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林华:墨西哥高铁合同的非正常死亡

2014-11-11 17:08:09 作者: 林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合同是商业的基础。在商业上真正取得成功就必须重视合同,尊重法律。

被视为中国制造开始占领全球市场象征的墨西哥高铁项目突然变盘,墨西哥总统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宣布中国铁建、中国南车等国企集体中标的44亿美元高铁合同投标无效。有意思的是在所有人都以为投标公司将蒙受损失且专家预估损失达到数千万元情况下,中国铁建和中国南车高管不约而同公开否认撤销投标结果会对公司造成损失。群众对领导的果断表态很满意,但似这般随时被毁单子的风险无论如何没有人乐见。

有约必守是合同法的原则也是前提,任何国家法律都没有例外。之所以有会屡屡毁约发生,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合同中对一方违约责任约定的轻描淡写。要知道一旦违约收益比承担违约责任更有诱惑,就无异于鼓励毁约。

中国铝业在2008年以无人叫板的140亿美元高价收购世界第二大矿业公司力拓9%的股份,随即铁矿石价格和力拓股价一路暴跌。也许是为了摊平投资成本,中国铝业在2009年做出追加195亿美元投资力拓的重大决定。这个决策是如此英明果断神武,以致在中铝和力拓签约之后铁矿石行情立刻从熊转牛,中铝持有力拓股份的价值也滚滚上涨。令人惊异的是,中铝在和力拓的投资协议里仅为完成交易向力拓约定了标的额1%即1.95亿美元的违约金,而且身为力拓大股东的中铝还优雅的放弃了对力拓的管理和运营权,变成了纯粹的财务投资人。力拓身价在1年内飙升1倍,面对195亿美元的增值和1.95亿美元的违约金,力拓同样优雅的选择了违约。

国企被一纸合同玩残不算见外了,国足被玩的故事更有点神乎其神。中国足协重金引进西班牙教练卡马乔,把国足带入敢在主场被泰国青年队踢成1:5的输球新境界。输到黑脸的足协在打算解除和卡马乔的教练合同时才发现合同不仅没有约定卡马乔对球队成绩承担任何责任,反而约定了100%薪水的解约金。足协官方辩称:“如果执教成绩不能达到要求,足协可以选择中止合同。这是为了防止一旦新任的主教练执教无法达到各方面的要求,足协至少有解约的主动权。” 不上班还工资全拿,这样的解约权每个教练希望能碰到。足协最后为解约不仅向卡马乔支付了税后645万欧元(约5150万元人民币),还一并承担了2500万元人民币的。奇迹有没有幕后原因不便臆测,但中国足协从来没有否认这样一则公开报道“当初选帅团队不但没有配备律师,就连专门的西班牙语翻译都没有,足协只带了一位英语翻译前往西班牙”,“律师直到双方签字画押后才看到合同”。

签合同不带律师玩倒不是国企的专利,新华都诉云南红塔的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也是一次不带律师玩的拍案惊奇。在这份新华都总裁唐骏对修改稿“只花了十分钟时间读”的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了“如本协议得不到相关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甲方(云南红塔)应及时通知乙方(新华都),并将乙方支付的全部款项不计利息,退还给乙方,甲乙双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云南红塔在协议生效后拖延股权过户几年,再以上级单位中烟草公司不同意转让股权为由解除合同。新华都向法院起诉云南红塔,要求院确认股份转让协议有效并要求红塔赔偿损失11.6亿。案件从云南省高院一直诉到最高院,新华都因为这条解约约定一审和终审都遭败诉,届时双方争议的6581.39万股云南白药股份价格已经上涨超过30亿,加上赔偿金11.6亿,新华都损失超过40亿人民币。

合同是平等的规则,双方谈判地位相当就都可以对等利用合同。把中国铁建/南车、中国足协和新华都的失利归结为合同规则是错误的,这几个案例站在对方角度来看就是对合同规则的成功利用。梅因总结历史进步的规律是“从身份到契约”。欧美从文化到企业运营,客观上远比中国的企业和部门重视合同,从而也更善于利用合同。微软发迹归功于技术实力,也归功于盖茨在父亲老盖茨作为一名资深律师帮助下,在微软和IBM谈判中保住了软件的非独家授权,从而为微软在IBM之外开拓更更大市场打下基础。

合同是商业的基础。在商业上真正取得成功就必须重视合同,尊重法律。反之,上面的例子已经够了。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知识产权界
相关推荐: 高铁墨西哥合同林华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