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摩罗:红色文化同样辉煌灿烂

2014-10-20 17:57:45 作者: 摩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近代百余年,我们的教育和文化实践,大多数时期都是奉行全盘西化政策——只读西方书,只研究西方模式,只学习西方榜样。经过从幼儿园到博士毕业20多年的学习,西方的一套概念体系,主导着中国学子的大脑。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人,都是这样生产出来的,还有许多商人、官员,也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3

有那么一些中国人,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颇为排斥,对中国的社会现实更加看不顺眼。他们认为中国各方面情况都很糟,总想拽着中国跟着他们跑。拽不动了就天天预言中国马上要崩溃。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他们已经预言了30多年,每一次预言都落空,但是他们仍在百折不挠地继续做这种不接地气的预言。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荒唐现象?原因之一是,这些人的文化资源和知识体系太单一了。近代百余年,我们的教育和文化实践,大多数时期都是奉行全盘西化政策——只读西方书,只研究西方模式,只学习西方榜样。经过从幼儿园到博士毕业20多年的学习,西方的一套概念体系,主导着中国学子的大脑。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人,都是这样生产出来的,还有许多商人、官员,也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西方的那套概念,可能是在描述一只麻雀,中国则可能是个黄鹂,也可能是个乌鸦,也可能是个孔雀,甚至可能是大象或老虎。总之,中国的确不是那只麻雀,拿一份麻雀说明书来套中国,怎么都无法套上。企图用麻雀理论指导孔雀的发展,更是荒诞不经。眼看着这只孔雀昂首阔步,却没有一步踩在麻雀的脚印上,他们就着急起来,就预言孔雀一定要崩溃。尽管这预言已经被事实否定了几十次,他们还是这样锲而不舍地预言着。

为了掩盖他们的失败,他们拼命强调这套舶来的麻雀理论是绝对真理,强调作为麻雀的西方社会是唯一正确的,中国作为一只孔雀本身就错了,就不该长成这样,更不该这么走路。于是他们站在西方立场,愤怒控诉中国作为一只孔雀的“罪行”。

实际上孔雀自有孔雀的成长经历和发展逻辑,自有孔雀的文化理想和表达方式。只是在近代以来的失败悲情中,我们对自己的文化资源,出现了完全错误的认知,并于1912年将它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后来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反抗殖民侵略,建立了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创造了同样辉煌灿烂的红色文化。可是在近来几十年的社会发展中,红色文化也不断遭遇边缘化甚至妖魔化。我们就这样反复抛弃本土文化,只剩下舶来的西方文化作为我们的立国之本。那些人受此误导,根本不懂得蹲下身子研究中国的社会现实,甚至不承认中国社会的合法性。他们天天啄食中国的孔雀肉,却天天唱着西方的麻雀歌。

改变这种荒谬现象,要从两方面努力。一是从国家层面,要把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作为中国国民教育的主要资源,传播给一代一代的中华儿女,让他们从小就学唱孔雀歌,从小就理解孔雀的道路和前途。二是个人层面,那些学了一肚子麻雀理论的国人,要面对中国是一只孔雀这个现实,要接受孔雀的崛起与腾飞,要积极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在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方面补补课,再也不要唱着麻雀歌诅咒孔雀的崩溃与灭亡。▲(作者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环球时报
相关推荐: 摩罗红色文化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