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高原:克里米亚鞑靼人的纠结

2014-08-13 12:29:46 作者: 高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作为第三者,到一个民族间关系紧张的地方总是一件需要小心翼翼的事情,一个不经意的表态就可能让你从“客人”的角色转变为“敌人”。例如在亚美尼亚,对亚美尼亚大屠杀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观察者网注:我国称“纳卡地区”,亚阿两国对该地区的归属有争议。)的承认可以立刻让同乘一辆出租车的当地人对你亲热起来,下车时握手、留邮箱、拥抱,不亦乐乎,而护照上带着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痕迹去往阿塞拜疆却足以让你终身被禁止入境。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在克里米亚,尤其是刚入俄不久的克里米亚,是否支持入俄就成为当地的一个敏感话题,反对入俄的最突出代表就是克里米亚鞑靼人。

我们旅游的前几站是离俄罗斯最近的刻赤和两个歌舞升平的度假地,而接下来去的巴赫奇萨赖则是曾经的克里米亚鞑靼汗国首都。该地因鞑靼汗宫和普希金的叙事诗《巴赫奇萨赖的喷泉》而闻名,同时也与克里米亚大部分度假胜地截然不同。这里看不到身着比基尼四处乱走的度假者,也少了海边喧闹的纪念品摊,群山环绕的巴赫奇萨赖看起来清净了许多。

然而,由于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比例较高,清净的表象下暗流涌动。今年三月底,克里米亚入俄后不久,克里米亚鞑靼人就在巴赫奇萨赖召开了临时代表大会,启动建立克里米亚鞑靼族民族区域自治的政治和法律程序,并要求联合国和欧盟讨论鞑靼族的自治问题。在俄罗斯承诺保护鞑靼人权利的情况下,相关讨论逐渐在国际上销声匿迹,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怨气却久散不去。我们此行虽不长,却与鞑靼人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对此印象深刻。

巴赫奇萨赖的克里米亚鞑靼汗宫,普希金所写的《巴赫奇萨赖的喷泉》就在此处

巴赫奇萨赖的克里米亚鞑靼汗宫,普希金所写的《巴赫奇萨赖的喷泉》就在此处

比如,我们参观巴赫奇萨赖鞑靼汗宫的后宫时,两位聊着天的工作人员停止了谈话,盯着我们直看。等我们从她们身边经过时,一位工作人员靠近我,看着我的相机说:“不必这样。”

我不明白:“什么?”

她拉了拉我相机上的乔治丝带,说:“不必这样,你不必戴这个东西。”

乔治丝带是俄罗斯友人在胜利日时送给我的纪念品,挂在相机上已有两年多,戴乔治丝带就相当于戴俄罗斯国旗。在克里米亚第一次遇见这阵势,我急忙解释道:“俄罗斯朋友胜利日时送的,没什么特别含义。”对方露出了些许不悦的表情,但鉴于我们是外国人,她没多说什么。我们一边参观一边惊魂未定地揣测对方想必是反对入俄的克里米亚鞑靼人,等我们再次经过她面前时,开始尝试和她聊天,询问她对俄罗斯的看法。她表示自己的确是克里米亚鞑靼人,尽管在我们看来她与俄罗斯人长相区别不大。

“我女儿在美国读书,她说想家,想回来,我说何必回来呢,能留在那儿就留在那儿,看看我们这儿成了什么样。我们有的时候去乘公交车,刚上去就有人把我们赶下来,不让我们上车,让我们滚出去。”对于克里米亚入俄一事,她自然十分气愤:“我不知道国际社会都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们都沉默了?为什么没人为我们说话?”之后她送我们到汗宫出口处,一边走一边说:“这座克里米亚鞑靼汗宫原来非常大,比如你们参观的后宫原来就有许多座,自从俄罗斯人来到这里之后,自从叶卡捷琳娜二世把这里改建了之后,汗宫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汗宫内的花园

汗宫内的花园

责任编辑:郭守礼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3
相关推荐: 克里米亚鞑靼高原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