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劳伦斯•萨默斯:美欧应如何帮助乌克兰?

2014-03-11 16:25:45 作者: 劳伦斯•萨默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乌克兰的局势凸显出为该国成功实施经济、政治改革提供有效外部支持的重要性。国际社会终于作出反应,表现出了要提供支持的明确迹象。

一方面,乌克兰局势有其独特之处,这是源于该国敏感的地理位置——夹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但另一方面,乌克兰事件不过是一种屡见不鲜的现象的重演:一个不合法——或者至少说是问题严重——的政府被推翻;国际社会试图支持该国经济改革;一个声称更民主、更合法的政府被推上台。想想推倒柏林墙或阿拉伯国家起义之后的政权过渡,或者是东帝汶和卢旺达等更为孤立的个案。

一般来说,外界在提供支持时怀揣着最好的意愿,但结果往往不如人意。过去25年来,我目睹十来次效仿“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实施援助的例子,但无一像马歇尔计划那样成功。这说明了一点:有效的制度不能从外部强加。国家和人民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过,在如何提供支持方面,要吸取几大教训。

首先,立竿见影的效果很重要。新政府如果无法带来切实的改变,它也不会长久。外部支持可以以改革进展情况为前提条件,但这些条件需反映政治现实。提供援助必须及时,这样效果才能很快显现出来。

例如,在取消食品和燃油补贴之前,应先巩固社会保障网络——而不能像过去那样常常反过来。国际社会需要明白,即便它开出的条件从经济上来说是合理的,但这些条件可能会给政治进程带来无法承受的压力。如果受援助国家因此采取不良政策,那么国际机构指责它们也无济于事。毫无疑问,这时政治顾虑会压倒技术官僚的担忧。

第二,避免提供“波将金资金”(Potemkin money,波将金是俄罗斯一名政治家)——即宣布提供大笔援助,吸引媒体眼球,但对大部分资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位的事实避而不谈。结果是幻灭后的失望:受援国意识到,不是所有援助资金都能及时兑现,或满足迫切的需要。需要强调的是,美国在宣布最初的马歇尔计划时并未提及具体数字或详细情况。在乌克兰问题上,西方应当做出合适的承诺,然后努力提供超出该国期望的援助。

第三,以现实态度对待债务。相对于欧洲外围的危机国家,乌克兰的债务与收入比例不算高。考虑到金融稳定的好处,履行偿债职责或许是值得的。

但这些年来,乌克兰的私人债权人能得到500个基点以上的风险溢价。在对乌克兰债务进行期限或结构重组时,应当谨慎考虑。

免除债务会释放出强烈的政治支持信号,正如1989年在波兰那样。危机国家应当注意,避免把债务资金投向将来所产生现金流不足以偿债的项目。在这种情况下,出资者提供援助的形式应当是拨款而不是贷款。

第四,廉政与审慎的政策同样重要。传统上,政策制定者重视后者,但这是不对的。窃取公共资源行为是造成经济表现不佳的一个主要原因。

国际社会应当竭尽所能,追回乌克兰前官员的不法所得,实施防止未来发生欺诈的机制。这将带来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好处。

第五,各国应当推行对乌克兰有益的宏观政策。例如,美国国会应当表明,美国与其他国家一样,愿意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充足经费。美国也当采取行动,放宽原油和天然气出口限制。长此以往,这将增强乌克兰的自主性和经济实力。以上这些做法同样适用于欧洲——它距离乌克兰更近,与乌克兰未来的繁荣更为休戚相关。与欧盟(EU)结成更紧密关系的希望,可能成为引领乌克兰改革派的北极星。

遵守这些原则不能保证一定会取得成功,但忽略它们几乎必然招致失败。鉴于俄罗斯已经入侵克里米亚,形势到了危急关头,我们必须竭力避免这种惨痛的结果。

注:本文作者为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查尔斯•W•艾略特大学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曾任美国财政部长。

责任编辑:阿布
来源: FT中文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