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叶晖:作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

2015-02-10 22:39:59 作者: 叶晖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新自由主义主张的私有化在否定公有制和集体主义的同时,就成了资产阶级向全球输出意识形态、进行和平演变的绝佳路径。推崇市场机制的作用,反对国家对经济活动的过分调节,不过是实现新自由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扩张工具的烟雾弹而已。肢解民族国家,为垄断资本寻求更大的生存空间才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根本目标。

1287072349_86et3K

根据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每年公布的中外十大思潮评选,新自由主义思潮连续五年名列前三位。2014年,在政府和市场关系、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建设法治政府等领域,新自由主义思潮十分活跃,引发广泛关注。

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经济学思潮和理论,是在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一理论经过200多年的发展,不乏科学成分,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然而,“华盛顿共识”的出笼和推广,标志着新自由主义从学术理论嬗变为国际垄断资本向全世界扩展的理论与政策工具,完成了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经济范式化的彻底转变。新自由主义的核心思想和主要内容是围绕着如何推进“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和全球化”而展开的。

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自由化”以个人自由为前提,反对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主张放任自流的自由竞争、自由贸易,尤其是强调金融自由化,强调各国应开放金融市场以便资本的自由流动。正如大卫·哈维所说,由于“自由化”是以个人为基础的,它必然成为私有业者最大限度地控制社会层面的自由,成为他们剥削他人的自由,或获得超额利润而不对社会作出相应贡献的自由,或发国难财的自由。它意味着那些收入、闲暇和安全都高枕无忧的人拥有完全的自由,而人民大众仅拥有微薄的自由。另一方面,“自由化”所强调的金融自由化又成为国际垄断资本扩张的重要平台,是国际金融资产阶级利益最大化的方法。新自由主义鼓吹各国应解除对资本市场的管制,允许资本自由流动,但事实上资金只是单方向地不断流出,国际金融资产阶级却通过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机变相洗劫各国的财富,金融自由化作为国际金融资产阶级代言人和吹鼓手的真面目就不言而喻了。

以产权改革为核心的“私有化”,是新自由主义精神实质最好的体现。新自由主义者把私有制看成是唯一合理的社会制度,认为只有私有制才能保障个人自由,并能够赋予人民自由的权利,从而使得每个人的积极性和潜能都得到充分发挥。同时,由于私有制经济具有内在的稳定性,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调节下,他们以为私有经济能够自动促进社会经济的均衡发展。相反地,他们认为公有制以中央计划、行政命令代替分散决策经营,不仅扼杀了个人的积极性,也必然导致经济效率低下,最终将面临集权主义的严重问题。可见,鼓吹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者大多是私有制的狂热支持者,同时又是公有制和福利国家的极力反对者,其目的就是通过否定公有制、让人们放弃公有制,实行私有化的政策。究其实质,私有化确立的国际垄断资本的权威,帮助国际垄断资本实现了显性和隐性的双重好处。显性的是发展中国家的国有企业私有化之后,往往落在国际垄断资本手中;而隐性的则是私有化往往和腐败及国有资产的流失联系在一起。于是,新自由主义主张的私有化在否定公有制和集体主义的同时,就成了资产阶级向全球输出意识形态、进行和平演变的绝佳路径了。

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市场化”是指经济运行完全依靠市场来进行调节。它强调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作用,认为离开市场就谈不上经济,无法有效配置资源。新自由主义者认为,市场机制在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决定性作用,只有市场竞争制度才能提供技术进步所必需的多样性和灵活性。而国家对经济进行某种程度的干预和计划调节,必然使市场无法正常传递信息,私人经济活动受限,从而引起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诸如通货膨胀、失业增多和劳动生产率下降等,甚至在政治上容易导致对民主的破坏和对个人权利的侵犯。他们把市场经济理想化,对市场经济的局限性和政府适度干预的必要性熟视无睹,而把政府调控看成是经济不稳定、效率低下和社会不公平的总根源。当他们认为坚持市场化就必须反对政府调控,倡导“小政府、大社会”的时候,意识形态话语就表露无遗了。因为归根结底,经济市场化只是为国际垄断资本进行全球扩张、控制全球经济、扫清制度障碍提供了最佳借口。在经济市场化体系中,无数国家和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害,而赢家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政治华盛顿”和“智力华盛顿”背后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由此可见,推崇市场机制的作用,反对国家对经济活动的过分调节,不过是实现新自由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扩张工具的烟雾弹而已。

在国家战略和政策方面,新自由主义极力鼓吹全球一体化。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体系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新自由主义并不是一般地鼓吹经济全球化,而是着力强调要推进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政治和文化的一体化,其本质是全球的资本主义化乃至“美国化”。他们主张全球治理是人类未来的基本走势,民族国家已经过时并正在终结,认为发展中国家可以把主权让渡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显而易见,新自由主义所标榜的“全球化”不过是发达国家打开发展中国家市场,向发展中国家倾销自己的商品,掠夺发展中国家资源的重要手段。20世纪90年代初出炉的“华盛顿共识”已经远远超出了经济全球化,而是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的全球一体化,是美国国际垄断资本企图统一全球意志的集中体现。自此,新自由主义思潮作为美国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扩张的理论工具开始在全球蔓延,其结果显而易见,世界经济绝不可能变成一个自由竞争的体系,恰恰相反,它只会继续处在美国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控制之下。由此可见,肢解民族国家,为垄断资本寻求更大的生存空间才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根本目标。

事实证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和全球化打开了其他国家接受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潘多拉之盒”,它不仅成为论证资本主义国家精英阶层存在合法性的思想武器,也成为用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一统江山,实现“意识形态演进的终结”的理论工具。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