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吴俊刚:亚洲的官商勾结与应对

2015-03-19 02:40:00 作者: 吴俊刚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陈水扁执政期间,台湾官商之间的利益勾结和权钱交易之炽热,并不亚于在他之前的国民党时代的黑金政治。中国的反贪腐行动,力度之大令人侧目,被打下来的“老虎”也很叫人惊愕,连职责是保家卫国的高级将领,家中也被搜出近一吨重的赃款,真是匪夷所思。在印尼,官商勾结几乎是一种既定文化。

14

臭名昭彰、尚在服刑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真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身在牢狱,却还能在民进党内兴风作浪,不少民进党人也仍旧对他忠心耿耿。一般人也许会觉得难以理解,但对于那些拿过他的钱,受过他“恩惠”的选民和政客来说,表现“效忠”并不奇怪。这也可见台湾金权政治流毒之深。

陈水扁收买人心主要用的是金钱,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他的钱从何而来?最近突然发生的徐佳青事件,很能让人一窥堂奥。这位徐女士原本是民进党发言人,也是台湾一些电视台政治脱口秀的名嘴之一,她在农历年前几天访美,在美国一场台美同乡会演讲中爆料,一位建筑业大老板告诉她,陈水扁曾向他们数十位建筑商拿了几十亿(约数亿元,23新台币约等于1新元),并怒斥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对台湾毫无贡献,凭什么选立委?(据报道,陈致中已决定退选)。

徐佳青或许没曾想到,自己的讲话会被录下并上传网络,事情闹大,被迫辞职。她在讲话中也透露,当年她选台北市议员时,时任总统的陈水扁曾派总统府参议送100万元给她,只要她签名,不用收据,但她声称,自己认为应依法申报,最后没收。

徐的爆料,透露两个有关陈水扁“钱脉”的信息。其一,是陈水扁在任期间,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影响力,狠狠地向商界刮钱,除了满足个人与家庭成员贪渎之欲,就是利用搜刮到的大笔资金收买人心,包括贿赂党内干部,送钱为他们助选。在台湾,犹如在美国,参选需要大笔经费,主要也是用在收买选票。因此,候选人能得到大笔金钱或是金主帮助,自然感激涕零,但他们也须在当选后予以回报。

其二,是陈水扁执政期间,台湾官商之间的利益勾结和权钱交易之炽热,并不亚于在他之前的国民党时代的黑金政治。政客利用商人的钱,商人则反过来利用政客的权,获取商业利益,双方进行了钱权的交易,狼狈为奸,也可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官商勾结,如果各得所欲,自然也会互相包庇。但若是出现状况,或是分赃不均,也自会有人找机会发牢骚或爆料。

官商勾结的贪腐政治在亚洲其实到处可见,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尽管政治制度不同)能够幸免。从最东边的日本、韩国、台湾,到中间地带的印支半岛各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再到西边的缅甸、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无一不是在遭受祸害。

中国的反贪腐行动,力度之大令人侧目,被打下来的“老虎”也很叫人惊愕,连职责是保家卫国的高级将领,家中也被搜出近一吨重的赃款,真是匪夷所思。中国在改革开放前,贪腐问题没有显现,有了市场经济后,问题却一发不可收拾。究其原因,市场经济带来了财富和商人,有了财富就难免会诱发贪念;有了商人,则几乎难以避免出现官商勾结的问题。越南的情况也是如此。

在邻国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最近则被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一马公司,1MDB)的债务和账目问题,搞得焦头烂额。在一片传言声中,马国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日前证实,政府已决定斥资9亿5000万令吉(约3亿6000万新元)作为一马公司的备用信贷,协助该公司解决现金周转问题。

他坦承,一马公司的资金周转不灵,但强调只要一马公司旗下的一家能源子公司上市,即可解决财务问题,而此计划最快会在5月至7月,或最迟在9月完成。不过,反对党以及前首相马哈迪在这个问题上却是不依不饶。后者日前在面簿上批评政府,至今无法合理解释一马公司的状况,认为内阁指示总审计署审查一马公司账目是不足够的,应由警方介入展开法证调查。关于一马公司的账目与债务问题,传言最盛的是公司与某位商人之间的暧昧关系。由于一马公司课题的延烧,纳吉本人的廉正也受到了质疑。

在印尼,官商勾结几乎是一种既定文化。向政治人物或官员“施肥”的人被称为“主公”,他们由此得到许多豁免权和方便之门。来自苏门答腊和廖内群岛的烟霾问题,为什么年复一年不能解决?问题关键在于有法不依,地方上执法不严,甚或根本就不执法,因为这涉及官商之间的既得利益,他们的利益早就捆绑在一起了。

因此,在印尼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怪事:由总统提名的警察总长人选,在一夜之间却变成了肃贪委员会下令捉拿的贪污犯。佐科总统今年1月10日提名斗争派民主党主席、前总统美加华蒂的亲信布迪出任全国警察总长,三天后,肃贪委宣布将布迪列为贪污嫌犯。佐科在舆论压力下,最终不得不放弃这一人选。

在一片官商勾结、贪腐问题丛生的海洋中,新加坡这个小红点算是一个特例。过去几十年来,这里没有官商勾结导致贪腐的系统性问题(个案是有的,如郑章远和黄循文受贿案)。但这不等于说我们已经有了免疫力。贪,正如释迦牟尼在两千多年前所指出的,是人心三毒之一,这是人性的弱点,古今中外都一样。

和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是我们的部长、公务员、政联公司的高管等,都拿赶得上市场水平的薪水,少了一个贪污和权力寻租的理由,但是,和商人接触往来却是避免不了的。只要有这层关系在,就无法完全杜绝官商勾结发生的可能性。对此,政府显然也并不存在幻想,而是在研究进一步修订现在的防贪污法,同时还要加强贪污调查局的执法阵容,以便赶上社会情况的变化。这是务实的态度和做法。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