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徐立凡:落实首都定位不必只靠速度

2015-01-25 16:01:16 作者: 徐立凡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还要看到,调低发展速度,本身就是对只追求GDP增长的一种修正。北京的公共治理难点不在于经济增长缓慢,而在于大气污染、交通带来了持续压力。只强调GDP增长速度,只会进一步增加治理这些公共事务的难度。

北京夜景

北京夜景

调低发展速度,是精确定位北京作为首都的城市职能的需要。这种战略调整并不容易。宽阔的战略视野和坚决的推进措施,是顺利推进北京既定发展战略的必要前提。

北京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1月23日开幕,王安顺市长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5年北京GDP增长目标7%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3%以内,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实际增长7%,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3.5%左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口径增长7%以上,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水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分别下降2%、4%和2.5%,空气中细颗粒物年均浓度下降5%左右。

与2014年相比,2015年北京的社会发展目标“保守”了不少:GDP增长目标下降了0.5个百分点、财政收入增长目标下降了1.5个百分点,环境治理目标则与2014年持平。调低主要发展目标,意味着什么?

调低发展速度,是精确定位北京作为首都的城市职能的需要。北京的定位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这也决定了北京的核心城市功能不是做GDP增长的领军者。只追求经济增长速度,不但无法满足北京的城市定位,还有可能扰乱既定目标。

调低发展速度,还因为北京已具备了推进首都城市战略的物质基础。2014年,北京市人均GDP已逼近10万元,超出全国人均GDP一倍多,领先于多数省份。此外,横向比较,北京的经济结构也较为合理。将发展诉求逐渐从速度导向转向质量导向,转向精细化发展上来,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到新阶段的要求。

还要看到,调低发展速度,本身就是对只追求GDP增长的一种修正。北京的公共治理难点不在于经济增长缓慢,而在于大气污染、交通带来了持续压力。只强调GDP增长速度,只会进一步增加治理这些公共事务的难度。实际上,近年来北京一直在做降速增质的战略调整。去年以来,更是加快了转移非核心产能、连通京津冀协同发展路径的步伐。

当然,这种战略调整并不容易。一方面,非核心产能的外移会导致GDP增速下降,并增加就业压力;另一方面,多年积累下来的公共治理难题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解决。王安顺市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坦承,2014年空气中细颗粒物年均浓度下降了4%,没有实现下降5%的既定目标。

因此,越是战略调整难度大,越应该提出更详尽的解决方案,用更严格的目标责任考评推动各项工作进程。今年,将继续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淘汰落后产能和老旧机动车,重构传统产业,这些工作无不涉及利益的调整和重新设置,难度可知。宽阔的战略视野和坚决的推进措施,是顺利推进北京既定发展战略的必要前提。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京华时报
相关推荐: 首都定位速度徐立凡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