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高连奎:中国知识界的专业派与民粹派

2014-03-06 01:18:36 作者: 高连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国的知识界基本上可以分为两大派,一派专业派,一派民粹派,专业派的特点是问题是什么就说什么,走专业路线,而民粹派则不同,民粹派是民众喜欢听什么就说什么,而不管事实到底如何。

  辨析专业派与民粹派

民粹主义与民本主义完全不同,民本主义是真正的为人民办事,而民粹主义则是对人民的短期利用。民粹主义是迎合的民众的短期需求,表面需求,而民本主义则是迎合的民众的长期需求,根本需求。民粹主义散布的往往是利近害院,短多长空,似是而非的论调,是一种巫毒,民众在民粹的巫毒迷惑下,以为民粹分子是在为自己说话,其实不然,而且正好相反。

现在媒体99%的都有民粹倾向,因此往往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成为了民粹主义的帮手,而这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民众与生俱来的自私和愚昧,民粹主义者就是利用的这点。

专业派不等于学院派,专业派学者的文章也不就是论文范,图表公式一大堆,专业派的文章也可以非常的通俗易懂,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很多诺奖学者的书,他们的书都非常的通俗,一点也不晦涩,但都是从专业角度出发。专业派也不限于科班出身,在诺贝尔经济学家的获得者中,很多都没有经济学的学位,很多都是自学成才,但他们的专业性却是不可否认的。

专业派和民粹派都是一种分析问题的方法,是基于不同的目的和出发点,专业派是“说理”派,民粹派是忽悠派,专业派喜欢从专业视角出发,而民粹派往往喜欢打感情牌。专业派谈问题是为了将事情弄明白,将问题解决,而民粹派更多的为了将问题“搞大”。

专业派学者从不盲目站队,他们只坚持专业理性。而民粹派则大多从意识形态出发,喜欢站队,喜欢给自己贴上学派的标签和加盟一个主义,而这些都是他们的幌子,他们真正看重的是利益。

专业派中也不乏平民视角,但他们跟民粹派不同,民粹派是忽悠平民,取悦平民。对于平民的痛苦,专用派会想出办法,替他们从根本上解决这种痛苦,而民粹派只是消费这种痛苦,然后为自己谋利,而从不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或是提出一些明显不切实际或不具任何建设性的办法。

  挑弄民粹成中国舆论主基调

西方的民粹派是为了政治利益,中国的民粹派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商业利益,比如报纸为了更高的销量,网站为了更多的点击,教授为了出名,然后赚出场费等,民粹意识商业化是目前开始主导中国进程,甚至高层决策者都开始向这股民粹势力让步,甚至开始尝试他们那些主张。

专业派和民粹派跟传统的左派右派的区分完全不同,因为专业派中可以持左派立场也可以持右派立场,只要言之有理就可以,而民粹派中也既有左派,也有右派,甚至极左和极右往往持相同的立场。

民粹派对社会进步毫无益处,因为他们将问题归结为错误的原因和提出错误的解决方案,尽管这些方案在底层中很具迷惑性,但这些都禁不住推敲,根本就上不了专业分析的台面,只要简单一分析,就会漏洞百出,民粹派从本质上也没考虑过解决问题,他们从本质上是希望出现问题,出现的问题越大,越多才好,这样他们才好利用这些问题为自己谋得各种利益,至于这些问题如何解决,才不关他们的事情呢。

发现问题也是一种能力,但“发现问题”与“发现现象”,发现问题其实是看透了问题背后的实质,专业派才具有发现问题的能力,而民粹派顶多只算是发现现象,然后利用这些现象渲染炒作。

中国目前存在一个由少数知识分子,绝大部分市场化媒体的记者编辑以及大量喜欢关注时事,但又对专业问题不甚了解的青年民众组成的民粹大联盟,他们这种联盟已经成熟,而且针对中国常见的问题都已经了有了固定的说法,看法,并且已经将这些说法炒作成了常识般的自然,以至于人们都很少怀疑这些说法存在漏洞。

他们不仅炒作这些说法,而一旦专业知识分子提出与之不同的说法,他们就会集中进行围攻,嘲讽,当然也包含沉默以对。然而读者在专业派那里可以学到知识,学到分析问题的方法,而在民粹派那里除了获得一腔愤怒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挑弄民粹之所以开始主导中国舆论跟媒体结构的变迁有直接关系,门户网站和市场化都市媒体是民粹主义的主要来源,而在以前杂志期刊主导舆论的年代,民粹言论可以得到编辑的过滤,而在网络和都市媒体那里,民粹言论则是编辑重点推荐的对象,是媒体的卖点。

  如何改变现状?

要想改变,首先要让民众明白舆论界的本质,了解知识派和民粹派的区别,然后引导民众自觉抵制和鄙视民粹派,开始逐渐自主的寻找,靠拢专业派知识分子,这其实就是个觉醒的过程,革命在中国退潮后,民粹就开始在中国登台,而科学从来没有在中国站稳脚跟,中国人也没有从科学和不科学的角度来思想问题。中国应该在全社会形成崇尚科学,反对民粹的氛围。

中国一些有良知的媒体人也应该主动的拒绝民粹,学习专业知识,特别是财经等类别的媒体人更是如此,少报道甚至不报道民粹派的观点,多报道专业派的观点。当然这样做是比较难的,毕竟媒体本书就具有民粹属性。

中国的相关管理部门,也应该找出一些对头的方法,新闻总署不应该只局限于搞什么马克思主义新闻教育,也应该提高记者、编辑的任职资格,特别是编辑的任职资格,因为一个编辑不仅仅是整理下文章格式,改改错别字那么简单,也要对文章的专业性和正确性负责,比如财经媒体的编辑至少是经济学硕士毕业,这比对他们进行马克思经济学教育恐怕更有效果,可惜中国即使知名财经媒体的编辑绝大部分都是非专业出身,对专业性基本上是不甚了了。

专业派知识分子大部分是真正的学者,既有大学中的学者,也有民间的学者,但民粹派中则有些人只是个小报记者,编辑,或是主持人,或是律师,或是诗人,作家,这些人从来就没有进行过学术研究,本身也不爱读书学习,只是也与文化打交道,所以也喜欢给自己贴上知识分子的标签,因此这些人也只能走民粹路线。而专业派继承的则是人类文明长期的研究成果,是正确性是不会因为符合不符合某些人的口味而改变的,而目前中国的专业派学者在知识界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这不仅迟滞中国发展的进程,而且很容易让中国走向错误的道路。

责任编辑:杨杉
来源: 草根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