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欧洲议会选举亲历记

2014-05-29 01:54:07 作者: 刘学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14年5月25日周日,欧洲多个国家举行欧洲议会选举。根据惯例,法国人对这个选举远较对法国总统选举、议会选举甚至地方选举的关注度为低。但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就是从3月份地方选举结束时起,民调机构就开始宣称:在两个月后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法国的极右党派国民阵线将赢得24%左右的选票,从而坐上法国第一大党的交椅。

当时多数人都对这个预测将信将疑,认为事实应当还不至于走那么远。两个月来,民调机构一再反复告知,预测没有变化,法国的中右党派保卫共和联盟(UMP)得票率当在20上下,现在的执政党社会党当在14%上下。

这事也因此激起本人强烈关注。5月22号周四晚间,法国电视二台依惯例组织了六个主要政治势力的代表回答媒体代表的尖刻提问。这里摘要引述本人印象深刻的一些场面。

中间派Modem主席贝鲁的发言有两点本人记忆清晰。他首先拿出一张世界地图,指出俄国、中国和美国的位置和幅员。然后指着欧洲说,整个欧洲在一起就这么大,最后指着法国说,法国就更小了。最后他总结说,法国离开了欧洲就只能是世界上的一个小角色。第二个举动是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到桌上,指着上面的液晶屏说,这种液晶屏,从最小尺寸的到最大尺寸的,欧洲一片也不产。现在这个世界上,欧洲不出产的东西已经太多了。他说,如果欧洲合在一起,在产业上还能保住一些地盘,如果欧盟瓦解,那前景可实在堪虞。

国民阵线的新主席老勒庞的女儿玛丽·勒庞真是能克绍箕裘,甚至发扬光大。她口才极好,言辞锋利,显然已经感觉到顺风。她说要让法国留在欧盟也可以,但必须满足如下条件:一、退出欧元区,收回财政自主权。二、退出申根协定,收回边界自主权。还有什么我都听不下去了。她开的价码自然是欧盟其它国家绝无可能接受的。她就是铁了心要把法国领出欧盟。贝鲁的苦口婆心是她完全不要听的。她反复强调的,就是要保住法国的眼前利益。她确信,法国先顾自己,只顾自己,一定比现在能好一些。至于那些维持大国地位的说辞,她根本不屑一顾。

5月23日晚,应UMP在我居住的城市的主席的邀请,我和夫人参加了他们的竞选集会。那个会场是一个面积约80平米的会议室,与会者也有大约80人左右。我看到场面时就有感慨,法国的竞选规模的确不能与美国相提并论。光我们居住这个城市,人口也有数万,选民当然也是以万计。这不足百人的竞选集会,能产生多大的影响?

这个集会规模不大,来得人物可不小。

欧洲议会的选举采用比例代表制。法国在欧洲议会的751个议席中,拥有72席。法国的参选政党多达31个。每个党提出一个有30人的竞选名单,然后按所获选票比率分配议席。(得票率不足5%的不算。)今天到我们会场的,有UMP竞选名单的第二位、第五位、第十二位参选人。按20%的预估比率计算,这些人都铁定当选。还有几位排名更靠后的就不把准了。

共有6位候选人上台发言,个个口若悬河,会场回应热烈,不断有掌声响起。他们说的内容我不能一一细述,但可摘大意如下:一、社会党施政失败,这次选举,铁定跌倒在地,我们不用介意。二、要动员一切认识的人来投票,一定要力保UMP法国第一大党的地位。三、国民阵线的崛起是对法国价值的致命威胁,我们一定要全力抵御。

最精彩的还是那位第二号候选人,前萨科齐政府的司法部长,原籍突尼斯的阿拉伯裔女性Rachida DATI的发言。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当年在任上未婚怀孕,让萨科齐无端惹上爸爸嫌疑。后来才发现真正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萨科齐生气之余,把她的司法部长也给撤了,让她到欧洲议会去坐冷板凳。不过她对萨科齐可是不弃不离。今天她的发言,还是把萨科齐捧到天上。她说2011年萨科齐带领欧洲拯救了希腊,功德无量。那个时代,有滔天巨浪。但萨科齐联合默克尔,带领欧洲力抗危机,显示了何等的领导能力。反观现在的奥朗德,在欧洲已经被边缘化,只知道祈求欧盟宽限法国减低赤字的年限。然后她又攻击社会党在捍卫法国价值上毫无贡献。唯一做成的一件事就是通过同性恋可以结婚的法案。(听众一阵哄笑。)她似乎想讥讽奥朗德不结婚,可是她本人不也是未婚妈妈吗?

我们这个市镇的UMP的主席是个女律师,(她也代理过我们家的法律事务。)是我们的朋友。她名叫Brigitte MARSIGNY。总是穿一身蓝衣服。(蓝色是UMP的代表色。)她是UMP名单的第12名,这次铁定当选欧洲议员。她的铁嘴滔滔这里不述。

UC))5HF4R@NXXEUPM{_)U`A

MARSIGNY在竞选集会上发言

4%_JLAOO2}V)X6A`HYFIMZI

竞选集会现场

会议结束时,自然出现在西方竞选时的经典场面,就是大家争相与那些电视上经常见到的明星人物合影。MARSIGNY也把我介绍给DATI于是有了这张合影。这另一张是我太太和MARSIGNY的合影。第三张照片是会场场面。

L2]E@~TM$I4UU882$P1I%[G

作者与DATI合影

@CDUWM5$UBS64GOPC3($$08

作者夫人与MARSIGNY合影

5月25日,我们全家,包括从美国回来的儿子一起去投了票,然后大家紧张地等待晚上8点开始公布结果。得到的数据让UMP和社会党的人都大失所望。玛丽勒庞当然是喜笑颜开。民调机构也赚足了信誉。国民阵线25%的选票,上一届2009年仅6.34%,堪称大跃进。UMP 20.3%,上次是27.88%。社会党仅14.7%,上次是16.28%。   Modem倒是有10%,上次是 8.46%。

在八点的新闻中,除了玛丽一脸欢颜,所有的人都是做苦不堪言状。他们把这个结果解读为又一次政坛地震。第一是国民阵线崛起太多,第二是UMP也退步远超预期,反倒社会党退步不算太大。UMP想看的笑话没有出现。但社会党的施政不力显然必须对国民阵线的崛起负主要责任。

最让人难受的是国民阵线崛起势头太猛,UMP数十年来法国第一大党的光环顿失。支持国民阵线两大诉求(退出欧盟和排斥移民)的法国人的数量显然有爆炸性的增长。这对欧盟和法国的政治前途都会有灾难性的影响。玛丽·勒庞已经要求根据新的民意,立即举行国民议会的提前选举。这个要求当然不会有人理会。但如果这个趋势巩固下来,甚或还继续发展,到2017年,再选总统和国民议会的时候又能如何呢?

英国的情况,好像更具灾难性。那个名不见经传的以独立为标杆的英国独立党居然赢得29%的选票,远在传统政党,保守党和执政的工党之上

丹麦的反移民党也以23%的选票夺得第一

其它一些国家的情形至少不像法国和英国那么灾难性。

只有德国的情况上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保守联盟赢得36%的选票。继续成为欧盟的中流砥柱

在我看来,欧盟前些年的发展的确是过快了,因为谁也没能预估到2008年和2011年的两场危机接踵而来。消化不好东欧,是眼前困局(包括在乌克兰)的一重大原因。在可以预计的将来,欧盟恐怕是难有寸进了。不过真要崩解,(比如如勒庞所愿,法国退出欧元区、申根区。)那还不会是最近的现实。对欧盟眼下的主流民意和官意应当都是维持现状。然而这个现状,对大多数的欧盟国家而言,都是相当痛苦的。其中民众情绪最不好的,法国一定在列。因为曾经最糟糕的希腊和葡萄牙等国,似乎都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亮光。只有法国的比如失业率,还在恶化。

另一个这次没有触及的主题就是大量来自马格里布地区的移民问题。个人觉得最可怕的就是,哪怕是勒庞上台执政,这个问题依然无解。因为现在问题的实质已经不是非法移民,你就是把非法移民100%取缔,问题依然存在。大批的移民已经在欧洲落地生根,取得国籍,并繁衍大批后代。任何人都无法把他们再遣回祖籍国。30-50年后,欧洲的种族结构根本变化的前景真的是无法逆转。欧洲人对此不可能没有反应。这次国民阵线的25%的选票就是反应之一。但这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谁有办法改变移民的生育率远高于法国人这个现实呢?无法改变,那人种结构的根本变动就无法阻止。随之而来的主流的宗教信仰的改变也就无法阻止。结构变动以后会怎样,现在预测为时尚早。但对他们欧洲的精英领袖们而言,未雨绸缪总是必须的。怕的就是他们一筹莫展,只能坐等那一天的到来。

我还想说的是,对于任何一个文明,都必须有一个主导民族/种族。如果主导者换了,这个文明必会起深刻的变化。这个变化的方向的确可能是向好,也可能是向差。而两个势力势均力敌的过渡时期,则是风险最大的时期。重大过渡发生困难的例子很多,比如前苏联、前南斯拉夫、现在的乌克兰、现在的南非、还有黎巴嫩。(以前的人口多数是基督教徒,现在是穆斯林。以前的执政党是长枪党,现在是真主党。)当然也有一些比较温和顺利的例子,比如捷克斯洛伐克的解体,比利时的法语区和弗拉芒语区的权利争执都解决得很和平。还有一种情形就是陷入无休无止的僵局。比如现在的叙利亚,以巴之争,泰国、埃及、利比亚……当然欧洲文明是最善于内部妥协的文明。问题是,这次将进入的是另一个文明。这文明之间的妥协,难度就高多了。国民阵线的崛起,弄不好就是那报春的燕子呀。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欧洲议会选举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