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许嘉璐:中华文化在构建人类共同伦理中的作用

2014-09-12 22:18:06 作者: 许嘉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人类陷入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危机,地球上的每个地区和国家几乎都无法幸免,所有的人都将是危机的牺牲品。中国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合而不同的社会观、仁以为己任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价值观,符合大自然和人类生存发展的规律,正好补充现代性的缺口,改正现代化所带来的荒谬。

当前,人类陷入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危机,地球上的每个地区和国家几乎都无法幸免,所有的人都将是危机的牺牲品。这一危机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引起了越来越广泛的忧虑,因此往往不需要罗列所呈现出的种种外在形态,“危机”一词即可引起几乎所有人的丰富联想和强烈共鸣。

各国的智者、技术专家、经济学家,多年来为缓解和消除这些危机提出过无数的建议、计划、技术和模型。但是,就在人们焦虑、呼吁,希望挽救人类文明、找到光明前途的同时,造成危机的种种恶行和劣迹并没有丝毫收敛和消减的迹象,甚至可以认为,从进入新的世纪以来,情况更为严重了。

危机根本性的原因在哪里?主要不在于技术发明,不在于管理模式,不在于技术创新(虽然这些举措都是很重要的),也不在于种种协议仅仅停留在口头而无实惠上,而在于无法制止道德和价值的扭曲,在于忽视了伦理道德的重要。

建立不同信仰下的共同道德规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章程》指出了问题的实质:“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需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的屏障。”我想,这里的“战争”一词,指的是人类危机在层层积累之后最终爆发的极端形式;“人之思想”之所指,美国过程哲学家,密歇根伟谷的斯蒂芬﹒劳尔的一段话,可以被视为是一种较好的解读,他说:“现代性最糟糕的部分,是沉溺于物质主义的一己私利的'道德疾病';对'消费主义'的过度迷恋;导致意识形态僵局的不成熟的将凡事都绝对化的倾向。”“最大的问题是高分贝地讴歌物质生活而贬低精神生活,贬低我们的人性。”(2014年的一次对话)

如何“筑起保卫和平的屏障”?怎样医治已经侵蚀了全球的“疾病”?正如近些年在世界各地已经出现的,许多学者所指出的,各个民族正在回归古老的传统,重新回忆和温习轴心时代伟人们的教诲,反思民族的既往,认清民族、群体和自身所处的位置,思考建立现代的不同信仰下的共同道德规范。这恐怕是目前我们能找到的唯一药方。日本哲学家山胁直司(NaoYAMAHAKI)把这种共同道德规范称之为“公共(共同)善/恶伦理学”(《作为21世纪一门综合性夸学科的跨国公共哲学观念》,《第欧根尼DIOGENES》下2010)。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一目标的实现,将是长期的,艰难的,因为需要全世界形成广泛的共识,尤其需要不同信仰、不同政治体制下的决策者们具有相当程度的,超越了信仰、超越了政治的共识,找到异中之同--对人类未来负责,关怀所有人这一共性--发挥出他们特有的影响功能。然而他们中的许多人痴迷过深,其背后常常隐伏着垄断寡头和超级富豪组成的真正决策力量。即使如此,在这一过程中人们的焦虑、呼吁和抗议,并非毫无成效,尤其是各国智者的声音,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最终形成数十亿人趋向的大势,因为我们所坚持的,是人类的良知,是社会和历史的规律,是人心之所向。

为此,应该引起不同信仰对伦理重建这一最紧迫、最核心、最易取得共识的问题的重视,形成一个面向当下、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寻求不同信仰下的伦理之“同”的遍及五大洲的潮流。

就信仰而言,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可以有着巨大的差异。如果着眼于不同信仰的基点/基要,彼此间还可能是对立的,例如有神论之与无神论,一神信仰之于多神信仰,天启神论之于自然神论。但是,两个多世纪以来人类学、宗教学、历史学和神学已经用丰富的成果告诉我们,即使是对立的双方,彼此也有相通之处,严肃的神学历史学家也已经揭示了从古到今的无数例证。同时,如果追寻到人类童年时的环境和文化背景,信仰之所以出现,“因缘”几乎是相同的,都是要解决初民对死亡的恐惧和由此而生的一系列困惑:宇宙是怎么形成的?“我”是从哪里来的?将走向哪里?“我”是谁?为什么活着?应该怎样活着?这些关于终极性的疑问是几乎所有文明和民族之所以形成信仰与宗教的出发点。而用后代的哲学术语说,这类问题其实就是宇宙观、社会观和价值观。

信仰是自由的,这种自由是信仰的本质和规律所决定的。因而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对人们的信仰横加干涉或强逼他人皈依某种信仰,更不应该因为信仰不同,或以信仰为借口而对他者动用野蛮手段。从另一个方面看,不同信仰间应该并可以避免发生冲突,其关键是需要大家认可彼此应该通过对话协商促进相互的了解,寻找共性,消除隔阂和误解。

世界越拥挤,规范就变得越必要

研究人类危机的种种问题,就需重新思考如何解开人类就终极关怀所存在的困惑,这涉及到几乎物质科学、人文科学的所有学科。但是,在寻找危机中的人类出路这样一个极其复杂、艰难的问题时,后者有着独特的伟大的职责。

诚如俄国当代哲学家尼古拉﹒奥梅利琴科所说:哲学“可以扮演人类灵魂治疗师的角色”,“是人类救赎的一项条件。”(《作为一种治疗的哲学》,《第欧根尼DIOGENES》,2010)而当前最为紧迫、最为可行的,是越过信仰的鸿沟,探索各民族的伦理是否具有共同性以及共性之中的个性如何保存,因为“世界越拥挤,规范就变得越必要,这是令人遗憾的事实”(罗素:《回忆录》)。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大军智库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