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于时语:美国对付“伊斯兰国”是越战版重演?

2014-10-27 09:46:54 作者: 于时语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就战斗意志讲,越共靠的是民族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结合,而“伊斯兰国”靠的是更具号召力的宗教极端思想。人们或许会提到北越政府获得了中苏两个大国的财力支持。那么如美国传媒分析,“伊斯兰国”代表的逊尼派极端主义,根基是沙特阿拉伯的瓦哈比“国教”,以及因此而来的海湾地区金钱资源。

1

据各种报道,奥巴马月前下令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进展成果相当有限,而且引发不少事与愿违的“意外”效应。叙利亚库尔德族重镇科巴尼遭到伊斯兰国武装围攻,危在旦夕,土耳其政府见死不救,反而恢复对境内库尔德族组织的军事镇压,导致内部库尔德族骚乱,便是例子。对比之下,伊朗却表示愿意直接支持科巴尼城的库尔德族武装,是“伊斯兰国”崛起引发的地缘布局重组的有趣例子。此处不论。

更重要的,是针对意志顽强、资源丰富的“伊斯兰国”武装组织,奥巴马的空中轰炸战略日益显示很大的局限性,不仅无法根除消灭这一极端主义运动,更会促进它由伊拉克-叙利亚扩及约旦、黎巴嫩甚至土耳其等国,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再因其比基地组织更为激进的意识形态,在伊斯兰世界渗透扩张,并且通过征召大批欧美土生穆斯林青年,成为对西方世界的严重威胁。

从“伊斯兰国”组织的国际性和上述多米诺骨牌效应,如《纽约时报》新近承认,可以看到奥巴马目前战争决策与越南战争的某种平行相似性,特别是华盛顿会陷入越战初期的“逐步升级”战略陷阱而难以自拔。

不妨简单回顾一下越南战争中美国由“逐步升级”发展到全面投入的过程。越战的开端,是北越指挥的越共武装在南越的发展,引起华盛顿担心国际共运在印度支那和东南亚扩张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肯尼迪总统被刺后,继任的约翰逊总统原先维持了有限军事援助干预政策。1964年夏秋之际,所谓“东京湾事件”后,美国国会授权约翰逊开始轰炸北越。可是在同时的总统竞选中,约翰逊仍然信誓旦旦地宣布不会派遣地面部队,“送美国青年去做该是亚洲青年干的任务”。然而约翰逊赢得连任之后,随着南越政府节节败退,以及美国共和党鹰派攻击白宫没有大力制止共产主义扩张威胁,越战迅速“美国化”,除了扩大对北越的轰炸,原来美国“军事顾问”变成直接参战的美军部队。尤其是1965年的德浪河谷战役,成为美军地面部队大规模参战的起点。战争也逐渐从越南延伸到整个印度支那。

奥巴马和约翰逊处境类似

奥巴马面对“伊斯兰国”的困境,与约翰逊面对越共十分相似。美国训练装备的伊拉克政府军和其他“温和”伊斯兰武装,始终像当年南越政府军是扶不起的阿斗。而在民主党已经面临的国会中期选举逆风中,共和党新近加上了白宫对伊斯兰激进主义威胁软弱无力的宣传。

据《华盛顿邮报》,针对“伊斯兰国”组织,奥巴马政府目前正在考虑以下多项“逐步升级”措施:

每日出动轰炸次数从十数次增加到150次以上。

向伊拉克增派阿帕奇武装攻击直升飞机,阻挡“伊斯兰国”在安巴尔省的攻势。

加快对伊拉克政府军和叙利亚“温和”伊斯兰武装的装备训练。

在叙利亚北部边界设立“禁飞区”,把战争对象扩大到阿萨德政权。

最有风险的,是派遣“军事顾问”直接参与伊拉克政府军的军事行动。

与越战相比,奥巴马政府可以说正在逐步升级的初期。但是派遣“军事顾问”显然是个相当不祥的兆头。连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也已数次表示:要彻底击败“伊斯兰国”,派遣地面部队可能是难以避免的步骤。

美国政府的“情报沙皇”──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James Clapper)将军前些时候对媒体总结美国最新发布的《国家情报战略》,已经预示了华盛顿难以避免重蹈越战覆辙的教训。克拉珀强调美国政府未能预测“伊斯兰国”势力崛起的原因,乃是重复了越战的主要情报失误:低估了敌手的战斗意志:“我们低估了越共和北越,而高估了南越〔的战斗意志〕。”

这个失误,其实就是我多次指出美国扶植第三世界喽罗的软肋──缺乏托洛茨基的组织天才。而白宫目前仍然寄主要希望于加速训练装备亲西方武装,意味华盛顿如果无法接受伊斯兰激进主义控制大片中东地盘,最后会无法避免越战的最后升级──地面部队。

就战斗意志讲,越共靠的是民族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结合,而“伊斯兰国”靠的是更具号召力的宗教极端思想。人们或许会提到北越政府获得了中苏两个大国的财力支持。那么如美国传媒分析,“伊斯兰国”代表的逊尼派极端主义,根基是沙特阿拉伯的瓦哈比“国教”,以及因此而来的海湾地区金钱资源。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