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数学:说说各政权之间的妖魔化问题

2014-09-15 10:53:24 作者: 数学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政权的妖魔化分为两类,一类是政权的敌人,要妖魔化这个政权,因此而搜集各种证据,来证明这个政权杀人啊,虐待啊,逼得人自杀啊,经济搞不好啊,没有自由啊,民不聊生啊,等等。

政权的妖魔化分为两类,一类是政权的敌人,要妖魔化这个政权,因此而搜集各种证据,来证明这个政权杀人啊,虐待啊,逼得人自杀啊,经济搞不好啊,没有自由啊,民不聊生啊,等等。 另一类是政权的继任者,也会妖魔化前任,形容自己的前任是个笨蛋,是个虐待狂,迫害狂,自己则是英明无比,前任干尽了坏事,自从自己上台以后,一切都开始变好,没有变好的部分, 都怪前任。

而有的时候,政权的继任者的敌人,同时也是他的前任的敌人,而且继续存在,继续妖魔化,但是,对前任的妖魔化这一点上,继任者的宣传目标和敌人的宣传目标是一致的,形成交集。但 是政权的敌人同时还要妖魔化继任者,因此是认为无论前任还是继任者,都是坏蛋,都在坏事,都搞得民不聊生,都没有自由,等等。这也是因为政权的敌人的目标是要夺权。

这一点我可以来拿唱卡拉OK来说比方。一个大的卡拉OK会场,话筒只有一个,因此大家要么争抢,要么轮流。当某甲上台唱的时候,他总以为自己唱的歌美妙动听。后来某乙上台,某乙通常 认为某甲唱得很臭,很难听,自己才是真正唱得好听,因此就唱啊唱。

两个人都把自己唱歌的声音给录下来了,这个录的音就是历史。但是,无论某甲还是某乙,都有一些缺陷,有一些甚至是严重地跑调,怎么办呢?因此尽量不提,不提的部分被称之为敏感问 题,其实是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修补。如果是某甲或者某乙自己修补自己的录音,通常就要进行某些后期处理,把声音处理得好听,然后放给别人听,说你们听,这就是 我当时唱的美妙动听的歌曲。如果某甲或者某乙修改的是对方的录音带,那通常就是尽量把声音修改得很难听,然后再放出来,就可以说你们听,他唱得多么差。所以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 娘就这么回事。

某甲唱歌前假设他很民主,请求大家意见,这歌应当怎么唱,根据大家的意见唱了一首歌,结果很平庸,也不太好听。而某乙有风格,不征求大家意见,不争论,你们听我唱,听完之后就知 道我唱得好听了,这说明了某乙的自信。但是这里面有风险。就是说,如果后来果然唱得好听,大家就服气了,如果唱砸了呢?那大家就骂声一片。

其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故意要把歌唱得难听的,都是要努力向大家证明自己唱的歌才好听的,这个前台意识可能是一种共性,至少大家都在希望把事情做好。

比如前苏联,赫鲁晓夫开创妖魔化他的前任斯大林的先河,把斯大林形容成暴君,白痴,但是这就和试图颠覆苏联的敌人的宣传合上了拍。

后来赫鲁晓夫被赶下了台,但是妖魔化在继续,最后导致戈尔巴乔夫都觉得斯大林时期惨不忍睹了,则苏联就解体了。否则的话,苏联存在的理由是什么?一个政权在无理的时候,想要维持 在台上是困难的。

怎样防止这种妖魔化最后导致人们丧失信心呢?我以为三七开这种办法可能不错。

因此如果是我来描述中国共产党的整个历史,我可以用一种“三七开”的公式进行描述,比较能够让人民有所信心,而不至于和共产党的敌人同流合污。就是说,大跃进七分成绩,三分错误 ,反右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文革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改革开放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永远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只有这样的宣传策略,既可以纠正错误,也可以防止过度地妖魔化。

不象有一些反共的知识分子的宣传,什么毛泽东时代是人类自西周以来最黑暗的社会。如果真是这样我倒也要感到荣幸了?因为我的童年到青年时代都是在那个时候长大的,我原来处在那么 黑暗当中?我当时怎么没有什么感觉?当然会说我被洗了脑什么的。但是话说过了头也很难令人相信。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政权之间数学问题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