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韩咏红:中美仍可能建构新型大国关系

2014-08-23 10:52:51 作者: 韩咏红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表示,在中美之间,东南亚国家最好不要选边站,因为如果中美采取对抗,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中美关系虽然前一时期出现趋冷现象,但是两国合作的利益基础依然牢固,合作意愿也仍在,建构新型大国关系依然是现实的可能。而在中美之间,东南亚国家最好不要选边站,因为如果中美采取对抗,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中国全国政协常委兼外事委员会委员贾庆国,昨天在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竞争力研究所主办的论坛上,对中美关系做出审慎乐观的评估,他并劝诫大家要对中美关系有信心,并认识到中美关系对地区和平的重要性。

贾庆国比喻说:“两个大象在自己院子里打架,自己一定受影响。”

针对新加坡能扮演的角色,他在会后受访时也建议,新加坡不妨利用自身位置以及对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力,积极促成中国与有关国家在领土问题上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他认为:“新加坡可以发挥几个作用,一是提出自己对事情的评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应该怎么做;同时跟有关的国家领导人私下谈,不只是跟菲律宾,还可以跟中国领导人去谈,到底怎么样才能使共同开发成为现实。”

在贾庆国看来,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极有意义,能带来多项附加利益的方法,可惜得不到正面回应。

他对本报记者一一阐述:共同开发能使争议的重要性大幅减低,让双方不至于因局部问题而影响整体的双边关系,同时增强双方继续合作的意愿。

具体到南中国油气开发,贾庆国指出,深海油田开放涉及很高风险。菲律宾和越南与跨国公司合作,为此也需要做出很大让利。在他了解的一个项目中,越南同意跨国公司分享收益的70%。

“与其向跨国公司让利,不如跟中国让利,你可能得到的利益还多一点”贾庆国笑着说:“大家分享这个地方的资源,不管是渔业资源、旅游资源,还是油气资源——如果有油气资源的话。”

而问题在另一面,长期的领土争议背后都有很复杂的历史,争议双方都不可能承认对方的主权,是非永远都说不清楚。在某些特殊的历史机遇下,争议中的某一方可能愿意做出较大让步以谈判解决争议,如果双方都无法让步,就需要通过谈判来管控冲突,这也是完全可能实现的。

新加坡可能应该有所作为

贾庆国客气地说:“新加坡可能应该有所作为,这也符合新加坡的利益。如果亚细安分裂,新加坡也会受影响。”

至于南中国海主权争议近年的升温,是否由域外国家涉入的因素?在中国学者眼中,美国是否能够让中国放心,相信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发展或者与其他国家的合作?

贾庆国说:“我观察那么多年,美国在亚洲要的东西,或者在全世界要的东西,就是一个‘access’,进出的权利。它最看重的东西,一个是公海航行自由的原则,再一个就是你对它开放。”

贾庆国是美国康纳尔大学的硕士、博士,并曾在佛尔蒙特州立大学、康奈尔大学、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和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任教。他在国际关系问题上治学多年,对中美关系也有自己独立的看法。

他说:“(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跟历史上的帝国非常不一样。历史上的帝国都是通过直接占有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利益和野心。美国不是直接占有,而是通过间接占有来实现野心。这样实际上整个世界都是它的,它的人民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去哪儿投资去哪儿投资,大家对它很有意见,但是都欢迎它,碰到什么困难都会找它帮忙。”

不采取直接占有,也就减低了美国“统治世界”所需要负担的成本。在处理对华问题时,贾庆国认为,美国是希望通过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来利用中国的资源,用以维护美国治下的秩序。

他分析说:“跟中国对抗,不是美国人看到的利益。美国人看到的,跟中国人对抗的结果,只会减少美国管控世界可以利用的资源,同时消耗美国自身的资源,最终可能导致渔翁得利。”

他认为,中美领导人都不想对抗,但是两国内部都有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部门利益,或者理念上的原因,觉得中美避免不了对抗。他呼吁各方以大局意识、有信心、耐心、抵制第三国的干扰,两国领导人帮助彼此化解国内压力,以实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