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程亚文:从《纸牌屋》看政客与政治家的区别

2014-02-27 01:58:00 作者: 程亚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政客与政治家的差别在于,后者是有原则有坚守的,他也渴望权力,需要运用智谋、懂得通变,但不会仅仅以权力为追求。如果充满了阴谋、秘密和潜规则,一切从权力出发,一切又从权力结束,那就不是政治家,而是政客。

《纸牌屋》巨细无遗展现了一个美国政客形象,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心中只有权力,没有原则、道德和正义。安德伍德说:“金钱是萨拉索塔的巨无霸豪宅,保质期就只有十年,权力是古老的石砌建筑,能屹立数百年。”安德伍德们参与和主导的政治,其本质并不尽是“管理众人之事”,而也充斥了狼与羊的博弈,是选择做狼还是做羊。安德伍德对此一语道破:“对于爬到食物链顶端的我们而言,绝不能心慈手软,这里只有一条规则:弱肉强食。”

政客嘴里少有真话。安德伍德走进教堂,针对小女孩之死发表了一通演讲,他手拿圣经,慷慨激昂,大谈信仰和爱,还以自己和父亲的故事作为例证。实际上呢,他根本瞧不起自己的父亲,认为父亲只是一个落寞的失败者而已。安德伍德的演讲感动人了,准确地说,是骗倒人了,如此而已。

政客善于消费人间的善良。安德伍德在发表激情演说后,与受难女孩父母座谈,当女孩父亲继续指责伍德时,伍德一脸“真诚”:“你要我辞职吗,马斯特斯先生,你一句话,我立马辞,如果这能让你过好一点的话。”他真是这样想吗?才不呢。他的旁白:“你要知道,我的老乡们,都是高尚的人,他们的自豪表现在谦逊中,这是他们的力量,也是他们的缺陷,如果你能在他们面前保持谦卑,他们会任你差遣。”

在《纸牌屋》的语境中,民主制度下的权力看起来不那么傲慢了,但权力的虚伪程度也提高了,政治人物谦逊的外表下,隐藏着常人难以觉察的算计。在政治场域中,那些谦卑得过头的人,因此更加可疑,他比那些公开表现野心的人杀伤力大多了,人们不会想到要对他有所防备,他也就不时让人们猝不及防。

政客没有情义,他有多张面孔,当他认为需要以什么样的面孔出现时,就会表演出什么样的面孔。安德伍德刚刚以谦卑作态骗过受害女孩的父母,马上在郡长面前,又是另外一副嘴脸,极尽威胁利诱。政客的最大利益是权力,当友情与权力冲突时,再好的友情也抵不住权力的诱惑。

一部《纸牌屋》,政客满街走,人们从中看到,搞政治的未必都真的是精英,吸毒、酗酒、嫖娼者照样可以进入国会。人们一般把吸毒同演艺这样的职业连在一起,没错,某些政客就是另外一种类型的演员,管他里面是不是臭的,只要外面套着体面的西装就行了。

政客要不要考虑公共利益?实际上,他也不能无视民众。议员都是从选区竞选出来的,他如果不能倾听选区的意见,帮助选区民众做些事情,那他下次竞选时,就没有人投票给他。为权力计,他也要做做好事。比如彼德,当安德伍德要求他放弃在他选区的造船厂时,他也还是挣扎犹豫了半天。当他竞选州长时,他也必须承诺能够为他选区的民众带来就业机会。但与政治家的区别在于:后者追求权力是为推动公益,前者推动公益是为追求权力。

为什么政客随处可见,政治家却很稀少?人心、人性有向善的成分,但也有向往权力和支配的成分,这是很难改变的。谁不喜欢因权力而带来的荣耀呢?而现代政治随电视、网络的普及,越来越是“表现力政治”——谁能用甜言蜜语吸引人,谁就可能获胜,没人有耐心管那些甜蜜之语能不能兑现,以及是否藏有暗箭?“巧言令色鲜矣仁”,花言巧语背后的厚黑,法律有时是无能为力的,主导政治过程的有时是择劣机制,劣币驱逐良币,有原则、有节操的人“吃不开”,一点也不奇怪。(作者是北京学者)

责任编辑:杨杉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