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为什么要反对极左?

2014-05-14 07:46:40 作者: 洛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此文系孔庆东教授博客转发内容,特此刊出分享。观点自辨。

一、什么是极左?为什么要反对和批判极左?

一部世界近代史告诉我们,当极右无法通过面对面的斗争取得胜利时,他们就会派出一部分人以极“左”的面目出现在左翼阵营,分化左翼,并且配合极右的正面进攻,从而形成内外夹击之势,让左派不得不面临两线作战。这种情况,列宁遇到过,鲁迅遇到过,毛主席也遇到过,文革中尤为典型。

至少从2010年开始,主张现阶段以反帝除奸为主要任务的人,都被各种喊着最革命口号的人扣上保皇派、投降派帽子。最近,来自背后的以极左面目出现的那些人的火力遽然增多,而且,这些貌似极左的人,他们的语言风格、逻辑都跟极右的这些网络水军高度一致。这提醒我们,历史上多次发生的极右冒充极“左”,分化左翼的“好戏”又开始了。 

但需要特别申明的是,今天我们批判的极“左”,既不同于走资派嘴里的极左,又不完全等同于历史上的“左”倾教条主义。走资派嘴里的极左是用来抹黑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左派的;一般的“左”倾教条主义,虽然急躁冒进,脱离实际,会造成很大损失,但只要不发展成为和极右合流对付革命派,仍然属于爱国阵营内部,跟他们的争论仍属于左派内部的观点之争,并不在我们此次批判和揭露的范围之内。

我们今天批判的极左相当于毛主席在文革中批判过的“左”派。1972年6月28日,主席在接见斯里兰卡领导人时说:“我们的‘左派’是一些什么人呢?就是火烧英国代办处的那些人……这些所谓的‘左’派现在都在班房里头”,“所谓这些‘左’派,其实就是反革命”。很显然,毛主席批判的这些“左”派,就是形左实右。我们今天批判的极“左”就是毛主席当年批判过的形左实右,只不过他们在今天以新的理论和主张而出现。

这些极左,主要包括两种人:一种本来就是伪装成极“左”的极右,是潜伏进左派的极右,所谓实右而形“左”;一种是左倾机会主义发展到极端,向右转化的一小部分人。这些极左,无论是实右而形“左”,还是“左”极而转右,都已经不再属于左派,跟他们的斗争都不再是左派的内部斗争。

为什么要批判极左?原因有三:极“左”混在左派阵营内部,因为其口号具有煽动性,迷惑了一批群众,如果不及时揭露,又会形成文革时期的那种群众斗群众的被动局面,造成爱国阵营内部的分裂;极左混在左派阵营,以左派的面目喊极端口号,行极端之事,会把很多中间派推向对立面,这会让左派陷入孤立;极左煽动左派群众配合极右势力推墙拆庙,想在中国实现中东那样的“左”右合流引进外部势力共治中国的局面,会给人民和民族带来灾难。

如何判定极左呢?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标准:第一,极左不打汉奸或者极少打汉奸,其主要精力是瞄准那些冲在打击汉奸第一线的人,甚至公开的反对打汉奸,认为“反汉奸是几个皇左大佬拍脑袋拍出来的机会主义的口号,透着一股子小资产阶级的虚伪和无知”;第二,极左极力主张跟极右的政治势力合流推动改旗易帜,鼓吹改旗易帜后多党制度下左派会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在很多社会热点问题上形成密切配合;第三,极左和极右一样,把官民矛盾混淆为社会主要矛盾,用以掩盖劳资矛盾才是阶级社会中的主要矛盾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反对现阶段应主要打击买办资产阶级而主张现阶段主要反官僚。第四,极“左”的语言风格和行为方式跟极右都非常相似,他们给爱国群众扣的“五毛”、“保皇派”等帽子都是跟极右通用的。

二、我们跟极左之间的主张有哪些不同?

第一,关于现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我们认为现阶段主要矛盾仍然是阶级矛盾,而阶级矛盾作为一个矛盾综合体还可细分为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因为中国买办资产阶级依附国际垄断资本,其力量异常强大,其不但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和压迫最为严酷,而且严重依附帝国主义势力而对整个中华民族构成严重威胁,是资产阶级中最为反动和腐朽的力量,也是中国政治光谱中的极端右翼势力。因此,中国人民与买办资产阶级的矛盾是阶级矛盾中的主要矛盾,这个矛盾同时是中华民族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在力量对比不足以解决全部社会矛盾的时候,只能先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而极“左”则主张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与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这实际上是用官民矛盾来代替阶级矛盾作为社会的主要矛盾,而这恰恰是资产阶级的理论核心,所有的资产阶级理论都在强调官民矛盾而淡化阶级矛盾,这也是资产阶级政治学说一直主张限制政府权力而从不主张限制资本权力的理论基础。

第二,关于修正主义阶段社会性质的判断。我们认为修正主义是资产阶级的一种理论思潮,修正主义者是党内的资产阶级而不是党内的封建阶级,文革时期批过的官僚特权是资产阶级法权的残留,而不是封建特权的残留,修正主义的复辟是复辟到资本主义,而并不是复辟为封建主义或其他的社会形态。修正主义是从社会主义向彻底的资本主义过渡的中间状态,随着复辟程度的深入,而资本主义的成分越来越多,而社会主义的成分越来越少。复辟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瞬间动作,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意味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开始而不是复辟的终点,从复辟开始到完全复辟实现,在苏联从赫鲁晓夫上台到最后改旗易帜,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在完全复辟实现之前,反复辟都应该是一切马克思主义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力量的主要任务。而极“左”则极力把修正主义尚未完全实现彻底复辟的阶段说成是最坏状态,而尽力论证完全复辟之后的状态是次坏状态。他们这么立论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论证中国极右势力改旗易帜是历史的进步。

第三,关于反复辟与反卖国的关系。我们认为当前的最右势力既是最彻底的卖国势力,又是当前公开改旗易帜的彻底复辟势力,这就导致反复辟跟反卖国的斗争是联系在一起的。卖国势力就是目前的急于改旗易帜的彻底复辟势力,打击最彻底的卖国势力,也就是打击最彻底的复辟势力。所以我们是坚决盯着极右的卖国势力打击,也就是在打击最彻底的复辟势力,因此在现阶段,反卖国也就是反复辟。而极左则认为极右势力是资产阶级革命派,是进步力量,是他们要联合的力量。他们不但反对把打击买办资产阶级作为目前主要任务,而且实际配合买办资产阶级来打击爱国力量。他们口头喊着反对修正主义,却在行动上积极配合极右势力推墙拆庙,抽象的反对修正主义而具体的支持完全复辟。

第四,关于反帝与反资的关系。我们认为附庸资本主义国家反资必须先反帝,反帝必须先锄奸。毛主席早就预言过,中国搞资本主义就会成为附庸,现实也证明了主席的这个论断。在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之后,帝国主义成为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最高统治力量,自然也就是附庸资本主义国家的最高统治力量,其对附庸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是通过其代理人,即该国的买办资产阶级来实现的。这一情形在帝国主义实行新殖民主义之后,推行经济全球化,通过跨国资本对附庸资本主义国家进行更为紧密的经济和政治控制。要想实现社会主义,就必须采取和支持一切削弱和打击帝国主义统治的斗争,这也是列宁把当时一切被帝国主义压迫民族的民族独立斗争都纳入整个无产阶级世界革命范畴的原因。而极左既反对打击帝国主义,把反帝歪曲成去外国打击帝国主义;又反对打击本国的买办资产阶级,他们利用资产阶级的官民矛盾理论只强调打击官僚,竭力把斗争目标从买办资产阶级身上移开。而实际上,帝国主义才是真正的皇帝,反资不反帝就是反贪官不反皇帝。极“左”配合极右汉奸势力,这实际上就是在投降帝国主义,这才是真正的保皇。

第五,关于立场和策略。我们坚持马列毛的科学社会主义为旗帜,以复兴社会主义作为目标,远大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但是鉴于双方力量的现实对比情况 ,目标的实现很难毕其功于一役,只能分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是以反帝锄奸为主要目标,这个时期的主要任务就是反帝锄奸来恢复中国的主权独立,让中华民族再次摆脱被帝国主义压迫的附庸地位,重点打击买办资产阶级的卖国行为。第二个阶段是以反对资本主义为主要目标的复兴社会主义阶段。这个阶段主要是恢复社会主义的经济和政治秩序,但是这个恢复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在坚持马列毛基本原则基础上的更高层次的发展。第一个阶段是一切爱国的力量都是团结和联合的对象,只有卖国的极右买办资产阶级才是主要的斗争对象;第二个阶段一切支持社会主义的力量都是团结和联合的对象,这个阶段反对社会主义的都是斗争对象。而极左的口号看起来很革命,但是他们既无具体策略也无针对性,故意把不同阶段的不同矛盾混为一谈。

第六,关于社会斗争焦点和政治光谱。我们认为围绕卖国与反卖国、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主线,主要有三种力量进行博弈。一种是科学社会主义派,主张向左走,中国要按照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恢复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第二种是特色社会主义派,主张用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来建设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想走中间路线,以稳定现在的秩序为主;第三种是普世价值宪政派,主张向右走,用西方资产阶级理论为指导,进行改旗易帜,实现彻底的私有化和政治的完全西化。在这三种力量当中,科学社会主义派和普世价值宪政派立场和主张完全对立;特色社会主义派中既有同情和倾向于科学社会主义派的,也有同情和倾向于普世价值宪政派的,本身有摇摆性,自身也在不断向左右两边分化。在整体的力量对比上,中国右派势力依然强于左派力量,所以中国还是在整体向右,但是中国左派力量也在快速发展壮大,所以中国向右的步伐也没有完全按照普世价值宪政派所希望的进度进行。在左右力量对比发生根本逆转之前,中国的方向在整体上也不会逆转。因此右势力正在想用一切办法,赶在力量逆转之前想实现彻底复辟。因此,科学社会主义派应该联合全社会一切爱国的力量来打赢反卖国与反复辟的斗争。极“左”则要联合极右的普世价值宪政派来打击中左和中右力量。

第七,关于拆庙和赶和尚。我们的基本主张是拥护共产党,反对党内的走资派。苏联的复辟过程告诉我们,共产党的党章载明了党的宗旨、性质、使命和任务,这是党内一切拥护社会主义和马列毛的党员同党内复辟势力进行斗争的强大合法武器,这也是党内复辟势力的紧箍咒。这个党还没有倒下,也标志复辟还没有最终完成。同时也说明,党内并不是极“左”所说的铁板一块,而是毛主席所说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只不过目前右的势力占上风。但如果没有党章对右的势力进行约束,那么党内左右力量对比将更为不利。正因如此,才有复辟势力急欲通过各种形式的多党制来推翻这个党。一旦这个党倒下,中国各种社会矛盾会把中国置于内战和分裂的境地。而极“左”则极力要联合一切反党势力来推翻这个党。显然,在力量对比极其不利的情况下,他们的这种主张,其实就是在帮复辟势力实现完全复辟。

三、极左的实质

从我们跟极左的一系列主张的不同可以看出,极左跟左派之间,实际上并无观点和主张上的一致。

他们在理论上跟毛泽东思想是相反的。毛主席是坚持用阶级分析法和矛盾分析法来观察和分析社会,而他们既不用矛盾分析法,又仅仅用资产阶级处理过的官民矛盾分析法来来冒充阶级分析法,他们的阶级分析法只有标签意义,而实质内容是不折不扣的官民矛盾是主要矛盾论,这是正宗的资产阶级核心理论。他们是用形式的阶级分析去包装实际的资产阶级的官民矛盾理论,表面的马列毛理论而实际的资产阶级理论。

他们跟毛主席的策略完全相反,毛主席是联合一切力量来打击本阶段的极右政治势力,而他们是联合极右政治势力来打击中右和中左力量。毛主席在民族危机深重时,是主张联合一切爱国力量来打击卖国势力,而他们是联合卖国势力来打击爱国力量。毛主席的基本策略是先联合蒋介石打击汪精卫,最后再打击蒋介石,而他们的策略是联合汪精卫,口头上喊着要打击蒋介石,而主要动作则用来打击八路军。这些极“左”的反动不但超出历史上的左倾机会主义和右倾机会主义,甚至已经超出全面抗战时期的托派汉奸,托派汉奸当时也不过只是反对先打击汪精卫、并攻击八路军这么做是投降,但是还没有提出联合汪精卫。

他们是表面的无产阶级立场而实际的资产阶级立场,而且是资产阶级的极端右翼立场,即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买办资产阶级的立场。这一点在如何对待爱国和爱国主义这个问题上表现的尤为明显。极左们不但自己不积极打击买办资产阶级,他们也反对现阶段我们打击买办资产阶级。他们不但自己不爱国,还反对“自干五”们爱国。极右汉奸势力用人权高于主权来否定爱国必要性,极左以曲解马克思的“工人无祖国”来否定爱国必要性。极右把国家和人民对立,极左也在把国家和人民对立。极右公开为帝国主义服务,极左反对爱国力量的反帝锄奸行为,是半公开的为帝国主义服务。极右从正面攻击爱国阵营,极左从背后攻击爱国阵营,让爱国阵营在面临分化危险的同时还要被迫面对两线的火力而不得不两线作战。

他们抽象的反对修正主义而具体的支持完全复辟,他们表面的反对修正主义而实质的支持完全复辟。他们实际上支持完全复辟势力的以民主宪政为噱头的改旗易帜,用各种理论来论证“推墙拆庙”的资本主义完全复辟的进步意义,竭力否定作为完全复辟主体力量的买办资产阶级的反动,拼命包装完全复辟的所谓自由资产阶级(实际为买办资产阶级)为进步力量。他们的一切主张和行动都是为了配合极右买办资产阶级完成改旗易帜完全复辟这一目标。

四、结论

根据以上总结,不难发现极左和极右在理论和实践、观点和主张上的高度同一,中国已经初步形成“左”右两支完全复辟势力和卖国带路力量。这种情形颇为类似于全面抗战时期的抗日力量要面临的托派和汪精卫左右两股汉奸力量。因此,我们跟极左的斗争,决不是什么左派的内斗,而是跟披着左派外衣的极右势力的斗争。

责任编辑:齐鲁青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