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姬鹏:我为何说南方报系的勇敢是流氓民主

2014-04-05 13:40:36 作者: 姬鹏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我看到《南都》主笔自辩:我为何要偷拍明星?的文字的时候,我只想说你们的民主勇气是流氓习气。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说,南方报系文字功底很厉害,作文要想考高分,记得要看南方报系的各种文字。后来我才知道,当年很天真,其实南方报系的文字确实不错,但是担当一般,他们围攻北大醉侠孔和尚的时候,我那会还在上大学,天天看他们为北大醉侠孔和尚设的陷阱,后来孔和尚一发毛,破口大骂“流氓报系”,我才明白了你们的本色。用流氓的手段推销民主,这个民主就是邪恶的。用民主来耍流氓,这个民主就会遭到人民的唾弃。当南方报系搞成了民主教之时,就是他们的灭亡之日。

贺卫方在其新浪微博中发表的四句诗中有两句:“乌有乡猛如饿虎,南方系噤若寒蝉。”表现出他对南方报系敌不过乌有之乡的愤懑心情。南方报系有着几十种报刊、网站的南方报系,再加上该报系所称“我们的人到处都是”,占尽了资源优势,为什么贺卫方认为敌不过区区一个乌有之乡呢?而乌有之乡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民间网站。个中原因大概毛泽东的一句话可以解释。毛泽东说:路线对了,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路线错了,有人有枪也没有用,也要失败。

当然,这里是借用毛泽东的话。其中的“枪”,我们可以理解为嘴头子、笔杆子和思想武器。南方报系的路线错在哪里?错在对孟夫子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都把握不当。

先拿天时来说。南方报系最重要的思想武器就是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这些抽象的劳什子如果用在20年前,或许还有些用处。那时候,苏联、东欧的带路党和西方里应外合,一举让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当时中国的带路党也和西方里应外合闹腾了一阵子,结果因为邓小平“政治思想强”,把带路党打压下去了。这个“天时”一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特别是911以来,美国打了两场不死不活的战争,把自己搞得人困马乏。后来又搞出来个次贷危机、金融风暴,美国经济十来年时间基本是原地踏步,还导致15万亿的主权债务。欧盟国家也出来个债务危机,搞得它们一筹莫展。面对困境,西方的民主政治也很不争气,党派间斗来斗去,就是解决不了问题。恰恰在此期间,中国经济迅速增长,经济规模由新世纪初的世界第七位增长到现在的第二位,并且成为美欧的债主。在一消一长的情况下,南方报系让中国学西方那一套不就成了笑话。要学也要等西方形势好的时候学呀,哪有在它们开始破败的时候学呢?学它们什么?学它们也搞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学它们也天天争吵不解决问题?天时对它们不利还有一点,就是现在互联网很普及,南方报系知道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西方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当天人们就能得知,因此它们说西方多么多么好骗不了人了。“我从美国归来”“我从法国归来”“印度的乞丐笑哈哈”等都成了大家的笑料。大家把南方报系贩卖西方那一套当成了假药贩子。你说南方报系背时不背时?在这方面乌有之乡就不一样。他们不贩卖已经陷入危机的西方政治和经济,而是进行揭露,让执政者不要学这些危险的东西。

再拿地利来说。这主要指国内情况。前面说的中国经济上的亮色就不重复了。此外,在此期间中国还出台了许多重要方略,办了一系列大事。最重要的是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开始纠正前一时期盲目学美国新自由主义带来的诸多问题,譬如关注民生问题,贫富分化问题,教育医疗市场导向问题,环境问题,地区间发展不平衡问题,自主创新问题,文化发展问题等等,在一些方面已见成效。譬如取消农业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问题,对口支援西部,取消一部分高污染低附加值企业等。尽管在许多方面欠账还很多,但都在认真解决过程中。此外,中国抗击地震、泥石流等重大自然灾害,成功举办奥运会和世博会等,也都对振奋民族精神起到了重要作用。南方报系对于中国取得的这些成就,不是加以肯定,而往往是从反面解读和评价。汶川地震,硬说是“天谴”。三峡工程、奥运会、世博会、建航母,硬说是劳民伤财、面子工程,不如用来救济穷人。给耕地画红线,硬说这不必要,花钱进口粮食就行了。保卫钓鱼岛,硬说无人小岛有什么争头。总之,它们总是低估中国老百姓的判断力,把坏的说成好的,把好的说成坏的,以为人人都会像它们那样思维。连范跑跑、艾未未之流都能让它们说成齐天大圣。中国的“地利”它们一概看不见或者不承认,跟着西方媒体和政客给中国抹黑,结果反而黑了自己。

再拿人和来说。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的主要缔造者,是现代中国最大的民族英雄。他虽然犯了一些错误,但这是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犯的错误。他的一生都在为大多数中国人服务,因此大多数中国人敬仰和热爱他。但是南方报系偏偏要全面否定和丑化毛泽东。它们这样做就等于否定了改革开放以前中共领导的革命历史,否定了新中国建设的历史。相反,它们拼命美化独夫民贼蒋介石反动统治的历史。这样,它们就站在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对立面。它们也揭露中国存在的各种问题,但是它们把这些问题归结为没有全面推行私有化,没有全盘西化,归结为体制问题。它们中的某些人物,希望中国分成若干联邦,希望中国再被殖民三百年。它们咒骂人民大众是民粹和中国最消极的力量,它们反对唱红打黑。凡是人民拥护的它们就反对,凡是人民反对的它们就拥护。至于它们在所掌握的媒体上制造谣言,搞下三滥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既然它们心目中没有人民大众,人民大众自然也容不下它们。这是它们众叛亲离的根本原因。

乌有之乡所做的一切不一定都正确,但他们至少希望中国进行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希望中国发展壮大,希望共产党不要忘记自己的根本宗旨,全心全意为绝大多数中国人服务。他们不做带路党。他们也毫不留情地揭露中国存在的各种问题,但他们这样做是恨铁不成钢,而不是为了让中国垮掉,成为西方的附庸。他们尊重人民群众,尊重中国的历史文化和优良传统,而不是贩卖西方普世价值的狗皮膏药。这样,他们就把握住了天时地利和人和。这就是他们理直气壮的原因。

一条大汉,身有微恙。请人看病,西医中医都可以。但无论什么医生,都必须认真看病,而不能偷着下毒,企图把人治死。南方报系就像下毒的西医,这个汉子能容忍他吗?声声的高喊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然而在新闻理念上却搞一言堂,这就是当今南方报系的行为准则。既然要民主,就要给人民以说话的权力。这种权力是任何媒体也没有权力剥夺的。既然向撰稿人约稿,就应该给人家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力。这才叫尊重民主,尊重人权。

然而,我们所看到的南方报系却是另一番景象。所有的南方报系,口径都是一个调子,没有其它的,不同的声音。更没有来自最底层民众的声音,难道报纸就是精英的专利吗?不是的。人民是社会的主体,也是新闻最主要的来源地,他们有权力把自已身边发生的人和事,按自已的所见所闻诉诸与媒体。但是,南方报系却不喜欢从人民的视角来报导。他们只是用一些所谓的记者来代表人民。当他们口口声声标榜不喜欢被代表时,自已却时时刻刻的在代表人民。这是不是南方报系的一大特色呢?

回想毛时代的报纸,充满着下层民众的声音。人民群众中涌现出一大批通迅员。各单位,机关,到处都有好人好事涌现。新闻单位定期对通讯员进行培训。可是自从南方报系的横空出世,人民的声音就被完全抹杀了。只剩下精英的歪理邪说,还不时的污蔑毛的时代没有言论自由,我认为,毛时代的言论比现在自由多了。

责任编辑:茶青
来源: 姬鹏的博客
相关推荐: 报系流氓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