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黄薇:当赖声川遭遇契诃夫:他是我的灵魂知音

2014-04-13 14:50:00 作者: 黄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0 (6)

赖声川

赖声川一向多以原创剧目示人,自编自导,而2014年春的开年大戏,他选择带来两部改编作品,关键词都指向契诃夫。去年的《如梦之梦》两票一戏,这次“连台戏”改成一票两戏,下午的《让我牵着你的手》讲述契诃夫与妻子欧嘉的爱情故事,晚上则是重排契诃夫的名剧《海鸥》。赖声川说,下午你看看契诃夫这个人,晚上再看看契诃夫的戏,对他的理解就立体了,更容易接近了。

3月初,《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记者前去赖声川导演的排练现场探班,在小八道湾儿胡同里曲曲折折,就拐进一片安静的所在——鼓楼西剧场。两班人马已在这里紧张筹备了一个多月。记者赶上蒋雯丽与孙强正在排练《让我牵着你的手》,赖导面前摆着指挥谱架,摊开剧本,间或停下来对演员讲戏。这两部戏3月14日北京首演后,将在上海、深圳、沈阳等十一个城市巡演。

太太丁乃竺透露,赖声川很少执导其他人写的剧本,但却对契诃夫情有独钟,“他有时看契诃夫的剧本会边看边叹气,连说‘太棒了’,很是惺惺相惜。”赖声川曾称这位戏剧同行是自己的“灵魂知音”,“我知道契诃夫的伟大,我想我懂得他”,将契诃夫的戏搬上舞台,对于赖声川,更像是一种志在必得而又水到渠成的心愿。

契诃夫的戏是个谜

契诃夫作为现代剧场最重要的剧作家之一,他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共同推动了俄国现代戏剧的改革。谈到在契诃夫众多经典剧作中为什么选择《海鸥》,赖声川说,《海鸥》是他最早接触的契诃夫的戏,也是通过它才开始真正理解契诃夫,所以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

1978年,赖声川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念戏剧学的博士,有一整年的时间学校都在做契诃夫的戏。老师导,学生演,大家很努力,但赖声川说效果反而不尽如人意,“没有做出我期待的那种东西,观众会睡着”。他说很多老师和专家也难说清,契诃夫厉害到底厉害在哪里。“契诃夫的戏很容易就不好看,这是个谜。”

这倒也符合观众对契诃夫的一贯认知。制作人王可然回忆自己第一次听到赖声川说“灵魂中的知音就是契诃夫”时,惊讶不已:“他的戏剧如此生动,怎会如我看到的契诃夫的作品在舞台上的沉闷呢?”

赖声川重排契诃夫名作《海鸥》剧照。康丁(闫楠饰)与妮娜(郭晓婷饰)最后一次会面

赖声川解释,自己以前也不懂契诃夫,“契诃夫如何改变了戏剧生态,他的作品伟大在哪里,这些都需要我们多点人生经验后才能理解”。后来他有了自己的理解,震撼其实源自平淡,契诃夫的戏是“反戏剧”的。他曾举例说明,比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阴差阳错双双赴死,短短几分钟,剧情就发生强烈戏剧性的转折。但同样的情节在契诃夫笔下,很可能直接跳过高潮进入葬礼……赖声川说契诃夫,“因为戏剧化的元素都被抽离,剩下的是一个其实更珍奇但更脆弱的戏剧生态。没有传统‘佳构剧’或‘好莱坞式’的高潮,回归到生活的本质。”“你在看他的作品时开始感觉平淡,却会在某一个瞬间有很深的体会和感悟。而能够产生这样强烈的共鸣,只是因为你其实是在看自己的人生罢了。”

赖声川对国历记者说:“契诃夫在模拟生活,他在创造另外一种生命体。他在一封信里面曾经写道:其实生活中我们不是每天谈恋爱和杀人。我们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吃饭和聊天,做无聊的事情。另一封信中写:为什么舞台上的事情不能表现生活中的事情?我们应该让他们一致才对。在我们吃饭或聊天中,我们没有想到我们的命运在另外一个地方被决定。我们某一个人的生活正在被巨大地改变,而他自己不知道。”

责任编辑:茶青
来源: 微信客户端@国家人文历史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