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吴铭:乌有之乡的兴衰成败与近年左派运动史

2014-04-07 14:26:22 作者: 吴铭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关于乌有之乡和近年左派运动史的一点回忆

我于2009年冬天接识乌有之乡,那是因为在网上无意中搜到张宏良的文章,让我感觉到有筋骨、有气势、有民族立场。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中关村苏州街拜访,那天是2009年乌有之乡的最后一场讲座,主讲人是李昌平,讲座内容是三农问题。

我2004年9月有电脑,可以随便上网,但是,我却没有搜到乌有的文章,非常可惜。当时在网上看到的所谓的学者专家的文章,均逻辑混乱、强不知以为知,令人不忍卒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6年,我因为工作原因,更加忙碌,已经没有时间上网了。到2009年国庆节,我购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这为我接识乌有之乡提供了契机。

我觉得,乌有之乡在恢复中华意识、恢复社会主义意识方面,在揭露国内官僚买办资本家勾结国际垄断资本剥削掠夺中国人民方面,为中国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在万马齐喑的时代,乌有之乡登高一呼,唤醒了无数的知识分子和普通群众,扭转了思想界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堕落、庸俗、迷失、盲目崇拜西方的局面,使中国人民开始有了斗争意识,并为这个斗争初步明确了方向,这个功劳是历史性的,无论怎么赞扬都不过分。

90d5706fe4f5871437ebfb8a920d4d08

 

               2012年3月15日当天的乌有之乡网站首页截图 当年4月网站被关闭

正是乌有之乡的努力,改变了毛泽东旗帜网势单力孤的形势,把体制内蜕化的老左派和产生于民间的新左派联通起来,打破了南方报系、炎黄春秋、凤凰卫视为代表的右翼媒体攻城掠地、所向无敌、肆无忌惮说谎蒙骗全国人民、抹黑诬蔑共产党毛主席、抹黑社会主义的局面,中国的知识界迅速分裂为两大阵营。正是乌有之乡的努力奋斗,培养了一大批民族主义者、国家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唤醒了无数的普通群众。

2010年以后,中国思想界以南方报系、新华社、法制日报、各右派网站为阵营,发起了两次“剿孔”战役,第一次,诬蔑孔庆东“骂香港人是狗”。结果被大量的网友揭发,这场战役迅速走向失败。第二次,所谓孔庆东骂南方系记者曹林华“三妈事件”,声势同样十分浩大,但是,又以惨败告终。这两场围剿战,除了暴露买办媒体的汉奸卖国的反动本质,让全国人民对这些衣冠禽兽有了深刻认识以外,他们没有任何收获。

最能体现乌有之乡战果的是2012年9月的红色爱国运动。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对这场爱国运动没有一丝报道,这是他们无法改变的可耻的一页。这场运动本来是所谓茉莉花革命的一部分,我想,如果没有高层的默许,这样的运动是不可能搞起来的。至于高层出于何种心思默许这样的运动,我想可能是有人觉得这样的运动更容易被操控成一场新的茉莉花革命。但是,出乎这些利令智昏的高层的意料,这场运动居然转化为一场遍及全国的声势浩大的毛泽东思想宣传运动!到处都是毛泽东的照片。主流媒体气急败坏,急忙刹车。但是,影响已经造成。可以认为,2012年9月爱国运动,是左派与右派斗争的一个分水岭,从那以后,左派便占据了道义上的绝对优势,随便可以对右派发动舆论进攻!而右派不得不再次拿出一贯的造谣诬蔑手段,拼命抹黑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文化大革命、大跃进、共产党革命史、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史,炒作“大跃进”饿死人、文革打死人等话题,但是,已经是大势已去,已经没有人相信这些谎言了。这些抹黑再也没有当年的那种功效。这场运动,乌有之乡功不可没。

2012年伟大的九月爱国运动的另一个重大成果是,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认识到,对中国进行茉莉花动荡已经不可能了,可以说通过思想意识形态渗透而搞乱中国的目的已经完全不可能达到了。所以,美帝国主义开始走回头路,继续瓦解中国国营企业,继续引诱共产党内的走资派加快资本主义步伐,并把由资本主义导致的腐败、动荡、犯罪、贫富分化等一切罪恶一股脑推到真正的共产党身上,推到社会主义身上,离间党群关系,破坏中国各民族团结的修复。

当抹黑文化大革命的效果不佳时,右派又推出了陈晓鲁、宋彬彬等人,进行所谓的为文革道歉继续抹黑共产党毛主席,为改变中国作舆论准备。这场道歉秀,最终在左派的揭露下,不但没有达到再一次抹黑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反而使更多的人从反动派对文革的抹黑中走出来,对文革有了正确的认识。正所谓搬砖头砸了自己的脚,右派这次算是损失严重。可以说,美帝国主义和其豢养的买办资本势力、汉奸文人势力、媒体教育势力每对中国人民、共产党毛主席抹黑一次,他们的面目就暴露一次,就让更多的中国人清醒。

2013年是左派和右派斗争更加激烈的一年,斗争的焦点就是济南的风波亭之战。老实说,这场斗争,左派占尽道义优势,但是,在司法系统内部,几乎没有左派的力量,完全由右派卖国买办力量控制,所以,这场斗争的最终目的并非定位在拯救薄熙来出狱,而是通过这场斗争,揭露资本主义势力的虚伪、蛮横、无耻、恶毒。通过这场斗争,人们最终认清了,薄熙来并不象他们诬蔑的那样,什么六大罪状、三大罪状,完全是新的莫须有罪名。薄熙来虽败犹荣,他终将以一个伟大的共产党员形象,记录在青史上,记录下走资派的下流无耻卑鄙虚伪行径。薄熙来的出现也表明,共产党尽管经36年资本主义路线的反复腐蚀,居然还有钢铁一样的共产党员!真的是石破天惊。这交审判不但没有打击真正的共产党,反而让全国人民对真正的共产党、毛主席又重燃起了信心。

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以后,法制日报、检查日报、最高法院等主流社会,多次宣布什么审判的公开、透明,但只字不敢提判决的公正性。这说明他们内心发慌,他们每宣布一次自己的判决正确,便让全国人民再一次认清了他们的无耻。

乌有之乡发起的另一场重大战役是反转基因之战,这是场事关中华民族命运的肉搏战。这不仅是一场粮食领域的战役,也是揭露汉奸买办集团和帝国主义相互勾结,是中国人民苦难的祸根。这场战役把枪口指向汉奸买办集团和帝国主义,这就明确了中国当代革命的方向,这个意义极其重大,只是,我觉得左派思想阵营并没有充分认识,还在“反腐”问题上纠缠。其实,腐败的根源在于汉奸买办资本主义集团和帝国主义,不指向这个根源的反腐,不可能取得效果。我们判断反腐的效果不是看判了多少人,为国家挽回了多少“损失”,而是要看在思想意识上、政治上、经济上对相互勾结的汉奸买办资本主义集团和帝国主义的打击程度。但是,当前的反腐败还未切入这个问题。也就是说,所谓的反腐败“打老虎苍蝇”,在路线上是不正确的。

2012年,新一届中央换届后,形势为之一变。

右派的进攻改变了花样,多次直接向新一届共产党叫板。但是,毕竟东流去,以往那种全面进攻、攻城掠地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了。于是,右派由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由舆论炒作,改为“实干”:一是搞自贸区,上海一马当先,二是主攻混合所有制,化国企为私企,广东拍马赶上,中石没系统的傅成玉生怕落后;三是搞城镇化,遍地开花,开始了抢掠农民土地的罪恶行动;四是力推转基因,将中华民族的生命当作向美国的晋见礼、投名状。与此同时,加紧与美帝国主义的勾结,任志强这样的典型买办资本家已经完全不顾遮羞,走上前台,直接为私有化张目。胡德平说民营企业没有原罪。资中筠干脆指责习近平“作为政治家不能不顾历史名誉”。体制内的买办代表则叫嚣“壮士断腕”“背水一战”,不把中国搞跨、不把共产党搞跨是决不会罢休的。

这场斗争已经拉开了帷幕,不决出胜负,就不可能结束,你死我活,毫无妥协的空间,也没有退让的空间。只有全面准备,一往无前、毅然决然的斗争,直到无产阶级的彻底胜利。

左派的斗争,一定要保持思想上、政治上的独立性,可以支持党内健康力量,但绝对不可以过度依赖现在的党组织内的健康力量,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这支健康力量健康到什么程度,其战斗力究竟如何?他们和美帝国主义及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究竟如何,我们甚至无法判断党内健康力量会发展壮大还是进一步被边缘化。从一年多来的几场斗争来看,似乎还不宜作出明确的判断。这就要求左派加强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学习和宣传,在所有社会热点问题上,重点和汉奸买办势力和国际帝国主义作坚决的斗争。这个斗争可能我们不会取得实际的胜利,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斗争教育引导全国人民,可以唤醒更多的民众,可以结合这些社会热点问题,进行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宣传教育和动员。这样,就会逐渐形成一种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社会舆论环境,形成对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正确的广泛的社会思想基础。

我们说,掌握政治权力、经济权力、舆论权力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掌握了这些权力并不代表掌握了社会思想舆论权力。而社会的思想舆论对于社会的发展是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所谓民意,绝对不是那几家主流媒体的心意,他们以为掌握了主要媒体就要以随意歪曲民意了,办不到,这是妄想。在古代传媒技术十分落后的情况下,封建统治都尚且作不到钳制民意,今天,他能做到吗?只要社会思想舆论达到一定的程度,则进行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革命,可以说水道渠成,谁也改变不了社会发展的方向。所以,思想舆论领域的斗争,是极其重要的,绝对不可以轻视这个斗争。

我有时候是有些意志消沉的,不知道道路是什么,不知道前途是什么,不知道有没有成功的可能。但是,我还是认为,大江东去,这是历史的趋势,是谁也改变不了的。鲁迅先生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正如地上的路,地上并没有路,人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路,只有靠我们走出来,只要走的人多了,也肯定会创造出一条路。

当年,学习鲁迅的这段话,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今天,我似乎懂了。

乌有之乡现在的确没有当年那种兴旺,但是,这不代表乌有之乡就真的消沉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既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

客观原因,对于改革开放形成的乌烟瘴气,对全国人民特别是知识阶层进行启蒙,让他们认清社会的不公和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残酷盘剥,让他们激起反抗的情绪,这个运用民族主义、社会主义思想,甚至是朴素的善良正直良心教育,就可以达到,也就是说,不需要太科学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理论就可以完成这个启蒙。所以,一些民族主义者、毛泽东的崇拜者、甚至是有些良知的学者,都可以成为这场启蒙运动的旗手。比如,一位著名的左派旗手就不愿意承认中国存在阶级,不知道如何区分无产阶级;另一位同志却视马克思主义为西方文化,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割裂甚至对立。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成为启蒙运动的旗手。

这是乌有之乡兴盛的原因,成败一萧何,乌有之乡的低谷同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正因为启蒙运动对理论指导的要求不太高,所以,参与这场启蒙运动的领军人物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革命史方面的修养有些差距,但同样能够达到启蒙的效果。但是,当启蒙的任务基本完成时,就需要更加完善的、先进的理论来指导接下来的新阶段的更加复杂艰巨的斗争,即需更加熟练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具有坚定革命献身精神的勇士领导这场斗争走向深入,完成新阶段的任务。比如说,五四运动完成了对中国人的启蒙,建立了共产党,这个任务是了不起的。但是,作为党的领导者在完成启蒙任务以后,却没有理论上的突破,所以,在国共合作的斗争中,迷失了方向。取得理论突破,指导新阶段的斗争,还需要等待毛泽东这样真正会运动马列主义这个思想武器,充分考虑中国革命实际的英雄成熟起来。

乌有之乡的现状是暂时的,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的低谷,左右派阵营都会进一步分化,一部分新的左派中坚力量会成熟起来,会发挥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武器的效能,更好地加强团结,消除我们身上存在的不同程度的个人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和其他小资产阶级思想,更加坚定地投入革命斗争,更加熟练地运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器特别是阶级斗争理论,更加准确地判断现实情况,更加坚定地领导中国人民革命斗争。还有小一部分左派人物会消沉,脱离这个队伍,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可能还有小一部分原来的左派人物会叛逃出去,成为顽固的右派。同样地,原来的右派阵营也会出现分化,当国内外反动派合伙扼杀中华民族的阴谋越来越明显时,原来极其反动的右派人物,可能会转变为不那么反动,有些甚至会加入到左的阵营里面来。当然,可能更多的右派会更加无耻、更加反动。一个总体的趋势是,左派群众会更加成熟,队伍会更加壮大,理论更加成熟,立场更加坚定,觉醒的人会越来越多,而汉奸买办势力必须是越来越弱但却越疯狂。这是毫无疑问的。

2012年4月,乌有之乡被反动势力封闭,但是,这并不代表乌有之乡就失败了,乌有之乡培养的大批革命者已经在全国到处开花结果,实际上革命的队伍更加壮大了,有些甚至抢了乌有之乡的“风头”,这很好,这也正是乌有之乡希望看到的。以前完全由右派占领的思想舆论阵地,现在也有左派一席之地,甚至左派还占据了上风,一些极其反动的右派在讲话时,也不敢过分露骨,这就长了革命者的士气,灭了反动派的威风。尽管他们搞跨中国,搞跨公有制,搞跨社会主义,投降美帝国主义的决定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是,他们每做一件事,都要发誓、发狠,又是壮士断腕又是背水一战,这不代表他们强大,反而表明他们心虚得很,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以前他们有过这种发狠吗?没有,因为那里他们所向无敌,根本没有遇到有力的抵抗,他们不需要如此发狠。现在不同了,他们即使发狠也不可能成功。遍布全国的广大工人农民各种“群体性事件”就是对他们的反抗,这些反抗很多都是成功的,地方反动势力在工人农民面前,根本没有主动权,警察武警都没有用,只不过没有在媒体上报道而已。下一步,要注意和这些斗争相结合,深入到工农中去,指导他们团结起来进行夺厂保厂、夺企保企、夺地保地的斗争,指出导致工人农民灾难的是资本主义,出路在于清算资本主义并重新走社会主义道路。

我注意到九月爱国运动时,如此多的武警全副武装站在大街两边,表明什么呢?表明他们的势力很强大吗?不是,恰恰表明他们并不强大,所以才要用人数和钢盔、盾牌等武器装备凑威风,正所谓“钢多气少”。对待群众性事件,他们也是这一套,出动的人很多,但是,即使是武警和警察们,也不那么卖力,他们中多数人还是有善良意识和朴素的阶级立场的,毕竟战士们大多数都是工农出身。所以,汉奸买办势力只能更多地培养和勾结黑社会,但是,黑社会是收钱的,而且其战斗力更加不如警察,更加丧失道义,还要接受黑社会后续的敲诈,后患无穷,所以,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所以,我觉得乌有之乡丝毫不必气馁,黎明前总有一段黑暗,胜利路上总有曲折,踏过这段时间,克服这些困难,坚持学习坚持斗争,提高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素养,总结斗争经验,加强联合,我们会有更加光辉的胜利。

乌有之乡,再接再厉,一往无前,光明就在前面!胜利在望。

责任编辑:茶青
来源: 红歌会网
相关推荐: 运动史左派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