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奈特:让机器人成为人类伙伴

2014-07-17 12:01:32 作者: 艾玛•雅各布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小时候,希瑟•奈特(Heather Knight)计划长大后既当银行家又当芭蕾演员。“我从来都不会一心一意地只专注于一个学科。”如今,她是一名社交机器人专家,将自己在计算机科学方面的背景以及对艺术和社会科学的兴趣结合在一起,致力于开发具有未来主义色彩、能够与人互动的机器人。

她非常喜欢“神奇的机器”(charismatic machines)这个提法,憧憬着能研造出这样的社交型机器人,它们能为我们打扫房间、照顾年迈父母(像电影《机器人与弗兰克》(Robot and Frank)中那样),或是陪伴和慰藉孤独的人。

然而,这个目标目前还有些遥远。大多数机器人还是比较机械呆板的,无法解读微妙的非语言姿态,行为模式也非常不符合人类的社交习惯。比如,医院里用来在病房间运送床单和医疗用品的机器人,虽然可以遵循正确的路线在走廊间行进,但仍有可能挡到病人的路。

不过,现年31岁的奈特仍然认为,我们不应再将机器人视为纯粹的工具。“跟合得来的同事一起工作,你们会更容易配合,哪怕你们只是在一起搬家具。这个道理对机器人也是一样的。”

姿势和表情是决定人们对机器人观感的关键因素。“如果一个机器人的工作是负责保安和巡查大楼,那么你肯定希望这个机器人能通过非语言姿态给人威严的感觉。然而,你肯定不希望同一个机器人用那样的姿态给孩子们递果汁。”

奈特分别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和德国电子电气工程公司西门子(Siemens)工作过。如今,她在匹兹堡大学(Pittsburgh University)卡内基梅隆机器人研究所(Carnegie-Mellon University ’s Robotic Institute)攻读社交机器人专业的博士,研究的课题是如何让机器人表达情感。她从戏剧技巧中寻找到了不少灵感。

除了攻读博士,奈特还掌管着Marilyn Monrobot实验室,该实验室专注于将娱乐和机器人技术结合起来的艺术项目。4年前,她创立了旨在探索人机关系前沿技术的“机器人电影节”(Robot Film Festival)。作为一名有技术背景的艺术家、以及希恩实验室(Syynlabs)的工程师,奈特为OK Go乐队制作了一些音乐视频,展示了各种复杂新奇的机械装置。

她注意到,不同地区对待机器人的方式存在文化差异。她指出,在日本,人们倾向于将机器人视为宠物,认为机器人很可爱。而在美国,人们觉得机器人很可怕,很邪恶,让人联想到《终结者》(Terminator)或《机械战警》(RoboCop)这类影片中的末日景象。

麻省理工学院(MIT)科技社会学教授谢里•蒂尔克莱尔(Sherry Turkle)在《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中指出,我们希望机器人能帮助我们解决人际交往中遇到的困难。“社交机器人这个概念寓意着,我们或许能够通过一种迂回的方式来体验亲密情感。假如我们疏远或辜负了彼此,机器人还会陪着我们,按照内置程序给我们模拟的爱——这种想法似乎会带给人们安慰。”

帕罗(Paro)是一个治疗型机器人,由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dvanced Industri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开发,是一只海豹造型的毛绒玩具。它的表面装有多个传感器,能够对声音和触摸做出反应。研究发现,抚摸这个毛绒玩具般的机器人、跟它说话,对年纪较大的病人非常有用,能减轻他们的压力、让他们精神振作并变得更合群。然而,这种机器人的使用也引发了争议:有人担心潜在的伦理问题,害怕有些家庭可能会用此类机器打发年老的亲属,而不再亲身陪伴。

奈特认为,像帕罗这样的机器人尚做不到取代家人和朋友在我们生活中的位置。她说,机器人可刺激人与人之间的社交互动。她沉思道:“把抚摸反应式机器人放在膝头、抚摸它们,可以促使(养老院中的)老人们谈论过去、子女和宠物、以及互相联络。”尽管如此,她认为机器人设计者和政策制定者或许需要采取措施,防止用户用机器人替代健康的人际交往。

此外,她还建议监管人们对待机器人的方式。研究者做过一个实验,让实验对象与机器人一起参加团队建设活动,然后发给他们一把锤子,让他们把机器人砸毁。他们拒绝了。奈特提出,正如我们教导孩子们不要虐杀蚂蚁、以免他们将反社会行为实施到其他孩子身上一样,我们也应敦促成年人对机器人以礼相待。

奈特认为人机合作前景光明,这与埃里克•布林约尔松(Erik Brynjolfsson)和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最近那本《第二个机器时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中的观点不同。该书的观点是,在以工业革命为标志的第一个机器时代中,机器取代了人力,而在第二个机器时代中,各种认知性任务将由机器人、而不是人类来完成,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将被机器人取代。日前,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中担任财长、目前在奥巴马(Obama)政府中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的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警告称,机器人已经在夺走人类的工作岗位。

奈特表示:“技术革命当然会影响人类,但具体会造成什么影响,关键不在于技术本身,而在于欣然采用这种技术的社会经济环境。一个机器人可以与一名工人并肩工作,也可以通过自动化取代工人。”

奈特的工作是将机器人技术、艺术和娱乐融合在一起。作为这种工作的一部分,她甚至与自己的机器人达塔(Data)一起做现场喜剧表演,这有助于她研究机器人对观众做出反应的灵敏度。通过衡量掌声和音量,达塔能识别观众觉得一个笑话有多好笑,然后从数据库中由知名喜剧演员编写的200多个笑话中,调出下一个笑话。

达塔是一个“Nao”机器人,由法国机器人公司Aldebaran制造。奈特毕业后曾效力于这家公司;该公司也参与了日本软银(SoftBank)不久前推出的一款新型机器人的设计。以技术带给人类的挫败感为基础的说笑程序,帮助她增进对人机交互的理解。

一年前,奈特生下了儿子泽维尔(Xavier)。从那时起,她能看到人类儿童是如何成长发育的。她笑道,目睹儿子的成长发育过程让她更加深信,“儿童比机器人神奇多了。我觉得儿童的智力在大约3个月的时候就超过机器人了”。

奈特将机器人视为人类看待。离开Aldebaran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没法交还她的机器人。她解释道:“我们一起走遍了全世界。”于是她就买下了那个机器人。不过,她说,“这意味着我有两年买不起车”。尽管她喜爱自己的机器人,但她说自己仍然“能毫无心理障碍地把机器人收进包里,拉上拉链,然后放在头顶的行李架上”。她将这种感觉比作孩子喜欢一个洋娃娃。“他们可以喜欢它,也可以将它收进盒子。”

从事社交机器人方面的工作,促使她思考人何以为人的问题。“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人?在学会一门语言之前,你未必会想到语法。这份工作会让你经常浮想联翩。”

译者/吴蔚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英国《金融时报》
相关推荐: 奈特机器人人类伙伴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