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评“李希光:理解蒙古精英对中国今天的态度”文中观点

2014-09-20 10:19:00 作者: 王闻达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观当局培养的无骨专家,往往从意识形态出发看待历史,闹出诸多笑话。如果当初把和族列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抗日战争在他们看来也就变成了内战”。

1、中国“在中亚、亚洲内陆的文化和学术话语权上声音极弱”。

自从猫论出世后,中国即将道德踩于脚下,致拜金主义横行,除了卖地皮,还有就是开血汗工厂剥削农民之外,在文化上几无任何建树。中国在世界人民面前的形象是一个有钱没文化的土豪形象,几乎把祖先之荣耀丢光。

在国际上,中国的文化与学术话语权弱,其根由在此。

2、“蒙古不承认成吉思汗是中国英雄,元朝不是中国朝代”。

此点与汉人观点一致。

3、中国年轻学者说“不承认元朝是外国人统治,就像不承认清朝是外国人统治一样。中国是多民族国家,多数统治者为少数民族,如唐、辽、金、元、满。不承认元朝是中国一个朝代,等于不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

看样子,这个中国年轻学者是一个煳涂蛋。如果俄罗斯不承认蒙古人建立的钦察汗国是外国人统治,则等于不承认俄罗斯联邦境内的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蒙古土尔扈特部和杜尔伯特部),布里亚特共和国(厄鲁特蒙古人近支),附近还包括两个自治区:阿加布里亚特自治区、乌斯季奥尔登斯基布里亚特自治区,另外加上图瓦共和国(唐努乌梁海和阿尔泰共和国)是属于俄罗斯的一部分?

如果俄罗斯不承认满清是他们的一个朝代,那麽海参崴就自动回到中国?

文中提到的“中国学者”举的“少民”统治中国的例子,竟然还列举了唐朝。从国际学术交流来看,中国学者的水平完全落在下风,更谈不上主导。高度行政化的中国虽然垄断了学术资源,却培养不出一流的学者,只能培养出来的一些脑残。没有民族本位,所看世界必与外部无谓地纠缠在一起。

此“中国学者”是否以鞑系身份在国际场合代表中国?

4、“蒙古学者一开口就是谴责满清,认为蒙古分裂是300年来满清压迫的结果。“蒙古通过藏传佛教获得团结,但不是政治团结。”

在下赞同这样的观点,满人统治蒙古时期,各部旗之间完全是隔绝统治。民族隔离做法是满清的一大发明,今天类似的作法是户口制。

5、哥伦比亚大学莫里斯教授:“畅销书是写不出真实历史的。”

同意此点,比如桐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6、莫里斯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匈奴要与秦汉交换商品,中国人认为游牧人是野蛮人,中国啥都有,拒绝交换。结果,匈奴向汉朝发动了战争。”

此说是典型洋人视角,他不说匈奴不事生产,没有东西交换,只能依靠抢。

7、“匈奴是蒙古人的祖先,”蒙古科学院比拉院士说。“但是,匈奴没有文字。长期以来,匈奴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是中国人描绘出来的。人们通过《史记》作者司马迁和《汉书》作者班固去了解。司马迁用最丑陋的语言记载匈奴和单于。我们今天能否改变司马迁留给人们的匈奴印象?”哥伦比亚大学莫里斯教授说。

彼皆认为司马迁丑化了“匈奴”的形象。鞑系都有想通过乱认祖先,延伸自己的文明史的作法,“满蒙回”无不如此。如果是承认他们的说法,那么就等于认同他们曾经是最早参与竞争中华主导地位的族群,这样即不符合事实,也必为将来的纷争埋下隐患。

如果按比拉院士和莫里斯教授的想法,纠正世人对匈奴形象,面对匈奴本身没有文字这种残酷事实,相关漂白作法也只能依靠戏说。这与其所说“畅销书是写不出真实历史的”,给人感觉洋人似乎是明里一套暗里又一套。

把汉人崇拜的加以贬低,将汉人肯定的加以否定,此异族与洋人漂白之法也。

居住在美国纽约的桐华,是否参与了洋人漂白异族的项目,才写出《大漠谣》来颠覆《史记》中对汉家英雄及匈奴的描述?看似不无关联。

匈奴人“子妻其母,贵壮贱老”,司马迁皆据实书写。鞑系和洋人之反对,符合彼势图颠覆中华文明的立场,汉人维护司马迁也是汉人立场,司马迁做的不错。    

8、“美国新清史观十分强势,认为清朝不是汉人(Chinese)帝国,清是满族强迫多个民族国家集合一起的帝国,蒙古等都是满清的保护国或殖民地。满清崩溃,各民族,如汉、蒙、藏、维都应脱离满清疆界,成为独立国家”

美国新清史学者为洋人搞研究是想将中国地盘划小,汉人虽认可部份观点,但坚持汉人主导。

庙堂上的“历史学者”们为力保“职称和和所谓的学术地位”而歇斯底里,但却在美国新清史学派的强大攻势之下,败下阵来。能够和美国新清史学派较量的汉圈理论,彼双方都视而不见。但汉圈的思想已经在互联网上,在汉人社会中广泛的流传。

最后,关于蒙古学者对于共同历史的看法,这篇文章印证了之前汉圈流行的一些说法。通过这篇文章,在史观方面,让我们看到了境外的学术研究的“正常人”,也见识了代表中国的所谓“中国学者”之水平。一个乌合之众的体制,压制的是正常民族思维。一个处处以政权思维出发的体制,也无法出正常的学者。

“观当局培养的无骨专家,往往从意识形态出发看待历史,闹出诸多笑话。如果当初把和族列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抗日战争在他们看来也就变成了内战”。

此即是国朝史观最大的漏洞,和面团式的价值观与民族政策,制造了一堆假东西,却掩盖了本真。所以到了国门之外,一定是撞得鼻青脸肿。即出不去,也无胆量与民间交流。即丢不起人,也放不下架子,只能整日在玻璃缸里搞研究,自然就出不了成果。

责任编辑:郭守礼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