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加藤嘉一:安倍最长可执政到2018年12月?

2014-12-05 20:01:16 作者: 加藤嘉一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前解散了众议院。日本首相拥有根据自己的判断随时解散国会的特权。作为一名选民,既然民选的首相说要解散,那我也不得不服从。毕竟自己选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前解散了众议院。日本首相拥有根据自己的判断随时解散国会的特权。作为一名选民,既然民选的首相说要解散,那我也不得不服从。毕竟自己选的。

安倍首相给出的“大义名分”是:本来说好的把消费税从8%增加到10%的约定,先不做了,从说好的2015年10月延长1年半。既然做出了违背之前说好的约定,就务必问问选民,请选民判断我所做出的这一决定是对的,还是不对的。

安倍首相做出延长增税的一个重大的背景是最近处于低迷的经济数据。把消费税从5%增加到8%的今年4月份之后(消费税本来说好分两步增加:2014年4月从5至8%;2015年10月从8至10%),经济数据恶化。今年第二季度,GDP环比下滑1.9%,按年率计算下滑7.3%;第三季度,日本GDP环比下降0.4%,按你年率计算下滑1.6%,远远低于市场预期。消费税从5%增至8%之后的数据恶化超出预期,安倍首相就认为,倘若按原计划明年10月再次增税,经济不就更差了吗?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呢?核心的原因如大多数日本政治观察者们提出,此刻在野党没有准备好,自己支持率也没那么差(根据《日本经济新闻》11月21日至23日实施的舆论调查,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为44%),那么,趁这个机会解散众议院,搞一次选举,一方面能够以民主选举的形式证明自己内阁的正当性,另一方面还能够延长自己内阁的寿命,最长可以执政到2018年12月。

还有一个原因是,明年以后,安倍首相将进一步强有力推出自己所抱有的“日本梦”,在安保政策上的集体自卫权之行使,以及修改宪法第九条等议事议程将浮出水面上来。而安倍首先深知,这些政策并不符合日本选民的“口味”,不少百姓对于“日本放弃和平宪法,祖国称为可打仗的国家”是感到天生的厌烦和反对的。那么,到时候安倍内阁支持率很有可能遭受打击。这也是安倍首相做出此刻解散众议院的成因。

作为一名日本选民,虽然服从安倍首相的决定,但要提出3个疑问。

首先,安倍首相如何判断解散众议院的时机,以及其中的企图和胜算,这些问题我不问,他有他的想法和做法。不过,安倍首相给出的“大义名分”,即“增税正不正确”作为选举焦点的政治手法合理吗?

可想而知,没有一个选民从心理上欢迎增税的,毕竟要多花钱,即使明白从日本未来的财政状况看,非增税不可,否则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无法维持下去。值得注意的是,此刻包括民主党在内的在野党也没有反对增税,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此轮选举的焦点上,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所有党派,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政治立场都是一致的。问题是,选民凭什么投票?对于一次没有选择的选举,怎么投票?我坚决认为,政党政治中民主选举的前提是有选择。倘若没有选择,选举本身的合理性就成问题了。

其次,安倍首相说“经济数据没有预期得好,所以延长增税,避免经济进一步恶化”。不过,经济数据没有预期得好的原因是什么?我记得,今年4月消费税增加之前政府主张“因增税而导致的下滑是暂时的,经济将早期内得到恢复”。但从第二和第三季度的数据看,经济明显没有恢复。据说,“安倍经济学”的一个贡献是日元的贬值,因为它有利于出口产业(往往是大企业)增加利润,从而股票上涨,奉献于经济的增长。问题是,日元贬值之后,日本经济变好了吗?

日本著名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先生最近撰稿给日本财经媒体《Diamond Online》的文章中提出,2010年的时候,人们讨论“如此高的日元迫使日本经济崩溃”,那一年,日本实际GDP增长3.4%,而日元大大贬值后的2013年的实际增长率为2.2%。可见,货币的贬值并没有提升经济的增长。对此,野口先生提出两个理由。一,日元贬值后进口价格上涨,消费者面对的价格随之上涨,压低实际消费。2013年的劳动者实际报酬增长率为0.5%,低于2010年的1.9%。从警惕消费的负面影响的角度说,政府应该担心的不是货币升值,而是货币贬值;二,日元贬值并不增加实际出口。

倘若说“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的贡献是货币的贬值,但它并没有改善日本经济,国民对经济的实际感受还不断恶化,因为物价上涨,收入没涨。那么,安倍首相此刻从“经济数据没有预期得好,所以延长增税,避免经济进一步恶化”的角度解散众议院,说“这才是民主”有合理性或逻辑性吗?我个人估计,安倍首相在有关选举演说等政治活动的过程中,无疑有意回避“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和缺陷这些自我检验的问题,而把焦点集中放在“大家愿意接受增税吗?”这一没有选择的“感情问题”。值得观察的是,究竟有多少日本选民不从暂时“想不想多花钱”的情绪角度,而从安倍首相的经济政策实际上怎么样的理性角度寻找自己的投票动机和对象。

最后,既然安倍首相通过解散众议院的方式延长自己的政治寿命,那么,他是否应该向老百姓表明自己任期结束之前打算做什么,不仅仅停留在“要不要延长增税”,而应该大胆地主张“安倍经济学”除了已经实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外,真正使得日本经济可持续的结构改革准备得怎么样,将如何实施的未来问题。

此外,既然在此轮选举中安倍首相很有可能取得的胜利在程序上可以使他执政到2018年,那么,涉及到安倍首相所抱有的“日本梦”的一系列政策法规,他是否也有责任适当地讨论,展开。比如,集体自卫权将怎么实施,将如何探讨修改宪法的问题,以及日本接下来在国际社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等问题。

如果安倍首相真的希望圆满完成自己作为首相的任期,并实现自己的执政理念和目标,即称为真正的日本宰相,此刻千万不要狭隘,为技术性问题弄来弄去,避来避去,而大胆地从宏观战略的角度谈论自己的日本梦,除非在一次没有敌人的选举上打败敌人的结局能够满足政治家安倍晋三的信念。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凤凰博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