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宋鲁郑:凡事遇到中国,西方就搞双重标准

2015-01-06 13:40:20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中国的贷款能力超过世界银行,西方垄断权没有了。中国造的工业品物美价廉,西方没有办法和中国竞争。200多种工业品中国产量第一。第三原材料定价权,中国买什么什么贵。所以说中国真的是客观威胁到了西方。你威胁到它,它自然要想办法遏制你。那就是搞颜色革命。作者为旅法学者,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2014年12月18日,笔者应邀在山东师范学院与山东艺术学院演讲《从海外看中国制度演变及其优势》。在山艺,“意外”就历史与现实问题撞出激烈火花,提问和回答均激起片片掌声。这样的一幕过去仅在清华大学与南开大学上演过。其实这意外也是意料之中。因为艺术创作更偏重对自由的追求,更易有叛逆和批判色彩,中外皆然。面对当代大学生的敏锐、超越条条框框无禁区,政府、高校一是要正视和面对,二是要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至少能提供一种站得住脚的论述。

以下为问答环节实录。

学生:我有几个问题。你刚才说到中国共产党的优势在于它的高效,以及有效的人才培养和选拔机制,那么我想问一下,它的范围在哪里?现在政府绝大多数官员都是共产党员,我能否问一下,这个范围是否有点小了?

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说到执政党和反对党的问题。你说外国的执政党上台以后是有一个执政期限的保障。比如说美国总统四年一换,然后可以连任两届,就是八年。像小布什(虽然无能)但就可以一直干下去。我想提问一个反例。就是美国总统克林顿还有他的一个前任叫做尼克松,他们是遭到反对党的弹劾而下台的。中国就没有这样的情况。

第三,你说国外执政党在上台之后,将反对党闲置起来,不让它参与过问政治,但我们也看到,正如你刚才说到的,(日本前首相)菅直人他是遭到反对党的弹劾下台了,我觉的这是外国在野党充分发挥了它的弹劾作用,并不是你说的那样被闲置起来了,一点权力也没有。

再一个是腐败问题。你既然说到每个国家都有腐败的情况,那么何以解决呢?以及它们的解决方式有什么不同呢?日本的前水产大臣因为腐败在家中自杀了,但中国呢?我们看到,仅仅是审判完了以后,判处死缓,然后就不了了之。(现场同学自发响起热烈的掌声)。

再一个是……

宋:还有第五个吗?已经第四个问题了,还有第五个吗?

学生:我还可以再问吗?(学生大笑)

宋:一般啊,你问再多问题,也只送你一本书(学生大笑)。你想再问可以啊,不过能告诉我还有多少问题吗?

学生:还有一个。你说TCL收购法国的一个企业,中国的投资商赔了好几个亿。你说中国和法国的法律不一样。法国是保留老弱病残,而年富力强的全部裁掉。因为年富力强的好找工作。而中国是年富力强的保留掉,老弱病残的裁掉。我觉的这是一个人权的体现。中国是不是在这一方面有所忽视?我的提问结束。(全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注:演讲中指TCL收购法国汤姆逊电视公司后欲根据法国法律裁掉多余的员工,但遇到潜规则:只能裁掉年富力强的员工,因为他们容易再找到工作。变优胜劣汰为优汰劣胜)。

宋:现在还有打瞌睡的同学吗?没有是吧?刚才我演讲的时候还有。这个同学的提问起码有一个效果,大家都精神起来了。我也一样。

第一个问题是人才的选拔。八千万党员,在这个范围内选拔,其实我觉的已经足够了。你觉得中国十三亿人里面,能有八千万政治精英吗?我真的觉得是已经足够了。

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是从公务员队伍里面去选,但大家都知道公务员是要考的。而且百分之一百没有作弊的可能性。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下公务员怎么面试。笔试就不说了。比如说今天九点面试,考生来了,监考老师也来了。然后考生当时抽签,去哪个教室。面试老师也当场抽签,去哪个教室。除非你把所有的监考老师都买通。这是不可能的。你(笔试)入了围就已经很有实力了。所以它是很公平的。

所以对于你第一个问题,从八千万党员中选拔实际是已足够了。今天的共产党是一个精英政党,它不是一个大众政党,它和创党时已经不一样了。那时可以说是工人党,农民党,都没问题。但现在它已经是一个精英政党了。你再扩大也可以,但我认为已经足够了。最根本的是它公平,公务员都是考进去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你提到了尼克松,尼克松在西方是作为一个反面教材来用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被拿来作为正面教材来用。所以你确实要想想为什么。其实西方的东西,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没必要为它辩护嘛。尼克松身为一个总统,居然违反它们国家的政治规则和原则,去窃听他的政治对手,这是多么严重的一个(政治)错误。这是丑闻啊。当然尼克松是日本人,早就自杀了。所以这样一个丑闻怎么可以当一个正面的东西来肯定它呢?这是我不解的一个地方。

克林顿被弹劾,他不是因为有绯闻,是因为他对国会撒谎了。当然这也不是一个好的事情。只不过克林顿他仗着自己治理国家不错,还仗着本党议员在国会占多数,所以他不怕弹劾(也没有因弹劾而下台),他也不是一个正面的例子。

我在演讲中有部分内容没有讲,中国前后三十年体制是不一样的。前三十年是一人决策,终身制。后三十年改成集体决策,任期制。但这个过程不是一步到位的。邓小平开始推行(体制改革的),但邓小平可以不受这个规则的约束。他只是一个全国桥牌协会主席,什么职务也没有,但九二年南巡,全党都接受。他当时还成立一个顾问委员会。尽管这个改革是他推行的,但一开始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到了江泽民时代,顾问委员会取消了,但江泽民主席继续担任了军委主席两年。两年之后交接给胡锦涛主席。胡主席到2012年时就裸退了。这也说明任何一个政治发展都是有一个过程的,不是一步到位式的。你可以指责江主席为什么不能裸退呢?你也可以指责邓小平为什么要搞一个顾问委员会呢?但是我们应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去理解。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它就是合理的。现在谁说南巡不对了?反而都认为南巡又一次改变了中国。所以你看一个人,要还原到历史中去。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标准。就比如说华盛顿,美国国父,伟人。但他同时也是奴隶主啊。现在有人指责他吗?说还搞什么人权啊,人人平等啊。不是很虚伪吗?还有杰斐逊,和奴隶生了孩子就买掉,还有人性吗?但在那个时代,就是正常的。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