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根号三:论GDP与足球

2015-03-06 10:18:55 作者: 根号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敛财致富,拉丁人不行,不服不行。彭博社最近编制了一个2015年世界各大经济体痛苦指数,排名前15位的国家是:委内瑞拉、阿根廷、南非、乌克兰、希腊、西班牙、俄罗斯、克罗地亚、土耳其、葡萄牙、意大利、哥伦比亚、巴西、斯洛伐克和印度尼西亚。

事情是这样的,上帝要给拉丁人编制性格密码,他把工作交给了马克斯·韦伯。恰巧,韦伯刚写完《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好词好句都送给了主要信仰新教的日耳曼同胞,譬如节俭、勤奋、理性、现世主义等。不消说,贴在拉丁人身上的标签,换作了另一个调调:奢侈、懒惰、情绪化、宗教偏执……

都是上帝的孩子,但不同的性格,丢在经济考场上,谁是学神谁是学渣,一目了然,作弊也枉然。拿韦伯的话来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之间有着天然的生成关系,一个人对天职负有责任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社会伦理中最具代表性的东西,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根本基础。

三叔读研时,狠狠啃过韦伯,读后感如下:理论是灰色的,韦伯理论是五十度灰,SM,却往往比生命之树还要香艳,自有其不可抗拒的诱惑力。500年资本主义发家史,其实就是在向韦伯的那通鬼话脱帽致敬,主要信仰新教的日耳曼人对信奉天主教的拉丁人,取得了越来越明显的优势。

敛财致富,拉丁人不行,不服不行。彭博社最近编制了一个2015年世界各大经济体痛苦指数,排名前15位的国家是:委内瑞拉、阿根廷、南非、乌克兰、希腊、西班牙、俄罗斯、克罗地亚、土耳其、葡萄牙、意大利、哥伦比亚、巴西、斯洛伐克和印度尼西亚。

琢磨一下榜单,你能发现什么规律?刨开那些有刀兵之灾的、东欧剧变后转型失败的(两者有重合),拉丁语国家占了接近50%,它们是委内瑞拉、阿根廷、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哥伦比亚、巴西,与拉丁语族有一定关联度的地中海沿岸国家也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你乘辉煌号邮轮转一圈,会有六个痛苦的孩子张开双臂拥抱你,它们是土耳其、希腊、克罗地亚、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

彭博社在调查中给“痛苦”两个字下了定义,它等于通胀加失业。什么性格的朋友,搞经济容易造成双高(高通胀、高失业率)?三叔的理解是:花钱时像大爷,工作时更像大爷,赴约时像大爷的大爷的人(永远迟到一个时辰)。

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说了个故事,被知音们炖成了鸡汤——

一个渔夫在海边晒太阳,一位绅士走过来问他:天气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捕鱼呢?渔夫反问:捕鱼干什么呢?绅士:捕鱼你就能挣很多钱。渔夫:挣钱又为了做什么呢?绅士:挣钱你就可以买一艘更大的船。渔夫:买大船又做什么呢?绅士:可以打更多的鱼,挣更多的钱。渔夫:那又能怎么样呢?绅士:这样你就可以在海边晒太阳。渔夫:先生,我现在正在海边晒太阳呢。

三叔认为,作为一个故事,它结构精妙,寓意深刻。它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痛苦指数是怎么来的。他得是个能挣钱却懒得去挣钱的人,他得是个没得钱挣也要尽情享受的人,还有,他得有沙滩、阳光。

哪里有阳光和沙滩?可能是里约,是马洛卡,是撒丁岛,但总归不会是柏林、伦敦和斯德哥尔摩。两厢一比较,不说你也明白,比起那些皮肤惨白的家伙,“亚麻色头发的南方人”搞经济着实不靠谱。你期待他们勤劳致富,等同于指望鲁能拿亚冠。他们比较擅长的是,把经济搞得一团糟、家底败光后躺在沙滩上说一些有哲理的故事。

拉丁人搞经济,这扇门被上帝关闭了。幸运的是,三叔替他们开了一扇窗。怎么说呢,三叔以前是写球评的,看问题比较全面。在彭博社痛苦指数的榜单中,三叔看出了一些可乐的东西。我举几个例子啊,痛苦指数排行榜的亚军跟去年世界杯亚军是同一个国家,阿根廷。21世纪以来的四届世界杯中,有三届冠军位列此榜单(2002年巴西,2006年意大利,2010年西班牙)。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说服你,三叔再给你一个数据,在已经举行的20届世界杯中,榜单上“痛苦的孩子”拿走了12届冠军(巴西五届、意大利四届、阿根廷两届、西班牙一届),五分之三呐!总结一句,它们都是拉丁国家。

上苍公平,你不丽质,多半就会励志。反之亦然。老蒋说“打仗我不行,打牌你不行”,体现了朴素的辩证法。拉丁人搞经济,那些不靠谱的性格——奢侈、懒惰、情绪化,翻成硬币的另一面,就是成就足球的基因:热情、奔放、创造力,个人英雄主义。哪怕是及时行乐,不求长远,放在足球场上也成了亮点。拉丁人踢球不讲究整体性,踢到哪算哪,因为他们信奉: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要踩单车。德尼尔森、罗胖子、小罗、小小罗都是踩单车的高手。你要让穆勒什么的踩单车,就难看了。

不过,拉丁人善蹴鞠,并不表明他们无条件强大,在某些特定岗位上他们不靠谱,还是足坛有识之士的共识。贝肯鲍尔说过,让一个巴西人打中卫,如同请一位赌徒来担任银行经理。三叔续个貂,找个拉丁人来守门,如同请一个纵火犯来当鞭炮厂厂长。回忆一下伊基塔。事实上,足球场上的防守位置,对人的性格要求,与搞经济的类似,需要专注、严谨和责任感。如果这些位置上的漏洞太大,悲剧自是难免,去年巴西就被德国搞了个1比7。

林志玲

说到德国,三叔不得不说,他们的确是个伟大的特例,一只颠覆概率的黑天鹅。一般来说吧,足球搞得好的往往经济搞不好,譬如拉丁人;而经济搞得好的往往又足球搞不好,譬如老美和天朝。但像德国那样,经济优等生、全欧首席债主,兼四届世界杯得主——打仗行打牌更行的,只能叫它任我行了。

一个女人把林志玲的三围和芮乃伟的智商揽于一身,关键是你又不能得手,有何感受?就三叔来说,痛苦指数,瞬间就超过了委内瑞拉。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根号足球GDP林志玲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