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好运汤姆:透视西方“普世价值”下的“伪人道主义”

2015-02-14 12:58:14 作者: 好运汤姆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一条“新的丝绸之路”正在铺开。从走遍全球的中国使节的礼物中,中国的“天下为公”、“合作共赢”、“和谐平等”的精神正在传播和发扬,中国不敢说毫不利己,但绝无半点强权害人之心,这种传统的中华博爱智慧难道不是人类的福音吗?

\" height=

如果你要问,当今世界哪个国家的政府最有仁义心和公德心?

可以肯定,不论答案多么五花八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绝对是无法绕开的热点话题。

且不说其数量巨大、种类繁多的各类社会团体和援助组织,遍布全球、五花八门的西方驻外机构,光亮出那一沓沓美元欧元的援助资金,就难免让所有发展中国家为之一震。

然而,号称全球布道的西方政府真的就是真心救世的“活菩萨”了吗?

最近的非洲埃博拉病毒事件,我们发现了一件很令人心寒的事实,那就是当埃博拉疫情在西非蔓延,有1400多人死亡时,先进的西方医学尽管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仍然没有研发出这种疾病的良药,这是为什么?

研发周期的掣肘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无利可图仍然是一个重要因素。都知道西方那些药业集团的资产负债表上绝不容许有不必要的亏损,像胰岛素这种长时间内定期服用的药物,才是他们的财神爷。而无论埃博拉疫情暴发感染的人再多,如果感染者都很穷,那就很缺乏源动力了。

但是你说美国不是在研究吗?先别急着感恩戴德,你要知道美国人研究抗埃博拉病毒主要是出于对恐怖主义的恐惧,美国害怕埃博拉等致命病毒落入极端分子之手。你不信?可是事实就是:最终是由五角大楼出面,以军方背景与加拿大特克米拉制药公司合作研发抗埃博拉药物,其国家安全目的昭然若揭。

说到美国,这个看似“大慈善家”的国度是不是真的人道主义到家了呢?

其实,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

最具代表性的美国外援政策就是一种高度利益化的人道主义,而且几十年来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几乎是每十年都有一个新的主题和新的波动,其背后的动力就是美国国家的战略需求。

虽然美国援助对象涉及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占了世界上国家的大多数,好像很仁义,但是有一些真相请各位看官一睹:在援助资金的类型划分上,美国对外援助有一半用于利益相关的军事援助和出于国家安全或者政治需要的经济援助。另外的一半里面,有道义的经济发展援助和人道援助只有这一半的一半。

就国家与地区上看,自从七十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援助中将近一半给到了以色列和埃及这两个国家,而这两个国家也正是美国控制中东的桥头堡国家,可见美国的利益偏好所在。

特别是80年代以来,美国推行自由市场经济,情形更是如此。比如当时里根政府的国务卿舒尔兹说:“我们的经济援助计划是我们的外交政策关键的工具,而且是直接地与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联系在一起。”

2006年,时任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不怕折腾,就是恳请国会给伊朗民主基金拨款8500万美元用于“促进伊朗境内的政治变革”,说穿了就是以“友善”的“司马昭之心”,通过援助来让敌对国家改变颜色。

你又问了,那些美国的“NGO”(民间非政府组织)确实是非常有善心有善德的啊,你看那些“拯救世界”照料艾滋病人的白衣天使,那些“走进非洲”与猩猩玩耍的科研人员,多么感人啊。

但是,谈唯利是图,人人深恶痛绝;要想不唯利是图,却常常欲盖弥彰。

在美国,一般的民间NGO组织确实有很多享誉全球的行动,但它的“光鲜下的肮脏”仍然无法遮掩:

你看看这一个很有讽刺意义的例子:艾伦·格罗斯事件。这个美国哥们儿拿着 600万美元经费,在古巴以私人承包商身份,大张旗鼓地干着“促进民主”的事业,向当地的犹太人社区提供了打破“信息封锁”通信设备,结果被古巴逮捕,被控“受雇为美国情报部门效力”,还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引发世界人民嘲笑不已。

事实上,与美国一样掉进伪道德主义泥淖,而被诟病不已的西方国家名单可以排出长长一大串。

法国在高喊维护国际反恐正义时,却向突尼斯传授警察镇压民众抗议的经验;当巴林王室残酷镇压示威的民众时,美国一言不发;北约促使利比亚卡扎菲死于非命,西方在埃及的作为同样赤裸裸。阿拉伯之春发生前,这些终身专制独裁的领导人都是美国的铁杆盟友。至于冷战期间,美国支持的流氓政权更是数不胜数。

事实就是这样:西方常常把国家利益之争包装成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之争,然后再以道德的名义去实现战略利益。

其实质正像英国二战时的英雄、首相邱吉尔的名言:为了打败希特勒,可以和魔鬼结盟。美国资深外交家基辛格公开声明:“国际事务没有道德的空间”。

知道“无情无义”不对,想要做点改观,但是早已“病入膏肓”的西方处事方式怎么能博得原谅?

然而,面对全世界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唯利是图、利欲熏心做法的声讨,一群国内的所谓网络公知们似乎集体得了崇洋媚外的“反骨病”,且顽固到讳疾忌医。

最恶劣的做法就是西方人往往把自己的文明特色伪装成普遍的道德标准,然后用来评判和丑化其他地区的文化。其逻辑就是:凡是与西方价值观不一致的都是“野蛮”和“不文明”的。这其实跟过去殖民时代的西方思维定势差不多,就是一边大肆杀戮东方的“野蛮人”,一边把自己放在人类道德的巅峰上。

可不是吗?今天哪怕一个西方人毙命,像美国外交官在领事馆遇害、法国报社遇袭、斩首西方记者,那都是罪孽深重的反西方战争;而成千上万的“野蛮人”消失,像非洲尼日利亚恐怖袭击,却只有字面上的统计学意义,甚至有时还没有记录。

那群公知就是对这种西方价值评判标准大加赞赏,对“野蛮落后”的东方世界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君不知,“常自卑,怕自信”的情形,其实正中某些人下怀。

君不见,在全世界经济不景气,各国自顾不暇的“危机时代”,中国政府仍然力所能及地在为全世界人民的福祉谋划着未来和幸福。

在埃博拉病毒最肆虐的时候,美国、欧洲、日本不仅不雪中送炭,反而釜底抽薪,因担心传染而撤回了大部分医疗人员和志愿者。反观中国,不但没有撤回本国援助人员,反而义无反顾地向疫情重灾区提供500万美元的医疗物资,并加派更多批次的救援医疗队。

利益当道的国际社会,一个国家政府最难做到的是帕累托最优,最需要警惕的是与世为敌。

所谓帕累托最优,就是在不损人的情况下,做到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个经典的经济学概念,更是告诫我们不要伤人、不要“伪人道”!这一点,明眼人都知道,中国做的相当好。

亲们,一条“新的丝绸之路”正在铺开。从走遍全球的中国使节的礼物中,中国的“天下为公”、“合作共赢”、“和谐平等”的精神正在传播和发扬,中国不敢说毫不利己,但绝无半点强权害人之心,这种传统的中华博爱智慧难道不是人类的福音吗?

我们可以满怀热忱去指责我们国家的种种缺点,帮助政府改正诸多不足,但是担当国际道义确实不容易,中国有足够多的可圈可点处让我们自豪。就让我们一起期待中华民族铁肩担道义,真正为世界人民大团结发挥中坚力量的时刻吧。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紫网在线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