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杨锐:香港,是谁在利用学生“占中”

2014-10-23 10:04:00 作者: 杨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面对学运,面对街头越聚越多、慷慨激昂的学生,政府如何做到既保护学生追求正义与真理的激情,让学生心服口服而又体面地回到校园,又不被学运牵着鼻子走,确实是对政府政治智慧极大的考验。

5

香港“占领中环”行动引世人关注,笔者有幸生在一个信息开放的网络时代,又身处局外,可以听到各方不同的声音:声援的和反对的。作为一名曾经也上街参加过游行的“过来人”,大学毕业20多年之后的今天,面对香港的情形时,实在忍不住想说两句。

曾经也是学生的笔者,对香港学生争取民主的热情,有发自内心而毫无保留的认同,正如当年我们为反腐败而走上街头时的满腔热情。然而,当20多年前的学潮走到后期,虽然很多慷慨激昂的演讲容易让人热血沸腾,但意识到当时的局势已超出了自己——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的智慧的时候,笔者选择了静静地站在一边,从同学情义的角度,为参加静坐的同学送衣送水。20多年之后再度忆起,虽说年轻时未能全身心地投入一场千载难逢的历史事件,不曾热血沸腾一次,似乎是生命的一个遗憾,但也为自己当年的诚实和理性而自豪——尽管当时的理性多少有些与年龄不符。

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多,越来越理解和认同政府的许多立场——这几乎肯定会被说成是随年长而来的保守,但是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人成长的结果——无论何时的学运,政府对学生喊出最多的话,总是在承认学生爱国与追求正义的热情的同时,告诫学生不要被少数居心不良的人利用,总是说最好的爱国方式是回到校园好好学习。

其实,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看,这样的劝告不无善意和用心良苦,也是理性的;但热血沸腾、豪情万丈的学生,哪里听得进去。

学生走上街头,毫不奇怪。从教育学的角度,一代人成长的过程中,很多人都会经历一个判逆期,出现反社会情绪——无论他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社会。从社会学的角度,基本上十年为一代人,因此几乎每隔十年,积累在年轻人身上的能量和热情,总是需要释放一下。只要一有机会,年轻人的激情便最容易被点燃。

笔者曾经也是学生,因此丝毫也不指望几句话,就让正在参加“占中”的学生回到校园,倒是觉得那些别有用心的成年人,当他们让学生上街头,甚至连中学生都不放过的时候,笔者在他们身上没有看到对学生们应有的责任心和爱心,说得宽容点是愚蠢,说得准确一点就是自私——实在枉为人父,枉为人母,更枉为人师。

作为成年人,平心而论,别说中学生,就算是专科生甚至大学生,他们的年龄、阅历、心智和视野,相对于管理国家而言都尚有局限。成年人应该做的是引导学生建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而不是利用他们成长过程中的特点,去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

因此,在今日的香港,到底是谁在“占中”?

20多年前,被正义感点燃的我们总是把“爱国无罪”挂在嘴边;今天,相信正在“占中”的学生也一定觉得,争取民主是自己义无反顾的使命,追求真理无罪。这确实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然而,单纯的热情不等于爱国,也不代表追求真理,国家和社会更需要理性的治理。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忘记,社会安定富强、人民幸福,在任何时候都是硬道理。

新加坡李显龙总理10月3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向1500名校友发表题为“转型中的新加坡——下个阶段”的演讲时,呼吁新加坡人在看待国家大事时应情理兼具,认为政府绝对不应该铁石心肠,无视民间疾苦,但与此同时,也不能漠视须维系国家生存的硬道理,关键是得在情与理之间取得平衡。

因而,面对学运,面对街头越聚越多、慷慨激昂的学生,政府如何做到既保护学生追求正义与真理的激情,让学生心服口服而又体面地回到校园,又不被学运牵着鼻子走,确实是对政府政治智慧极大的考验。

作者是中国资深媒体人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