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吴波:为劳动人民代言绝非“公知”专利

2014-09-09 10:19:24 作者: 吴波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最高使命是为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贡献智慧和力量,而不是为社会主义走向资本主义呐喊和粉饰。,批判决不是那些标榜“公知”者的专利,而是站在劳动人民立场上的知识分子的利器。批判更不是由着性子的人身攻击。当各类资本挟裹了部分知识分子为他们代言的时候,劳动人民呼唤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真正加入到他们之中!

一桩桩社会意识场中的争论表明,当下我国知识分子群体的分化已是谁都无法回避的客观事实。有争论未尝不是好事!它会使社会各界更加清晰地了解当下知识分子群体的内在结构和矛盾状况,也会使关于中国道路选择的不同立场更加鲜明和透亮。

深究这一群体分化的原因,不能离开世情和国情的剖析。当今世界,西方国家依然拥有比较优势。当今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中,封建残余依然拥有一定的生存土壤,私人资本还存在现实的合理性。显然,当下的种种争论,只不过是近代以来中国道路探索分歧的延续而已。

在中国问题上分析方法和解决方案的重大差异,构成知识分子分化的一大表征。不可否认,认为西方模式具有普适性意义的,不乏理论基础深厚、学术态度严谨的学者。立足于中国问题的解决而持有不同的主张,应尊重和理解善意的初衷。作为一个后发国家,当然不应无视西方现代化的肯定性文明成果,拒斥决不是科学的态度,但由于国情和性质的特殊性,吸收和借鉴又必须蕴涵不容妥协的原则和不可逾越的边界。这是一个争论许久但仍会持续争论下去的重大问题。

知识分子分化的原因远不止于此。利益因素的引入是关键性工具,它可以勾勒出更加丰富而复杂的知识分子版图。这里突出说明的是,在鼓吹西方模式包治中国百病的知识分子中,有的已经自觉沦为各类资本的工具和代言人。在当代中国社会结构分化、重组的历史进程中,各类资本和少数知识分子一起所形成的利益联盟,恐怕是关注中国改革的人们都不会忽视的一大景观。

现实的逻辑一般是,各类资本往往利用知识分子发声,制造和引导舆论,影响政界出策,以达到维护自身利益的目的。利益的链条是无缝对接的。有的知识分子出席某些会议,出场费动辄几万元,甚至更高。有的知识分子被一些大公司聘为“独立董事”,收入不菲。有媒体报道,在2011年公布年报的13家上市银行中,共有45位学者型独立董事和外部监事,报酬大都介于20万元到40万元之间,而高者可达百万。各类资本对为他们代言的知识分子所提供的丰厚回报,是确认这些知识分子成为各类资本一部分的关键性依据。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最高使命是为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贡献智慧和力量,而不是为社会主义走向资本主义呐喊和粉饰。只有在实践中全面贯彻社会主义的本质,严重的中国问题才有缓解和减轻的可能。但是,有的知识分子却反复质疑和不断指责现实的社会主义脱离了人类文明的大道。其目的是要把社会主义的方向转换成资本主义的方向,撑着改革的幌子遮蔽和消解劳动解放的主题。

需要澄清的是,批判决不是那些标榜“公知”者的专利,而是站在劳动人民立场上的知识分子的利器。批判更不是由着性子的人身攻击。鲁迅先生当年说过,“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这应是对参与争论的知识分子的告诫和提醒。当各类资本挟裹了部分知识分子为他们代言的时候,劳动人民呼唤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真正加入到他们之中!在鼓与呼中开辟出劳动解放的现实道路。▲(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环球时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