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穆罕默德•尤努斯:贫困的根源不是人而是体制

2015-01-07 23:13:18 作者: 穆罕默德•尤努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如果我们能够修正这个体制里的问题,也就不会再剩下一个闲人,失业这个词我们就再也用不到了。我们未来可能根本连失业这个词都没有听过,因为失业不符合常理,这正是我们的目标。

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大家,我非常高兴再次回到北大,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就像我提到的那样,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可能就是后来我来了北大,所以我获得这样的诺贝尔奖,我应该更多的来北大,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奖项。

很高兴今天回到了北大,像介绍人说的那样,我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不是非常长的演讲,而是跟大家讲述一下我的经历,我为什么这样做,我所处的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让我产生这样的做法。

让我开始走上贷款这条道路的环境是当时我在吉大港大学教书,由于饥荒,旁边的小村镇有很多艰苦和贫穷情况,所以我希望能够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帮助大家,尤其是大学旁边的小村镇可以做出一些什么。所以我就开始做一些小事来帮助他们。同时在那个时候我们看到有高利贷的现象出现,因为在那个时候高利贷者借很少的钱给借款人,然后控制他们的生活,把他们的血汗榨干,情况很糟糕。大家在书上读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可能感受不是这么真切,但是当大家真实地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感想就不一样,所以这给我一个非常大的触动。而且那个时候我觉得非常无助,我是一个非常渺小的人,而且在这样一个复杂环境中,你自己一个人很难撼动整个系统,这不是一个小小的村镇问题,也不是一个区域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情况,但是我突然想到,我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我可以给这些人借钱,我自己拿钱借给他们,如果我给他们借钱的话,他们不需要找高利贷者了,他们会有更多的自由,至少在某种情况下我可以保护村镇中的一部分人。这一个想法让我受到很大的激励,我开始从我自己的兜里掏钱借给别人。这些穷人非常喜欢这些方式,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这样的方式,让我有越来越大的动力,我希望更多贷款给这些人。大家可以猜到,几个月以后我没有钱了,因为大家都想跟我借钱,我就去银行,看银行是否可以给这些穷人借钱。银行说不,我们不会借钱给穷人的。我内心十分挣扎,我劝说银行借钱给穷人,但他们反复告诉我们不能给穷人贷款,因为穷人的信贷额度太低。

我就问他们之前是否给穷人借贷过,他们说没有。我说,既然你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那么你们怎么知道这些穷人不值得你们借贷呢,你们应该借款给他们,然后看是否可以把钱收回来。他们说,很明显不能收回。因此,我对他们感到非常气愤,我开始批评他们,直到现在我还是这么批评他们,我说,银行就应该借钱给公民,这是银行的使命或者是责任。而实际上现在的现象是什么呢,银行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机构,它们管自己叫银行,但是借钱的对象是富人,对没有钱又需要钱的人却不借钱。我想说的是,真正合理有逻辑的做法是相反的方法,应该借钱给穷人,而不是借给有很多钱的人。当然这一说法遭到了银行的嘲笑。银行说你这个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银行。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跟银行打交道,劝说它们,最后我跟银行提出,我自己愿意作为一个担保者,我跟这些穷人来签合同,来承担担保他们的风险,如果一个穷人不还钱,我来帮他还,如果他们所有人都不还钱,我就帮所有人还钱。要劝说银行接受这种提议是非常不容易的,我花了很多时间,最终银行接受了把我作为一个保证人。我非常高兴,我和银行签署了所有的文书,从银行借到钱,给了穷人。

这是设计了一种体系,我要让穷人能够真正地还债。而人们确实也能够按时还债,也是非常激励人心的事。但慢慢地,银行又开始不愿意贷款,因为它们觉得随着贷款规模不断扩大,有一天这个体系终将破灭,它们仍然不相信这种体系是可以运作下去的,还是觉得自己会赔钱。看到银行这种担忧,我觉得应该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银行,这就是为什么我建立了格莱珉银行。劝说政府给我们牌照建立这个银行也很不容易。在1976年的时候我们建立了这家银行,而1982年才真正拿到银行牌照。

人们会问我是如何做到自己创建一个银行,专门服务于穷人呢?银行体系是非常复杂的,尤其是保证穷人可以还钱的一个体系。但这对我来说不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我不是非常懂银行业,我不需要知道它的流程和它的规则到底要怎样,只是看一下传统银行是怎么做就可以了,因为我就专门做跟传统银行相反的。就是说,传统银行贷款给有钱人,而我贷款给穷人;他们去城市中心贷款,而我去偏远乡村贷款;他们贷款给男人,我贷款给女人;他们要有抵押品,而我不需要抵押品。我们银行完全不需要抵押品。所以我们就不需要签署很多的法律文件。既然我们不需要法律文件,我们的银行就不需要法律顾问和法律部门,所以我们是一个完全没有法律部门的银行。

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和传统银行相背离,我们把格莱珉银行称为真正的穷人银行。原来的传统银行都是富人持股的,富人拥有的,而我们做相反的,我们的格莱珉银行是穷人拥有的银行。我们总是与传统银行背道而驰。我们做的不仅仅是小额贷款,我们甚至颠覆了整个传统,完全和传统银行反过来,这就是为被忽视的穷人服务。

今天,格莱珉银行有850万借款人,他们拥有这家银行,他们是我们银行的股东,为银行做重大的决策。现在我们的贷款总额,就是小额贷款额已达到15亿美元,我们还款率接近100%,我们没有任何的严重不良贷款问题。就像最初那样,我们要求借款人必须作储蓄。我们不光借钱给他们,他们同时需要存款,所以每一个借款人都有一个存款账户,他们在自己的存款账户里一点一点把钱积攒起来。现在做了38年,已经成了一个传统。我们可以看到人们现在非常高兴地把钱放在银行里,每周都攒一点,他们的积蓄也就越来越多。我们有850万客户,积少成多,这个数额还是很大的。

我们借出去的资金都来自我们储蓄系统,我们从储户拿钱把这些储蓄借给穷人,所以我们格莱珉银行的资金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内部不断产生的新资金。今年有一个挺有意思的发展。今年我们总共的储蓄额已经超出了17亿美元,我刚才说到我们的借贷仅为15亿美元,借贷者存进去的钱比贷出去的钱多,而不是像普通人想的那样,把钱给了穷人,他们还不回来。他们存的钱比借的钱多。所以我一些银行业的朋友经常在谈他们有多少借款人,将会增加多少借款人等等,我跟他们说,不要再用借款人这个词了,因为我们看到现在银行是冲这些人借钱,而不是这些人找我们借钱,因为这些人在银行放的钱比他们借的钱还多。

大家存储的习惯建立起来了,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妇女,她们过去很少能看到现金,但是现在,她们在银行里面有了存款,对自己的生活都有了信心。这些妇女很多是不识字的,因为她们从来没有上过学——她们没有上学的机会。但是,我们尽可能地保证让这些女童去上学,我们通过贷款项目确保借款人100%让他们的子女上学,而且我们给他们提供教育贷款,让他们能够接受高等教育。所以现在,我们的借款人里有很多他们的第二代,他们的子女。我们银行已经运行了38年,很多首批借款人的子女现在已经上了大学,现在都是专业的人才,有医生,有工程师,还有其它职业。我们看到很多母亲和她们的女儿长的非常像,母亲是完全不识字的,但是女儿却是一名医生。我们把这两代人放在一起,感觉对比非常的明显。我们经常想,这个母亲其实当初也有机会当医生的,是她不努力吗,不是的,因为她也非常勤奋,非常勤劳,她就是没有机会,没有人给她任何受教育的机会,连最起码的识字机会都没有。她的女儿因为格莱珉银行的贷款,有机会上了大学,毕业当了医生。如果格莱珉早成立几十年,她的母亲说不定也会成为一名医生、工程师或者从事其它职业。

每当有人问我贫困的根源是什么,什么造成了贫困的时候,我总是清楚地回答,贫困并不是穷人造成的,不是穷人自身的缘故,是由外部因素强加给他们的。我们自己建造的体制导致了贫困,所以不责备体制、却总责怪穷人本身,认为他们自己不学无术,没有做事的能力或技能,其实这是不正确的,他们是和其他人一样平等的人。我在工作中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在做格莱珉银行的时候也看到了很多其它问题,比如医疗。当你是穷人的时候,你的健康状况也不会好,这是相关的。造成贫困的体制也造成人们健康水平的下降。所以我也想解决这样的问题——怎样改善这些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们的健康状况?所以我们在做小额信贷的时候,我们也在解决一些医疗健康问题。其中一项就是我们改善他们的卫生条件。

我们知道孟加拉的卫生条件很差,人们从来不用厕所,所以我们在格莱珉制定了一个规定,如果你是格莱珉银行的一员,你一定要至少挖个坑当作厕所使用。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接受,不理解,但是我们的规定非常严格,因为他们也需要工作赚钱,所以他们就会开始挖坑并当作厕所使用。然后我们会贷款给他们建立更卫生的厕所,进一步帮助他们解决卫生状况。像我提到的,现在有850万人家里都有了卫生的厕所和其它的基本卫生条件,这在孟加拉是个非常重要的改变。它还有一个传染效应,可以影响村落里的其他家庭,让他们也改造自己的厕所,改善他们的卫生状况。孟加拉过去和印度、巴基斯坦等其它周边国家一样都有很大的卫生的问题,但是现在孟加拉的卫生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是我们通过激励达到的。

所以我做银行的时候开始关注很多小的问题,想要逐个击破。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养成一个习惯,就是见到问题,就要创造一个社会企业专门有针对性地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创造了很多不同类型的社会企业,专门针对不同的问题。有一些社会企业已经做成了非常大型的企业,但是每一个企业都不是为我赚钱的,也不是为其它任何人赚钱的,他们的宗旨是为人们解决问题。很多人说你不为了赚钱,那你办企业干什么,因为企业就是赚钱的。我说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我主要是为了让企业帮助解决问题。他们对我非常的不理解,我说不用不理解,这个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一件事情,我只不过就是以创造企业的方式来解决罢了。

通常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搞慈善活动来解决,资助他们上学,资助他们看病,帮助他们开发技术等等。但慈善有一个问题,慈善是你把钱借给他,你只能是授人以鱼,不能授人以渔,只是一次性的帮助,所以我把这个方式做了改变。我推出了一些业务模式,通过企业的模式来开始提供资金上的帮助,而且这个钱是可以收回来的,这样的话钱就可以自己持续生钱,可以形成一个循环。我经常要说服别人接受我的观点,他们很多的时候不想听,所以我就起了一个名词“社会企业”。社会企业按照定义就是不为了红利,而是为解决人类问题而建立的企业。

这是全新的企业类型。一开始的时候人们不愿意接受,什么是非红利企业?因为过去人们一提到企业都是非常传统的想法,是要分红的,所以我对传统的企业模式发出了挑战。我觉得经济学家在设计现代经济结构的时候犯了一个根本性错误,就是把人类当成赚钱的机器。也就是说经济学家认为人类一生都是在为自己赚钱,并在此自私本性的基础上建立了经济理论。我认为不是这样的。人性不是关于自私,人性比这个要大很多,人性不是一维的,人性包含多个方面,多个维度。人性是有自私的一面,但是经济学家只关注人性自私的一面,但是我觉得它们应该把无私的方面考虑进去,我觉得无私是非常好的一面。传统的企业只关于人性的自私面,认为人人为自己,不为别人。无私的业务模式刚好相反,全部都是为了别人,为了大家,而不是我自己。而且这个过程可以带来巨大的乐趣。

人们会问, 如果把盈利动机拿掉,整个经济就会转不动了,发展不下去了,你又如何从中获取乐趣呢?因为大部分的经济都是逐利的,赚取利润是让经济运转的重要激励因素。我同意赚钱是一种重要动机,但并不是人们做事情的唯一动机,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我承认赚钱是一种快乐,但是我觉得让其它人快乐是一种更大程度上的快乐。这是两种快乐的比较,选择哪一种取决于你对快乐的理解。对我来说,我帮助别人所带来的快乐要远远超过为自己赚钱所带来的快乐,所以我现在做的,就是创造社会企业帮助解决问题。

现在社会企业的影响已扩展到了孟加拉国之外,现在很多国家开始了建立社会企业来解决问题。我们有太多的现实问题,发达国家、落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各自存在不同的问题。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经济推动的过程中,我们总是一门心思赚钱却没有关注其他方面,因此产生了很多问题。我们已经建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是一种吸取养分的机制,它从底层吸取养分,然后让上层的人非常富有,可底层却很贫乏。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很难停止。政府可以干预,但是政府干预是很有限的,整个经济体系都是从根部吸取养分,不断从社会底层吸取养分和财富,这样便造成了极大的社会贫富差距。85个人的收入就能超过占世界总人口一半的整个底层阶级人们的收入,只要85个人。这是怎样的一种经济体制?无论哪一个国家,贫富差距都越来越大,而且在这种体制下还会变得越来越严重。所以是这种体制造成了贫困。目前我们已经减少了些贫困,这意味着现在贫困人民的生活有所改善,但也并不是有明显的提高。打个比方,如果穷人和过去相比提高了一英寸,上层的人们在同一时段就能上升了一英里,这就是贫富差距。

为什么年轻人会热衷于参加社会企业?因为他们看到了改变的希望。我们在孟加拉让子女上学,他们毕业后拿到了文凭,然后抱怨在孟加拉没有工作,于是这些受过教育的年轻人都变成待业青年。当他们向我抱怨的时候,我会问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份工作呢?是你的教科书上写着你一定要找工作吗,还是你的老师告诉你一定要找到工作?你们一定要找工作的想法从哪儿来的?他们对此感觉非常意外。我告诉他们,找工作是年轻人唯一出路的想法是错误的,应该改变一下想法,每天早晨起床以后要跟自己重复一句话,我不是一个找工作的人,我是为别人创造工作的人,我要走出去,我要做一个创业的人。人类本身有非常良好的创业精神,只不过我们现在的经济体系剥夺了人们创业的冲动和想法,把他们变成为别人打工的机器,我觉得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这错误理解了人类的天性。他们是工作的创造者,是企业家,应该一开始就从高层企业层面出发,而不是从底部的思维模式。所以我们在孟加拉推出了这样一个社会企业项目,鼓励年轻的毕业生提供创业想法,任何一个小的想法都可以,把它告诉我们,我们会投资你的创意,成为你的伙伴。你的想法成功以后可以把当初投资的资金还给我们,再无其他。因为我们并不为了从你身上盈利,而是想帮助你解决问题帮助你成功。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毕业了以后找我们,让我们帮助他们创业,他们有很多很好的想法。有一些是他们父母的想法,他们把父母的想法付诸实践最后变成了企业家。因此当一个人下定决心开始商业计划时,他会发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前景,这也正是我们在做的。我们了解到了欧洲经济发生的问题,意大利的年轻人有40%的失业率,西班牙的年轻人失业率达到60%以上,希腊也超过70%。这恰恰证实了我们所宣扬的经济理论。我一直在问自己,找不到工作是因为年轻人自己有问题吗?他们本身是非常聪明的人,可为什么找不到工作呢?这正是因为我们的体制禁锢了他的自由,给他戴上了枷锁。我认为不应该由体制来惩罚人们,而应该反过来,让人们去惩治没有起到良好作用的体制。因为我们是自由的人,我们有这样行动的能力,而不是说坐在那里被动的接受系统的安排,然后被丢在垃圾筒里说你是对社会没有用的人,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不是一百万和两百万人,是十几亿的年轻人没有机会。

我一直在强调我自己的想法,与此同时也一直在提供我自己的解决方案。所以现在我收到了瑞典的邀请去解决同样的问题,这很令人意外,因为大家都认为瑞典是非常完美的欧洲先进经济体,但他们也有这样的青年失业问题而且解决不了。他们和我说,你在孟加拉搞社会企业很成功,能不能也帮助一下我们,所以现在我们在和瑞典合作,建立新的体系以解决年轻人失业的问题。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是失业的,没有任何原因。只不过有时我们的想法局限了我们,让我们相信必定会有一些人因为不能适应经济环境而找不到工作。但为什么不让环境来适应我们?我们都有自己的才华,我们可以创造企业,创造经济,而经济却不能创造我们。做自己的事,靠自己的能力解决问题,正是人们创造的天性。如果人们都能正确的意识到这一点,就不会有人再贫困。

如果我们能够修正这个体制里的问题,也就不会再剩下一个闲人,失业这个词我们就再也用不到了。我们未来可能根本连失业这个词都没有听过,因为失业不符合常理,这正是我们的目标。

注:

本文为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近期在北京大学所作演讲的全文。

(作者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FT中文网
相关推荐: 根源体制而是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