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文磬:俄乌纠葛与大国缠斗及其解套

2014-03-12 09:21:43 作者: 文磬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议俄乌对峙之情、理、法,说大国缠斗之态、因、果,谈缠斗漩涡解套之径、缘、景。用明暗干涉来挤压、蚕食对方核心利益,并产生必然的反弹,大国有掉进缠斗漩涡之虞,这似乎成为当今世界大国间关系的写照。大国需要各方正视对方的核心既得利益,而不是企图挤压、蚕食对方的利益。若按此看俄乌对峙,“两顾及”可能是争取俄乌对峙较好前景所必要的。

议俄乌对峙之情、理、法,说大国缠斗之态、因、果,谈缠斗漩涡解套之径、缘、景。用明暗干涉来挤压、蚕食对方核心利益,并产生必然的反弹,大国有掉进缠斗漩涡之虞,这似乎成为当今世界大国间关系的写照。大国需要各方正视对方的核心既得利益,而不是企图挤压、蚕食对方的利益。若按此看俄乌对峙,“两顾及”可能是争取俄乌对峙较好前景所必要的。

一、如何看俄与乌克兰、西方对峙?——俄乌对峙之情、理、法

近期以来,乌克兰亲欧的反对派在西方明里暗里支持下,靠街头“颜色革命”,雇佣杀手不惜对己方人员射杀造成流血来栽赃、推翻原对俄友好的合法政府。俄罗斯则因乌克兰东部特别是克里米亚有大量俄罗斯族群,且在克里米亚有重要战略利益的黑海舰队基地,而摆兵布阵于克里米亚,招致乌克兰和西方反对。近日,克里米亚议会又决议加入俄罗斯,并即将为此举行公投。可以说,一幅俄乌纠葛、大国缠斗的戏码正在上演。

那么,如何看俄与乌克兰、西方此轮对峙?如何评判各方行为?

或许可说,西方对乌克兰,近些年主要在搞“非军事干涉”——舆论上、组织上乃至经济上协助、支持亲欧的反对派,挑动内乱,甚至不惜对自己人开刀造成流血以栽赃其所反对的政府(为爱沙尼亚外交部证实真实性的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阿什顿与爱沙尼亚外长的通话记录泄露,基辅广场上的示威者领导人雇佣狙击手枪杀示威民众以及警方人员,故意激化矛盾),进而推翻对俄较友好的亚努科维奇政府,是似乎“高明”些。

而俄罗斯“被干涉”,核心利益受到严重损害,不得已反制、反干涉,但已不能维持“非军事干涉”,是无奈。不过在舆论上或曰遵守“国际法”上,则要显得欠缺些。——虽然,美国、西方在伊拉克、科索沃、利比亚、叙利亚等等处,未必就遵守“国际法”;遵守“国际法”的“手电筒”,是美国西方用来照“黑”别人用的。

说到克里米亚要加入俄罗斯,不能不说其确有相当的历史特殊性。克里米亚从二战前就是俄国的领土,是前苏联乌克兰还是苏联加盟共和国时,即俄乌是一国时,由苏联划归乌克兰的。这是俄二战后嫁“克里米亚”给乌,当时本为俄乌关系更密切,岂料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不过,也得看到,“嫁出女,泼出水”,“覆水”是要“难收”一些的。

当然,是“女儿”现在执意要“离婚回娘家”,俄不拒似乎有合情理之处?何况西方明暗支持乌再搞街头“橙色革命”,用明暗干涉来挤压、蚕食俄罗斯的核心利益,俄再退即“开门见北约”。俄罗斯为何要拒绝嫁出的“女儿”回娘家?俄罗斯已做和将可能要做的接受与俄有特殊历史关系的克里米亚为“新领土”,不能不说也“合其情,有其理”。不过于“合法”即合于“国际法”,则有不足之处。——毕竟,若克里米亚果真并入俄罗斯,这乌克兰原为国际(含俄罗斯)公认的国家领土主权完整将被“有背景”的改变。但纵观历史,“情、理”往往在“法”之前,“法”往往因合乎“情理”而立。俄罗斯不做“宋襄公”,是然也。宋襄公是守了当时的“法则”的,但是却难免错失而败,并被后人笑为“蠢猪式的仁义道德”了。

说到合法、依法,可能还可以说,西方恐怕也不能不承认:即便是他们的“民主宪政”,能够有效运转的基础,还要是人们对宪法、法规和法定程序的尊重。即使对政府、对执政的领导人不满,也应当通过宪法规定的程序采取行动,包括解除领导人的职权。而参与政治的各派政治势力,在经过选举之后,如果在程序上没有瑕疵,就须尊重选举结果,不能采用非常手段废除选举结果。乌克兰反对派用宪法规定程序之外的方式,号召民众冲击并占领政府机关,甚至雇佣杀手不惜对自己人射杀造成流血,来栽赃政府和领导人,再由议会宣布解除总统职权,并下令解散宪法法院,要求总检察院对宪法法院的成员展开刑事调查。这些都合法吗?

欧美将乌克兰反对派的行动视为“民主”的政治运动,支持这些亲欧的反对派。但还有的问题是:上街就能代表民意,就意味着为了民主而斗争,那发生在巴黎和伦敦的多次大规模社会运动,为什么都是骚乱,而不是民主?最近泰国也在发生类似事情,埃及去年就已发生过——自称为了民主自由而发起街头运动,号召民众上街,占领政府机关,乃至进而夺取政权,都应得到支持?那“阿拉伯之春”席卷西亚北非时,沙特支持巴林镇压反对派,欧美为何不反对?——可见,欧美所信奉的“民主”的普世价值,还要看是否符合欧美的利益。这样看来,还要说,欧美的“民主”标准不但是“双重标准”的,也有“唯一标准”之处,那就是,是否符合其利益。

二、西有“颜色革命”式的俄乌对峙,东也有图谋“二桃杀三士”式的中日争岛以及南海纠葛——大国缠斗之态、因、果

现在,西边“颜色革命”俄与乌和西方对峙了。

而东边,是否消停?非也。中日争岛、南海纠葛,是不是也存在某国的间接的“干涉”?而且,其目的也还是为了阻挠、迟滞中国的发展,挤压中国的空间,为了遏制中国“崛起”,为了“重返亚太”的“再平衡战略”。这东、西纠纷,不都有台前幕后助推之手?(只是,西边插手者是美欧,东边插手者与欧洲无关,但还是与有些国的盟国和“新近拉拢国”有关)。

这样看,中俄其实都在受到美国及其盟国为了遏制两者而不同程度的“干涉”、挤压;当今世态炎凉,用明暗干涉来挤压、蚕食对方核心利益,并产生必然的反弹,大国有掉进缠斗漩涡之虞,这似乎成为当今世界大国间关系的写照。

西方为维护其“世界贵族”利益,党同伐异,以实力、军力和巧实力干涉新兴国家,这大国攻防争斗,何时能休?

在这方面,西方及其盟国是否也应被质问,并应自问:现在是你们处于“攻势”,中俄处于“守势”?还是反之?

三、大国缠斗漩涡解套之径、缘、景——避免继续缠斗,大国需要各方正视对方的核心的既得利益,而不是企图挤压、蚕食对方的利益

恐怕要承认,当今的大国缠斗世态,西方及其盟国其实是处于“攻势”,而中俄是处于“守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想来这也“顺理成章”:资本主义体制运行几百年,有过辉煌,但目前面临经济发展不振,政体运转弊端日益突出的西方,还是想继续(甚至更迫切的)维护西方在人类发展的中心地位、固化现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这恐怕是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欲念。在当今这个仍充满差距的世界,国家之间并没有平等,西方仍处于世界的“贵族地位”,维护这个地位还是它们的“嗜好”。

而西方社会似乎又特别有向世界推广其“民主”价值观的天然兴趣,这就使之会首先对与西方不合作的国家,以及对西方利益构成潜在威胁的全球或地区性战略力量,要阻滞、挤压。这就难免引起反弹,造成大国缠斗,乃至极为可能形成缠斗“漩涡”,卷进相关和无关的全球各国。

想到中国提出、美国也同意的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努力方向,这里以为,大国要避免继续缠斗形成缠斗“漩涡”,首先需要各方正视对方的核心的、在相当程度上合情合理合法的既得利益,而不是“见缝插针”,“有空子、找空子钻”,企图挤压、蚕食对方的利益(因为蚕食到一定程度,必然引起对方的反弹)。西方现在或许正面临经济发展不振,政体运转弊端日益突出的焦虑,但这不应变为挤压、打压别人的动力,而应该将其变为继续自我改进的动力,自我改良而争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各国、大国之间,要提高互容、互信,和平共处共赢。

而大国,更需要各方正视对方的核心的既得利益,而不是企图挤压、蚕食对方的利益,这也应是新型、良性大国关系的重要关键。其缘由是,在现今科技乃至核武条件下,大国缠斗乃至成为“漩涡”的危险性、零和性、殃及面都更大。世界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在当今现实之下,再互相缠斗,是没有出路的。

若按此看俄乌对峙,“两顾及”可能是争取俄乌对峙较好前景所必要的,即:顾及乌克兰、西方乃至各可能有关联方的核心利益、重大关切,不改变乌克兰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以往现实;也顾及俄、乌(含克里米亚)的历史特殊性,顾及俄罗斯的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虽然,这一较好前景的实现目前看来难度不小,需要双方互让,并可能要经艰难的博弈才能实现。但目前认清这一点,并为实现这一较好前景留下余地,或许是非常重要、必要的。

 

注:爱沙尼亚证实有关乌克兰反对派狙杀双方人员录音为真,见——

http://news.china.com.cn/live/2014-03/06/content_25319525.htm

责任编辑:李寒秋
来源: 四月网首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