得到发展,宿迁的老百姓都到外地去看病。仇和的落马表明以他为代表之一的瞎改革的路走到头了。医疗是一个严重市场失灵的领域,所有的市场手段在医疗领域都是起反作用的,靠市场结果就是医疗费用一路上涨。

这些年的医改,国家投了大量的钱,各个地方医疗服务的水平、能力都在改善。宿迁医院私有化之后,得不到国家的财政补贴,所以它的发展是节节后退的,人才留不住,技术水平也没有提高,所以政府意识到不行了,宿迁早就开始策划办公立医院,但重建公立医院的成本非常大。他们最初想把原来卖掉的医院再买回来,当时宿迁最大的人民医院以7000万卖给了金陵药业,宿迁政府后来出10亿、20亿都买不回来,现在金陵药业主要的收入就是来自宿迁人民医院。宿迁政府只好在离市区十几公里的地方重新建医院,现在已经投入了近20亿,建成可能需要不止这个数。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南风窗
1 2 3
相关推荐: 医改市场化李玲仇和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